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8,前后一样平

  “听到没,小欢欢,快起来!”

  惊月其实很想过去扶起愉欢,可是他的身份在这里摆着。哪有护法去掺扶弟子的,所以只能这么看着愉欢艰难站起身来。

  “谢尊主。”

  愉欢低下头,虽然尊主没有责罚她,可是愉欢依旧很自责。

  而惊月也发现了。

  “小欢欢你无需自责。这件事说来说去跟你没什么关系,要不是水鸢儿一直拦着你,小兔子怎么可能出事。

  所以啊,你可要加倍努力。争取一年之内超过她去,然后在一年之后的比试那天,狠狠的教训她知道吗?”

  惊月自己觉得,这些事情还真怪不到愉欢头上。

  愉欢一发现那只兔子有问题的时候就想去禀告尊主,可都是水鸢儿给阻止了,这才酿成如今的这些事情。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水鸢儿的错。

  而愉欢被惊月这么一开导,顿时觉得惊月说的也有理。

  哼,今天小白筋脉丹田受损,自己胳膊被卸掉之仇,她来日一定要报。

  “可是小白如今经脉丹田受损了怎么办!”

  愉欢终究还是担心季洛漓的。

  “惊月通知下去,半个月之后启程灵水国。”

  宫爵冥将季洛漓放在床上,用毛巾细心的擦拭着季洛漓湿透了的毛发。

  丹田受损并不是不可以补救。只是需要补救的东西比较珍贵。玄天大陆上一般是找不到的。

  可是秘境之中就不一样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碰到一些灵果灵药,可以替季洛漓修补丹田。

  不过也不是一定会有这些灵果灵药的。但是只要有机会,那么宫爵冥便愿意为季洛漓试一试。

  “这……尊主不是说不去吗?”

  惊月不解。今天尊主和长老们议论的事就是灵水国皇宫秘境一事。

  不过对于秘境里边儿的东西,尊主并不感兴趣。

  再加上要去秘境的话,那么就得拜访灵水国的国主。

  尊主这人怎么可能屈尊降贵的去拜访一个国主呢。

  所以在长老们提起这个秘境的时候,尊主当即就拒绝了。

  只不过现在怎么会主动提起要去秘境呢!

  “洛洛需要修复筋脉和丹田。玄天大陆上没有她需要的药材,或许秘境里面有。”

  宫爵冥微微眯起眸子,一双眼睛定定的放在季洛漓身上。

  无论如何,他都会帮她修复受损的经脉和丹田的。

  若是此去秘境没有她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他会亲自到那个地方,为她取来。

  尽管哪里他一点都不想回去。可是宫爵冥不想再让季洛漓做一个被人人指责的废物。

  “属下明白,这就去安排。”

  惊月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修复损伤的地方。可是既然尊主说了,那么定然是有办法的。

  他只需要照做就成了,再说了,这次秘境可是十分难得。说不定里面儿还有一些珍稀物件。

  再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外边儿的那些人。所以尊主要去秘境的话,那是在好不过了。

  “嗯”

  宫爵冥点点头,继续着手里的工作,将季洛漓身上的是毛发一点点擦干,为了不使季洛漓生病,那些微微湿润的毛发,宫爵冥都是用自己的灵力给烘干的。

  等入手的毛发,柔顺光滑的时候,宫爵冥才收回自己的灵力,但是一双手却没有离开季洛漓的身体,而是替她一下又一下的顺着脊背的毛发。

  本来昏睡不安的季洛漓,在宫爵冥的安抚下,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见此情景,惊月立马拉着一旁傻傻的愉欢离开这里。

  他们两人站在这里总有些不对劲儿。反正不对劲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两个人像是多余的似的,直愣愣的戳在那儿。

  “哎哎哎,左护法,你拉着我干什么?”

  愉欢右胳膊还没有接上去呢,反正这时间长了,她都没有感觉了。不过现在左胳膊又被惊月拉的生疼。

  因此说话的时候,也没想到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一点都不客气。

  “傻啊你,你不感觉站在里边儿多余吗?”

  惊月对于愉欢和他说话的语气并不在意。反而一脸的“你怎么都没有一点眼色”的意思。

  “怎么多余了。我还要照顾小白呢。”

  愉欢不高兴了,她哪里多余了?小白现在成了这副模样,正是需要她照顾的时候,左护法这人怎么闷不吭声的就将她拉了出来。

  “得了吧你,那只兔子的主人在里边儿呢,还需要你照顾。”

  惊月嫌弃地瞪了愉欢一眼,可是一双手却摸上了愉欢的右胳膊。

  “啊,你干嘛?”

  愉欢被惊月这么猛不伶仃的摸上胳膊。吓的“嗖”的往后跳了一步。

  “左护法你这是干甚?”

  愉欢一脸警惕的望着惊月,她虽然略有些姿色。可是比起左护法喜欢的类型来看,还是差远了。

  左护法不会是想在这里对她图谋不轨吧?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惊月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指着余愉欢。这手抖都是被愉欢给气的。

  看着她那警惕的眼神儿。惊月恨不得上去揍她一顿解气。他就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对这前后一样平的丫头他还真是没感觉。

  “被自作多情了,就你那样子,本护法还看不上呢,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本护法那是好心,想替你接上右胳膊,你别不识好歹。”

  惊月脑门儿突突的跳,自己怎么就在愉欢眼里像个大色狼一样呢?

  他可是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好不好?

  再说了,这愉欢眼神还真不好,像他这么风流倜傥,灵力深厚的男子,世间可是少有。

  有多少美貌的女子想被他看上,他还不愿意呢,结果到了愉欢这里,竟然还被人家嫌弃,真是眼瞎的紧。

  “哦,原来是这样啊。”

  愉欢有些羞怯。她怎么知道左护法是想替她接胳膊呢?

  一点儿征兆都没有,就摸上了她的胳膊。她没有给上两拳都已经不错的了。

  再说了她哪里没胸没屁股了?

  愉欢想到这里,还偷偷的低头看了看。嗯,挺有弧度的,虽然屁股看不见,可是那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说,并不是她没胸没屁股,而是左护法,这眼神儿不好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