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49,干瘪瘪的四季豆没兴趣

  “知道了,那还不赶紧滚过来。”

  惊月揉揉脑门,自己真是给自己找麻烦事。

  若是他真的看上这个干瘪瘪的四季豆,那么他就不叫惊月。

  愉欢可不知道惊月心里所想的。所以二话不说就走到惊月跟前。

  虽然她可以出去之后,叫别人帮她接上胳膊,可是现在有免费的医师,她干嘛不用呢?

  所以愉欢还是愉快的走到了惊月跟前。

  惊月也不墨迹,一双手先是摸了摸被卸掉的地方。确定好位置,他怕一会给愉欢接错了,那就可要出丑了。

  而愉欢要是不知道这是惊月在给她接胳膊的话,她肯定以为惊月要吃她豆腐。

  接个过胳膊嘛,干嘛摸过来摸过去的。摸的她脸红耳赤的。

  “好了,等一会儿会有点痛,坚持一下。”

  就在愉欢真的开始怀疑惊月是不是在吃她的豆腐的时候?

  却见惊月皱着眉头对她说到。

  这虽然不是惊月第一次接胳膊。可是这是她第一次替一个女孩子接胳膊。

  真怕自己一会儿下手重了,愉欢受不了。

  “嗯”

  愉欢咬了咬嘴唇点点头。她这也是第一次被人卸掉胳膊。卸掉的时候,真的是钻心的痛。

  可是接上胳膊她不知道有多疼,但是她既然能承受的住卸掉胳膊的痛,那么她就能承受的住接上胳膊的痛。

  这些痛她不会白白的承受下去的,总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这个人,也就是卸掉她胳膊的罪魁祸首水鸢儿。

  “来了。”

  惊月说完之后,一手扶着肩膀的位置,另一只手攥紧了愉欢的右臂。

  只听“咯嘣”一声,伴随着愉欢痛苦的闷哼声。

  “好了,你试试活动活动。”

  惊月也是满头虚汗。这下手轻了吧接不上,这下手重了吧,愉欢又是个女孩子。

  所以惊月那是左右为难。因此才会紧张到冒虚汗。

  “嗯?”

  愉欢捂住自己的右臂,咬着嘴唇点点头。

  真是痛啊,痛的整个胳膊都没有了直觉,可是那股痛楚之后,愉欢便发现她的右臂可以抬起来了。

  于是愉欢便抬起放下,抬起又放下。确定真的能自由支配自己的右臂之后,兴奋的对着惊月说到。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愉欢又试着抬起胳膊捏紧右拳头。除过有些微微的酸软之外,并没有其她感觉。

  “弟子多谢左护法。”

  愉欢双手抱拳朝着经月微微弯身鞠躬。

  表达着自己的谢意。可是惊月却板下脸来。

  他还是喜欢那个对他大呼大叫的愉欢,并不喜欢现在拘谨有礼的愉欢。

  “无妨,你也回去歇着吧。”

  惊月摆摆手,愉欢今天和水鸢儿的一场战斗。消耗了她全部的灵力。现在还是回去休息休息,省的到时候虚脱了。

  而他也该出去准备准备尊主去秘境之事。

  两人就此分开,惊月出了阎冥宫,而愉欢则转身去了季洛漓旁边的一间房休息。

  在季洛漓昏睡期间,宫爵冥便一直守在床边,一双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睡得安稳的季洛漓。

  季洛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反正感觉应该时间不短,可是她不是正在突破一阶中期吗,怎么竟然睡着了。

  莫不是自己突破之后,累了然后睡着了,于是愉欢将她抱了进来?

  季洛漓清醒过来之后,并没有立即撑开眼睛。反而脑子里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了。

  这一想就想到之前突破时,浑身疼痛的事。

  她记得自己突破一阶初期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啊,怎么这次会这么痛。

  那种痛,就像有人拿刀在割她的经脉一样。

  不过她都能承受的下来,为了强大这点儿苦算什么?

  想到这儿季洛漓不由得放心了起来。

  如今突破一阶中期,她还没有看看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所以季洛漓立马回收心神。通过内视打探起自己的灵力情况。

  可是令季洛漓惊讶的是,自己那满目疮夷的筋脉是怎么回事。

  而且身体里一点灵力都没有,想要运转灵力,可是一提气,浑身都隐隐作痛。

  痛也就罢了,可是她炼化的那些灵气呢,竟然一丝都没有。

  季洛漓慌了,她重生了,虽然是一只灵兽,可是她却能修炼灵力的。这些不是梦,所以她的灵力呢?

  她不愿意再成为之前的那个废物季洛漓。

  季洛漓不甘心,顺着满目疮夷的经脉,朝着丹田方向而去。

  越靠近丹田,季洛漓越是不敢相信。

  以前那个发着绿色光芒的丹田,如今已经暗淡下去。

  这就说明了这个丹田目前不能再使用灵力了。不能使用灵力的丹田不就是一个废丹田吗?

  季洛漓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她不明白为什么丹田会成现在这般情况?

  所以她不死心的想要那个暗淡下去的丹田又恢复光芒。

  这才不管不顾的开始吸收外界的灵力,想要通过筋脉送进丹田去。

  可是周身的灵力并没有因为她的吸收而进去筋脉,反而这些灵力在她体内四处乱窜,将本来就已经损坏的筋脉,更是冲击的伤痕累累。

  季洛漓不能接受眼前的结果,不死心的继续吸收灵力。她不是废物。

  想要将那些在她体内四处乱撞的灵力,全部吸收,可这样一来反而更让她痛苦不堪。

  就在季洛漓坚持不住,想要散掉这些灵力。

  竟然发现这些灵力因为没有东西引导,所以他们,出不去,又无法吸收。

  就这么一边一边的重创着季洛漓的身体。季洛漓绝望了,她难道又要变成人人唾弃的废物了吗?

  呵,看来她注定不能强大起来,注定不能为自己报仇。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还是老天根本就没有睁开眼过。

  就在季洛漓被那些现在对她来说,特别危险的灵力冲击的无法反抗的时候。

  一道温顺的白色灵力,顺着她前脚掌,进入她的身体,然后在季洛漓痛苦不堪的时候。

  那股白色的灵力呈网状结构,将那些四处乱窜的灵力全部包裹其中。

  直到那些暴躁的灵力安分下来之后。那股白色的灵力包裹着他们。

  温顺流过季洛漓浑身的经脉,然后进入她那个灰色的丹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