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51,活该找不到媳妇儿

  “只不过在寻找到这些药材之前,你不能在修炼灵力,以免加重筋脉和丹田的受损程度。”

  宫爵冥不得不提醒季洛漓,生怕这家伙再跟刚才一样,若是他没在身边守护着,恐怕此时的季洛漓已经筋脉尽断了。

  “唧唧唧”我知道。

  季洛漓懊恼的点点头,她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对于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之后,季洛漓一阵后怕,若是自己刚才强行吸收灵力的话,那么此时,结果就不敢想象了。

  不过还要多亏了刚才那道温和的白色灵力。想来应该是宫爵冥在她危险的时候,用灵力救了她。

  季洛漓也不是一个不懂得知恩图报之人。所以想明白了之后,立马满脸的谢意。

  “唧唧唧”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季洛漓觉得自己这会儿好多了,所以蹲坐在床上,面朝着宫爵冥,满脸的感谢。

  “不必谢,若是你死了,那么我必然活不了,救你就等于救了我。”

  宫爵冥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

  而且这话,说的季洛漓牙直痒痒。

  难道想听到他一句关心的话?就这么难,也不知道像他这种不懂风情的人,以后找不找得到媳妇儿呢。

  冷冰冰的,一棍子下去打不出半句话的人,光有长相,不会说话,谁会瞎了眼做他的媳妇儿呢?

  季洛漓心里不停地碎碎念,不过她可不敢透露出一丝对宫爵冥的不满。

  因为现在她毕竟有求于人。还是莫要惹得宫爵冥不开心了,省的到时候不带她去找药材,那么她哭都来不及了。

  “唧唧唧”话说你的那股灵力貌似被我给炼化了。

  季洛漓想到那股灵力进入她的丹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而能够以这种温和的方式进入人体的灵力。一定是有主之物,在主人的控制下才能这般的柔顺。

  但是灵力储存在丹田之中,就像一口大水缸。

  等什么时候灵力将这口水缸填满,那么她就到了突破的时候。

  可是宫爵冥确从口水缸里,抽出灵力去救季洛漓,并且为季洛漓所用,那这口水缸里的灵力只会越来越少。

  宫爵冥就越难突破。

  这种情况都是赔本儿的买卖,一般是没人会去做的。可是宫爵冥却对季洛漓这么做了。

  “没关系。”

  宫爵冥淡淡的点点头,被季洛漓炼化的那一些灵力,在宫爵冥看来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不过,你能告诉我你那个土系丹田是怎么回事儿吗?”

  宫爵冥微微眯起双眼,危险的盯着季洛漓。

  这小东西若是刚才不提醒,他都快差点儿忘记了,季洛漓竟然还是一个土系灵兽。

  她可真会藏啊!怪不得第一次突破的时候,他明明感觉到了两股灵力波动。

  可是她却硬说自己只是突破了一阶,现在一想,不是全部都明了了。

  恐怕当时她是两个灵系一起突破的,所以才会发出两股灵力波动。

  “唧唧唧”那个那个……

  季洛漓左看看右瞄瞄。只要不再吸收灵力,她的身体就不会疼痛。所以这个时候已经好多了,看着也有气色多了。

  这些也让宫爵冥松了一口气,因此看季洛漓的眼神也更危险了。

  “嗯!”

  宫爵冥的声音从季洛漓头顶传来,虽然这道声音很轻很淡。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可是季洛漓就是听到了里边儿的威胁之意,碍于自己有求于人。再说了,俩人还有生死契约在,她也不怕宫爵冥卖了她。

  “唧唧唧”不就是你看的那样吗?我是双系灵兽。

  季洛漓觉得自己输人不能输阵。再说之前了两人的关系也不是多么好。她没有告诉他岂不是很正常。

  现在说也不晚吗?

  “那你怎么不早说?”

  宫爵冥却皱紧了眉头。他突然想到,这小东西莫不是在修炼的时候,不想被人发现自己是双系灵兽。

  因此,这才将所有的灵力都压缩进那个木系丹田里,才导致了筋脉和丹田受损。

  “唧唧唧”那不是,我们俩不熟吗?

  季洛漓眼神有些躲闪。这人干嘛这个时候这么凶的?她都受伤了好不好,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怪不得到现在了还没个媳妇儿。

  “你……哼”

  宫爵冥这么淡定的人都被季洛漓气的变了脸。

  他们两人已经签订了生死契约。他还能那她怎么样,只有她将这些东西告知了自己,自己才能好好地保护她不是吗?

  可是呢,这个小东西竟然全部都瞒着自己。这下好了吧?真是气死他了。

  “以后不需要再对我瞒着这种事儿。往后修复好了之后,你若是想要突破。我便为你护法。”

  宫爵冥将季洛漓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叹了一口气,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谁让这东西是自己看上的呢?那么气她还不是气自己。

  “唧唧唧”宫爵冥,我突然发现你这么好,怎么就是没找到媳妇儿呢?

  季洛漓放心下来,有宫爵冥这句话在,她就不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个双系灵兽。

  反正整个玄天大陆上的,能和宫爵冥一战的也没几个人了。

  “本尊不需要妻子这么累赘的物件。”

  宫爵冥懊恼地看了季洛漓一眼。这东西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才刚舒服了一些,就想打趣他了。

  活该成为一只灵兽。

  “唧唧”物件儿?

  季洛漓撇撇嘴,真为宫爵冥以后的媳妇儿感到悲哀。

  瞧瞧这是人说的话吗?竟然觉得自己的媳妇儿是一个物件儿。

  活该他讨不到媳妇儿。享受不到甜甜蜜蜜的生活。

  “行了,你快些休息吧,改天我们便出去一趟。”

  宫爵冥将季洛漓又放回被子上,反正这东西也不能修炼了,还不如在这里睡觉得了。

  省的出去被人捉了吃了,那还麻烦了。

  他现在还得出去一趟。这个阎冥宫看来得整顿整顿了。

  想到这,宫爵冥不由危险的眯起了眸子。

  “唧唧唧”我去找愉欢。

  季洛漓醒来之后还没有见到愉欢呢,想来自己昏倒肯定将她吓到了。

  这会还不见人,季洛漓其实是怕宫爵冥惩罚愉欢,所以这才想着将人拉到自己跟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