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052,去收利息

  “你休息吧,她一会就过来。”

  宫爵冥点了点季洛漓的脑袋,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转身离开了。

  在宫爵冥走后,季洛漓无聊的趴在床上。

  以前觉得时间不可浪费,她要抓紧修炼,可是这会儿不能修炼了,反倒感到无聊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再次打开。

  从外面走来一个绿色的身影。

  还不等季洛漓看过去呢,就光听到一声惊喜的尖叫声?

  “小白,你没事真好。”

  然后季洛漓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便到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季洛漓那晕晕的脑袋还没有清醒过来呢,又听到一阵抽泣声。

  “小白,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出事了。”

  随着这到抽泣声。季洛漓还感觉到了,有几滴不明液体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唧唧唧”欢欢,我没事。

  季洛漓本来应该是那个被安慰的人,如今反倒先安慰起了愉欢。

  “小白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医治好你的。尊主说了,改日启程去陵水国的秘境里边儿,或许会有你需要的药材,到时候我会求尊主带我一起去。我会拼尽全力替你找来药材的。”

  愉欢继续一边抽泣,一边儿向季洛漓保证。

  这孩子一向心善,看着十五六岁了,可是却单纯的紧。

  再加上平时在阎冥宫也没人和她说话,这也间接地导致她更珍惜自己和季洛璃之间的感情。

  “唧唧唧”谢谢你。

  季洛漓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虽然愉欢到时候肯定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但是有她这句话,季洛漓都已经很感动了。

  “小白,尊主说你要多休息。我刚才见到你醒了,太激动,所以这才情不自禁的抱起你,你现在没事儿吧?”

  愉欢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紧紧的将季洛漓搂在自己的怀里。

  方才季洛漓疼的满身抽搐的画面,又在浮上了愉欢的眼前。

  所以她赶忙轻手轻脚地将季洛漓放回床上,生怕弄痛了她。

  “唧唧唧”我没事了。

  季洛漓摇摇头,她是一吸收灵力才会感觉到疼,除此之外身体没有其他不是。

  不过季洛漓却发现了愉欢的不对劲,她放自己下来的时候,右胳膊微不可微的抖了几下。

  她自己有多重,自己心里清楚,就自己的重量还不足以让愉欢抱不动。

  所以愉欢的右胳膊这是出现了问题,可是在这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怎么自己出事了,她也出事了呢。

  “唧唧唧”你的胳膊怎么了。

  季洛漓伸出自己的左前爪搭在愉欢的右手臂上。

  “哦,你是想问我胳膊是怎么了嘛?”

  愉欢低头看着纪洛璃的动作,虽然她不明白季洛漓在说什么,可是看见她眼睛里的关切。

  愉欢不难想象得到季洛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现在没事了,之前只不过不敌旁人被卸掉了右臂。还多亏了左护法❤️善替我接上了胳膊。”

  愉欢说的风轻云淡的。好像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似的。

  可是季洛漓却不能不当一回事。

  她前世没有朋友,所以体会不到那种自己的人不能被别人欺负的感觉。

  如今,她将愉欢当做了自己的朋友,那么她就不允许有人欺负愉欢。

  虽然她只是一只灵兽,可是谁让她这只灵兽有个强大的主人呢?狐假虎威季洛漓也会啊!

  “唧唧唧”让我猜猜。这人一定就是那个水鸢儿,对吧?

  其实这也不难猜。愉欢一直都在阎冥宫里,那么打伤愉欢的定然就是阎冥宫里的人。

  而现在知道了,愉欢在照顾宫爵冥的灵宠以后。竟然还有人敢对愉欢动手,那么这个人定然非常的自傲。知道宫爵冥不会拿她怎么样。

  而且一般男弟子是不会为难一个女弟子的。所以只能是女的,而且这个女的灵力还要比于愉高出很多。

  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卸掉她的胳膊。

  综上所述。季洛漓不难猜出这个人是谁。

  自傲灵力高并且还是个女的,除过水鸢儿,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而且之前愉欢也说过。水鸢儿怕现在是已经记恨上她了,所以季洛漓更有理由怀疑是水鸢儿做的。

  “不过小白放心,我现在打不过她,不代表一年之后的比试,我还打不过她,到时候我要替我这只胳膊和替你一块儿报仇。”

  愉欢捏紧拳头冲着季洛漓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这副样子看的季洛漓心情好多了,愉欢这种性子,带给人的往往是快乐。

  而不是那些阴郁的感觉,所以季洛漓喜欢和她在一起。

  不过该报的仇是要报的,在此之前先收一点利息不为过吧,反正她这会儿也无事可做。

  “唧唧唧”走,小欢欢,我带你去收利息去。

  季洛漓扬起爪子指了指阎冥宫出口的位置。

  她这个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要愉欢带她出去。

  那个棺材脸进来之后也没告诉她怎么出去,现在若是想要出去,还得愉欢带路呢。

  “小白,你指大门口的位置是想要出去吗?”

  愉欢顺着季洛漓爪子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哪里直直的对着阎冥宫的那个大门楼子。

  所以她才试探的问季洛漓。

  “唧唧唧”没错,咱们先去收一些利息再回来。

  季洛漓点点头,她这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以前那是为了秦枫,才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可是现在她不需要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人的情绪了,那么季洛漓索性恢复本性。

  欺负了她的人,还想在阎冥宫里作威作福,她非得上去挠两爪子才甘心。

  “可是,尊主不让你出去,说是让你好好的在这里边儿修炼。”

  愉欢有些为难,尊主的话她不能不听,可是小白想要出去,她也不好拒绝。

  “唧唧唧”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不能修炼。待在这里反而无聊。

  季洛漓怕自己的意思愉欢不明白,因此彻底的打开了她的四肢。

  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希望愉欢可以理解。

  可是看着愉欢那一脸懵逼的表情。季洛漓就知道自己白费功夫了。

  看来愉欢明白自己的意思,那可都全靠运气猜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