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五章 孙先生的套路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3149 2019-12-14 23:49:25

  出租车在温佳小区前停靠,她下车正准备跟孙良说再见,就见他长腿一迈,紧跟着也下了车。

  “你下车干嘛?你……不会也住这个小区吧?”难道为了追我在隔壁买了房!哦哈哈哈哈哈……我这偶像剧的脑呀!

  “暂时还不住这里”语气似乎有点惋惜,不过是个可参考的主意。“我还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

  孙良见她一副准备在路边详谈的趋势,状作无意的挠了挠后脖颈,又挠了挠胳膊,“……有蚊子。”

  “是吧,我们小区就是蚊子特别多,要不回我家说吧。”

  “好。”答应的好干脆,温佳瞅他一眼,不得不怀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嘚,看来又掉人套里了!

  说都说出口了,再拒绝就太矫情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带他回家,边走边感叹,生平第一次带一个只见了一面的男人回家!这种体验还真是刺激!

  

  温佳住在十一楼,开门在鞋柜给他好不容易找了双大码的女拖鞋。

  “进来吧,先将就穿着,家里比较乱,你别介意啊。”

  “谢谢。”屋子不大,两室一厅,投影布,小吊灯,软沙发,格子桌布……每一件都很别致,看的出来她真的很用心在布置,是个懂生活的人,而且没有任何男人的痕迹,他窃喜。

  “那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温佳突然想起开放式的厨房里还有没洗的碗,说完一头钻进厨房毁尸灭迹。

  孙良倒没有立刻坐下,而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定定的站在沙发前。

  那是一幅画,准确的说是一座房子的设计稿,是他当年的作品。

  现在却被裱框起来,单独挂在沙发的背景墙上,足以显示它的特殊地位和主人的珍视。

  话说这幅画还是她从他手里抢过来的,当时……

  “好看吧?”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让他有半分的时光错乱。

  “嗯。你……从哪里来的?”他问的小心翼翼。

  “一个朋友送的。”

  “那个朋友对你很重要吗?”她还记得他吗?

  “其实,他长什么样我都忘记了,我们只见过一面。但这幅画,对我来说就像幸运物一样,所以我去哪里都带着它。”

  “幸运物?”

  “嗯,我拿到它的第一天就被大学录取了,还因此躲过了一场车祸。后来只要遇到不顺心的,我就会跟它讲啊,结果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我一直认为它就是我的保护神。”

  “真好。”他不在的这些年,由它陪着也好,真好。

  孙良还想问她车祸的事情,就听到厨房里传来水烧开的声音。

  “我去给你泡茶。”又跑了。

  不急,等有机会再问。反正从今以后,你有我守护,我的幸运女孩。

  “茶来了,小心烫啊。”

  “谢谢。”孙良盯着眼前的水杯,白开水里泡着5颗枸杞,有点想笑,这就是她家的茶呀。而且大夏天喝茶,他也只是陪爷爷这么做过。

  “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吗?说吧。”她吹了吹自己杯里的5颗枸杞,颇为修身养性的慢问。

  他想了想,还是直接表明:“我明天一个人在家。”

  “我也是,啥?”

  孙良失笑,知道她想歪了:“温佳,我在向你发出邀约。”还故意逗她。

  “啥……邀约?”

  “我……不想一个人在家。”

  “所以……”

  “所以,我想跟你约会,可以吗?”

  “去……你家吗?”

  “不是,不过你要是想去也可以。”

  “不着急不着急。”

  大哥,你说话一定要这么迂回吗?我们有代沟你知道不?

  “那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好。”

  “那你今天早点休息,我走了。”

  “好,我送你下楼。”

  “嗯。”

  温佳的小区有两个门,离她家近的那个门步行也就5分钟,但是她却故意带他绕道了另一个门。

  因为就想跟他这么走一走,感觉还不错。

  两人在门口告别,

  “这里好打车。”

  “嗯。”

  “嗯。”

  似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来面对这貌似突如其来的离别。

  车来来往往,他们好像都在等着什么。

  “温佳,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孙良先打破了沉默。

  “什么?”她低头看到他修长的手指动了动,明白过来:“那个还是先寄存在你那里。”

  “好。”他反应过来,笑着遵命把手放进了裤兜里,“还有呢?”

  “还有什么?”她抬头,疑惑的眨了眨了眼睛,小嘴微微张着。

  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额头一凉,一片深如大海的味道包围了她。

  但很快的,便放开了她。

  孙良知道虽意犹未尽,但要适可而止。最关键的是她没有拒绝,是不是也表示有点喜欢他。

  而后知后觉的温佳却突然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他,像在控诉一样。

  怎么那么可爱!怎么就那么想逗逗她。

  “我亲的不是那里。”

  话音刚落,她就扑了上去,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后,撒丫子就跑了,边跑还边说:

  “礼尚往来,我得还回来。”

  敢作还怕羞的小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孙良就这么一直笑着一直笑着,心被人影牵的远远的,直到她消失在视线中,才慢慢的离开。

  耍完流氓的温佳一路狂奔到家,立刻关上了房门,仿佛这样就能关住自己已不受控制而砰砰乱跳的小心脏。

  她几乎是跳到床上,胡乱的翻了几个滚,一会摸摸嘴一会又摸了摸额头,怎么感觉哪哪都烫烫的。

  她得好好洗洗!

  等她洗漱完后,就收到了孙对象的信息。

  “我到家了。”

  “嗯,早点休息。”

  “嗯,温佳,我今天很开心。”

  “我也是。”现在还控制不住的开心。

  “晚安。”

  “晚安,明天见。”

  “明天见。”

  OMG,所有女生所有女生,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吗?

  她控住不住一遍又一遍的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一次比一次嘴巴笑的更大。

  不过,唯一让她感觉败笔的就是她的衣服,所以为了赴明天的约会,半夜三更的她,还在衣柜前左左右右的搭配着。

  第二天早上8点,孙良的车就停在温佳的小区外,给她打电话。

  “起床了吗?”

  “起来了。”

  “好,我开车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我们一会见。”

  “好的,一会见。”

  他知道女孩子出门要梳洗打扮一番,但又急于想见到她。所以,一大早就来到她家,离得近,就算等着也觉得安心。

  天知道,一向作息规律的他,昨晚竟然失眠了。

  一小时后,温佳准时出现在小区门口,高跟鞋小黑裙还画了个美美的装,但看到某人一身休闲运动套装后,傻眼了。

  “我们今天要去哪?”

  “……想跟你去爬山。”

  “我去!你不早说,我去换衣服。”

  哎,这代沟呀,我抽象你印象,我东邪你西毒,完全不搭呀!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没事,你可能要再等我一会。”

  “不用那么麻烦,要不我们换个地方,爬山下次去也行。”

  “不麻烦,我很快就好了。”

  就在温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孙良文文弱弱的说:

  “不想让你换。”

  “啊?你说啥?”

  “很好看,不想让你换。”要不是他眼底太过清荡,她差点会以为这是在调戏她。

  他这哪里像是第一次处对象,说出来的话可是比偶像剧还老道呀!

  温佳人之初了一会,脸红还不忘维护体面:“是吧,我也觉得好看,我可是搭配了很久,经典小黑裙配红色高跟鞋,时尚托起永恒,嗯呀,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

  “嗯。”但他懂得女为悦己者容,她说搭配了好久,看来是真的很在意自己!

  “不过你也不错呀,运动服都能穿的这么飒!”

  “谢谢。”我也是为悦己者。

  “等我,跟你穿情侣装。”

  果然,温佳换了一身跟孙良颜色相近的运动套装,正如她说的就像情侣装一样,从他眼中的光亮就知道她选择的没错。

  她上车,这次他满足了她所有的幻想,为她开门,为她系安全带,还真的倒了把车。

  得到他这样高级的待遇,她都有种这身运动服被她穿出了高定礼服的感觉。

  出发前,孙良特意交代:“后座有些吃的,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点。”

  “好。”然后就看见后座满满的两大袋子吃的。

  “你还约了其他人?”

  “没有,就我们两个。”

  “那你准备这么多东西?”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多少都准备点。”

  又说这话~

  “谢谢啊,等下次我们可以开个座谈会,把各自的喜欢都普及一下。”

  “好。”赶紧拿小本本记一下,提上日程。

  车子开到半路,孙良没头没尾的问她:“你想见见他们吗?”

  “谁?”

  “我的朋友。”

  “可以呀。”

  “谢谢。”

  “你怎么总跟我说谢谢。”

  他笑笑没说话,暂时也只能说谢谢,不过,应该很快了。

  到了景区,孙良排队买票后,两人进山。

  因为情侣装,两人外形又都出众,走哪都会引起注意。

  不过,温佳最是好奇孙良背着的大黑包,大的感觉都压垮他一样。而且,堪比哆来恩梦的口袋,要什么有什么。

  看见卖水的,他说:“我这里有水还有饮料,你想喝什么?”

  只是多看了卖黄瓜的一眼,他立刻从包里翻出来给她:“我这里有。”还附加小西红柿。

  路边小朋友在吃面包,他说:“你喜欢巧克力的还是原味的?”

  连上厕所他都会温馨提示:“我有纸。”

  两人路过一凉亭,温佳就说了句:“好惬意呀,躺在这里,看看书,小酌两杯,岂不快哉。”

  “我这里有书,但没有酒,下次我会准备。”小本本记起来。

  敢问“你包里都有些啥?”

  “还有一些小零食、创可贴、青草膏。”

  “青草膏?”

  “防蚊虫的。”

  “一晚上你就准备了这么多?”

  “嗯,时间太短,准备的不多,下次我提前预备。”

  又说这话~

  一天下来,虽然又热又累,但心里却时时刻刻暖暖的。

  她的孙对象绝对是在惯着她吧,怎么办?好想亲他两口以示奖励。

  又不是没亲过,温佳说服自己,刚要靠近,就听见一个声音插进来:

  “哥,嫂子,好巧呀,你们也来爬山呀。”

  温佳吓的差点摔倒,还是孙良拉住了她,稳了稳心神,拿出长辈范来:“小柚子呀,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

  “大好河川,提什么论文,小姨,你快过来,看我遇到谁了!”

  “嫂子,这是我小姨。”

  “阿姨好。”

  “好好好。”

  “妈。”身边男人说。

  “妈?”

  不不不,重来,我要我的高定礼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