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八章 男人VS男人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3032 2019-12-17 18:35:25

  孙良已经习惯了温佳的语不惊人,笑得青山遮不住:“看着你什么?”

  看着你是不是真的在加班?看着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加班?还是看着你有没有其他的人,像刚才那位小朋友?

  某人可怜兮兮的说:“大晚上我一个人加班很害怕的。”

  看吧,就知道是他自己想太多,孙良心里苦笑,笑自己一遇到她就会变得这么不自信,总是害怕这么好的她,会被人觊觎。

  “好,我看着你,以后加班都记得叫上我。”

  “OK,不说你了,赶紧完工赶紧回家。”说完埋头工作。

  温佳今年26岁,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但多多少少旁观过几次。热烈的,平淡的,背叛的,忘恩负义的,撕心裂肺的……

  她只愿自己在感情里保持原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如果不能达到,那她可以等下一次。

  所以,她对待孙良从来都是直来直去,让他直接看到就是最原始的温佳。

  诺大的办公室就他们两个人,孙良专心的看着她,没有移开半分视线。

  她的长发扎了起来,白皙的脖子修长,愈发显得整个人干净利落,与往日傻乎乎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除了期间两人一起用了外卖,她就一直在埋头工作,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去观察一个工作中的女人,竟是有着这样致命的吸引力。

  “好了,终于完了。”温佳双手从键盘上离开,动了动指关节,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满意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真棒。”语气就像是宠着小宝宝一样,第一时间赶过来揉了揉她的头。

  温佳立马变得臭屁起来,收拾东西的时候还都是翘起尾巴得意洋洋的样子。

  “走,准备回家。”

  “走,回家。”什么时候才会有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看来有必要好好物色一处新房了。

  “等等,你还要帮我一个忙。”

  温佳指了指办公室一角的两个大箱子:“员工福利,发了两箱橙子,一我一箱你一箱。”

  “原来叫我来是当苦力啊~”

  “我有付报酬的呀。”

  “什么?我怎么没收到?!”

  “不是分你一箱了吗?再说你都免费在这看美女1个小时了,我都没收你钱你还叫亏了?”越说越小声。

  还是被孙良听见了:“是是是,我赚到了。麻烦以后有这种好事,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温佳得意:“看我心情。”不过:“你能一下子搬动两箱吗?”说完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有些瘦弱了吧!

  “要不一箱一箱的搬。”

  孙良被她挑衅的眼神看的无语:“女人,永远不要质疑一个男人行不行!”

  说完轻松的就搬起了两箱橙子。

  “好man!”温佳鼓掌,一旁加油助威。

  孙良笑的无奈,什么时候非要跟小女人比个高低了!越活越回去了!

  到了停车场,孙良就以两手被占为由,让温佳从裤子口袋里拿钥匙!

  还故意不说哪一个口袋。

  好巧不巧,温佳掏了一个没有又掏一个才找到,脸已经红的发烫。

  “你脸怎么红了?”

  “……腮红买的好。”

  “嗯,是挺好的。”

  温佳不理他,转头先上了车!

  一路暧昧持续,孙良将温佳送到了小区。

  他走到车后,用脚在车底扫了扫,后备箱门就开了,轻松的搬起了一箱橙子。

  温佳瞪人:你故意的?明明不用手就能开!

  孙良歪头憋笑:就是故意的。谁让你质疑我的能力!

  孙良刚放下箱子,还想着再品尝一下她家的枸杞茶,就被人着急推着出门,跟藏了人似了。

  他当然知道她是害羞,本想着放她一码,刚转身准备出门,就听到房里发出动静。

  两人都愣住,齐转头就见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还刚巧不巧长了张熟悉的脸,而且今天才刚见过,名叫郭放的小朋友。

  “你怎么在这?”温佳问。

  “……”郭放也愣了。

  “怎么是你?”温佳只想到了一种可能,这该死的亲戚呀!

  现在这什么情况,独居单身女人家里出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对象,一个来路不明,哦~我要不要再加个戏,我这偶像剧的脑!

  “嗯。”郭放也反应了过来,心里说不上来有点小高兴,竟然直接对着孙良来了句:“谢谢你送她回家。”

  此话一出,温佳惊:谁给你的权力给自己加戏呢亲?!投资方可是我!

  我……就不解释!谁让狗对象刚才故意调戏我!

  孙良只睥睨了他一眼,直接忽略,牵着温佳重回了房间,自己坐了下来,拍了拍温佳的手温柔的说:

  “去倒杯水吧。”那安然自若的神态分明就是在说:你也不看看家里有客人,真不懂事。

  温佳喜:这狗对象的段位回来了!

  三杯茶,三人分坐客厅三角,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你不说我不说,全当咱们过家家!

  资方决定率先发牌:“这是我同学家的亲戚,刚毕业还没找到地方住,就在我家借住一段时间。”

  孙良:“嗯。”

  郭放:“不是亲戚。”小伙子裹什么乱,有前途!

  温佳:“对,是我同学对、象、家的亲戚。”迟早的嘛!

  孙良:“嗯。”

  郭放:“不是对象。”

  温佳:“……对!现在还是男朋友。”就知道男朋友什么的没对象靠谱,连亲戚也跟着不靠谱!

  孙良:“嗯。”

  温佳:“我今天才知道是他。”

  孙良:“嗯。”

  嗯嗯嗯嗯,你酝酿拉臭臭呢!

  臭臭脸孙良最后说:“去我家吧。”他相信温佳,但这个麻烦必须提早解决!

  温佳郭放同时问:“我?”

  孙良挑眉,你们还倒是挺默契:“你们商量谁去。”

  温佳赶紧表明立场:“他。”在她看来孙良此刻脸黑的就像死神,那架势仿佛在说,今晚我必须带走一个!

  太男人了,必须给足面子!

  郭放虽然不满,但更不想温佳去,又奈何没地方落脚,只好又重新打包行李,跟着孙良去!他!家!

  温佳送两人下楼,这次不等孙良提醒,当着郭放的面吧唧亲了他一口,惯例又跑了!

  孙良终于笑了,很满意自己最近的调教!

  孙良带郭放回家,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郭放进门一看是个单人公寓,就一个卧室,问:“只有一间房,我住哪里?”

  就这样还跟温佳谈什么门当户对!

  孙良将门的密码写在便签条上,说:“我不住这里。”

  “那你住哪里?”要住她家吗?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孙良看了他一眼,声音冰冷响起:“收起你肮脏的想法。”说完向他走了两步,似提醒似威胁:“不要妄想本不属于你的。”

  “我没有。”郭放争辩。

  孙良不再看他,只是个小孩,当对手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转身就离开了,出门前还特客气的留了一句:“住的不舒服就说,再给你换一套。”

  ……说好的门当户对呢?

  温佳这边,送走两位后,激动的还不能从女主戏文中走出来,赶紧给温娟打电话。

  “我看到你家亲戚了。”

  “怎么样?”

  “男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没有跟你说吗?”

  “……没说……的好。”

  “我怎么听起来有种事故的味道!”

  “我跟你说,他刚好在我们公司上班!而且还是我新领认的手下。”

  “这么巧?”

  “更关键的是今晚我对象送我回家,撞了撞了……”温佳添油加醋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惹得温娟连连惊叫:“天哪天哪,你这什么狗命,这剧情也能被你遇上?!你快谢谢我快谢谢我!”

  “我谢谢你!”全家!

  “不过,你对象应该没有误会吧,你别太粗心眼。”

  “安啦安啦,以我26年偶像剧的经验,这点剧情还难不倒我!”

  “好啦,你自己多注意点,不过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真的好吗?”

  温佳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如果真是那样,我就成全他们,哦哈哈哈哈……”

  “哦哈哈哈哈哈哈……”

  “哎,我跟你说最近大火的电视剧你看了没?”

  “看了看了,里面的臭弟弟实在是……”

  两个女人就这样抱着电话,叽叽喳喳的聊了一晚上。

  第二天,温佳忙着策划案的收尾,也没顾得上询问郭放的情况。直到快下班前,收到郭放传来的工作报告。

  她大致看了一下,将人召唤前来。

  “报告我看了,分析的不错,条理清晰,从明天开始,就跟我一起进入项目,你可以吗?”

  “没问题,温老师。”

  “好了,快下班了,你收拾收拾早点回去。”

  “是,温老师。我……”

  “怎么了?工作的事还是?”

  “不是工作的事。”

  “哦?是住的不习惯吗?”

  “……挺好的。”一个人住一个公寓敢说不好吗?

  “那就行,温娟挺关心你的。”革命工作还是要做到位的。

  “嗯,我会跟我哥说的。”

  温佳一副孺子可教的点了点头,摇了摇手说拜拜。

  “等等。”她叫住他,抬头眼睛直视,问:“你以前认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