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十章 孙对象刷三观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3318 2019-12-19 22:21:16

  温佳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到现在整个人还感觉飘飘的。

  原来被人亲亲是这种感觉,凉凉的一瞬,却瞬间燃烧了她整个身心。

  她的初吻啊,终于被人拱了,热吻、法式长吻、棉花糖吻、牛奶吻等等等等还会远吗?哦哈哈哈哈……

  不过,这狗对象的撩妹手段确定是新手吗?简直就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每天刷新她的三观呀!

  她不停幻想着孙对象明天会怎么刷三观,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温佳突然接到要出差的消息,是关于手头这个食品安全的项目。

  她匆忙回家简单收拾了行李,出发去了机场。

  登机前刚给孙对象发了消息报备行程,就看到与她一起出差的刘总。

  这次出差只有他们两个人,两天一夜。今晚参加晚宴,明天再做项目研讨会,行程紧促。

  “刘总。”温佳简单打招呼,她跟他不是很熟,不是自己的直系领导,虽同在一个公司,却也是第一次合作。

  刘总点头示意,他今年50多岁,个子不高,肚子发福,头发掉成了地中海,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异性缘。

  虽没有让人一见钟情的颜,但多的是让人日久生情的钱。而他也深谙其道。

  其实,温佳在知道这次项目是他亲自点名要她参加后,心里也犯过嘀咕。毕竟他风评一直不太好,而且最近又跟公司新来的前台小妹闹着绯闻。

  但转念一想,自己只管工作,其他的避而远之就好。

  可偏偏昨晚跟孙良约会时碰见了他跟小前台,今天就被安排出差,该不会被发现就威胁让她闭嘴吧?

  要真是这样,他还真高看自己,她会傻到自降身价给他散播‘谣言’?

  温佳特意留了个心眼,随时准备兵来将挡。

  公司给两人定的经济舱,座位挨着,有点挤。

  刘总动动身就会擦过她的胳膊,弯腰捡东西刚好也会碰到她的腿。

  一次是巧合,次数多了就明显了。温佳瞬间秒懂,他这是想在她身上再开疆扩土?!

  美得你!老娘刚跟对象亲上嘴,岂容你我裹乱。不给你点硬料你就不知道老娘今年二十八!

  “刘总,你跟小侯昨晚是不是在银泰的海底捞啊。”

  眼神闪躲,肯定有问题:“不是吗?那我看错了,对不起啊。”

  老娘跟她一个级别吗?也是你能染指的?!

  被提醒后刘总还算老实,一路相安无事,下了飞机,两人直奔入住酒店。

  晚宴会场就布置在酒店一楼,温佳换了衣服,就跟刘总赴宴。

  他们这个甲方说直白点就专职养猪的,养的都上了市,这个晚宴就是为了答谢社会各界的支持。之所以邀请他们来,一是提供宣传素材,再是讨论一下在帝都开办展览会的相关事宜。

  温佳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礼仪当然懂,再说整个宴会她也就认识刘总一个人,只能忍着恶心挽着他的胳膊充当女伴。

  刘总总归是识大体的,给她介绍了老总和项目对接人,聊的还算融洽。

  等空闲下来时,温佳就看到手机上竟然有27个未接来电。

  小侯的!

  她们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联系过,当初加电话还是公司聚餐的时候。

  温佳头疼的看了看一旁的刘总,他刚好一脸烦躁的按掉电话,不用想肯定是小侯的。

  哎,孤男寡女,大晚上,她没接电话,他不接电话。呵,这两人是下定决心要给她制造麻烦吗?

  温佳无奈,拿着手机给他看,27个来自小侯的未接,不,第28个正好打过来。

  “刘总,你说小侯找我什么事?我接还是不接?”

  刘总知道温佳的故意,面上抹不开,有点动了怒气:“不用管她!”说完率先离开了会场。

  不管就不管,又不是我女人,温佳干脆关机,回房间蒙头睡大觉,一夜好眠。

  第二天项目洽谈进展的很顺利,两人回程下飞机已经晚上9点多。

  刘总看起来还想争取一把:“你怎么回去?我的车就在停车场,我送你吧。”

  温佳笑的娇俏:“怎么敢麻烦刘总,我有人接。”

  话音刚落,背后还真多了一位男士,上来就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语气客气疏离:“不劳刘总费心,我来接她回家。”

  来人清贵俊朗,刘总不免多看了两眼,只觉他看自己眼神过于凌冽,心虚理亏点头打过招呼后匆匆离去。

  温佳乐:“你怎么来了?”她只是为了打发那个老头子随便说说,想不到还真有人接。

  “想你就来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也想你。”她环抱他的腰,埋头撒娇。

  “饿吗?”摸摸头。

  “不饿,飞机上吃了。”蹭一蹭。

  “走吧,送你回家。”牵小手。

  “走,哎?你怎么知道我是这趟航班?”

  “想知道就知道了。”

  温佳给他竖大拇哥!你鱼塘了,霸总。

  其实,孙良昨天收到短信还以为小丫头害羞不敢见他,下班照常去接人没接到,问了郭放才知道是真的出差,而后又侧面打听了她的航班信息,就想着早点见到她。

  要不是他来,刚才那个什么刘总的,还不知道要干出点啥事。

  他提醒:“刚才那个人,你离他远点。”

  温佳点头唏嘘:“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放心,我自己能解决。不说他了,说说我不在的这两天,你都干啥了?”

  “想你。”

  又说这话!

  温佳再厚脸皮也抵不住他天天炮火连天的攻击,看着他认真的双眼,那天晚上亲亲的画面一下子重现脑海。

  脸上瞬间烧成一片,未免被发现,低头拉着他催促赶紧回家,好累好累呀!

  孙良这次倒是大方,只是安静的抱了她一会,就放人让她回家好生休息,相约明天晚上一起用餐后就离开了。

  温佳期待没成,心有余念,整晚做梦都是按着孙大猪蹄子狂啃。一早起来就发誓,今晚一定办了他!

  早上刚到公司,温佳就感觉气氛不同,为什么今天每个人都多看她两眼,而且眼神隐晦带着兴奋,有猫腻!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她问郭放。

  “事大了。”郭放叹气。

  “说。”

  “你、被、小、三、了。”

  “谁?我?小三?”

  还真TM给自己张脸!

  “嗯,大家都在传,你这次和刘总出差,两天一夜搞……咳上了。”

  “哼,笑话,我要搞他,还用两天一夜。”

  “……”这是值得骄傲的事吗?

  “谁传的?”

  郭放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以为她至少会找刘总大闹一场,结果这女人竟然跟没事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开始办公。

  女人静悄悄,必定在作妖。他要不要跟孙良报备一下,万一想不开咋办?

  直到快下班前,温佳突然来了句:“我要去吵一架,你要不要去看热闹。”

  “姐,别,这一看就是有人陷害。”

  “连你一个新来的都看出来我是被人陷害,那我要是不自证清白,岂不是助纣为虐。”

  “……刘总今天没来。”

  “我不找他。”

  “那你找谁?”

  “你去不去?”

  “去!”随手抄了本最厚的书防身用!

  就这样温佳带着郭放,郭放抱着书,两个人大摇大摆在办公区溜达了一大圈,最后来到公司前台,在小侯身前站定。

  小侯,全名侯春,刘总给安排进来的,职位公司前台,主要负责收发资料。

  能力不行,作妖的本事倒不小。

  “找你有个事啊。”温佳靠在前台边,笑得春意盎然,身后的郭放更是一脸春风。

  “……什么事?”小侯心虚警惕。

  “你不知道?”

  小侯摇头,一副天真烂漫。

  “你昨晚给我打第28个电话的时候,刘总正好在我身边。你猜他怎么说?”

  “……你”

  “我怎么了?哦,对,我不应该长的这么好看,让你提心吊胆,这个我得道歉。”说完话锋陡然一转,双眸生寒:“所以,你就泼我脏水,想过后果吗?姑娘!”

  “我没……”

  “你觉得咱两谁能打过谁?”

  “……”

  “你说打起来,公司会留谁?”

  “你你……我是刘总的人,你也敢动!”

  “哦!刘总的人呀,什么人啊?”

  “你不要太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

  “你一个小三……”话刚出口,一个巴掌就抡了过来。

  温佳愣,小侯愣,郭放愣too,啥时候多了个人?打群架吗?

  小侯白白挨了一巴掌,指着来人大吼:“你谁啊?疯了吧?凭什么打我?”

  来人不大不小一姑娘,生的是虎虎生威:“你刚才说你是谁的人?”

  “关你什么事?一群疯子,我让刘总把你们都开除!”

  再一巴掌。

  “你谁呀有病吧……”小侯上前就要反击,小胳膊就被人钳住。

  “我告你我是谁,我是刘总的女儿。你这个刘总的人不知道吗?”

  小侯秒怂:“……我,我不是。”

  “不是什么?小三吗?就你吗?”

  “……我……”

  “既然当小三就要有小三的觉悟,安安静静的不好吗?还是你觉得很光彩?”

  小侯已经吓到模糊,哭哭啼啼起来,倒是温佳这个始作俑者被人忘了一干二净。

  就这一会,门口已经围了一群人,好不热闹。

  郭放悄悄将温佳拉到一旁,问:“你叫的?”

  温佳装傻。

  “这种事情不应该叫老婆捉奸吗?你叫人家闺女做什么?”

  “他老婆太软弱,不过女儿却是不错。”

  “这样破坏人家家庭好吗?”

  “你以为她不知道吗?”

  郭放刚想接着问,就听见有人大声问:

  “都在这干什么?”

  还是温佳反应快:

  “呀,刘总回来了。”

  刘总粗一看,也猜出了五六七,脸黑成了包公,赶紧打发众人:“都围在这干什么,不想走就回去加班!”

  众人戚戚焉,正要作鸟兽散,就见温佳小鸟飞奔了出去,直直钻进某人怀里。

  众人惊,某人长得真好看,又看了看刘总,秒懂!

  观于海者难为水,人家天天看这大海,刘总这点小水谁还当真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