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三十四章 孙对象不让进卧室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2262 2020-01-12 22:11:45

  敲门声继续,孙良放下手头工作,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人,一男一女,都是他熟悉的人。

  女的先开口:“孙工,我朋友喝醉了,酒店房又刚好满了,能不能请你收留他一晚?”

  孙工皱眉,张助理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而被张助理架着的醉鬼,嘴里还在叽叽咕咕,不要走不要走,还要喝还要喝。

  孙工掩鼻表示不想收留。

  “谢谢孙工。”可是,张助理说完,就把人往他那一扔,跑了。

  孙良无奈,只好将人扶到沙发上,又转身回到电脑前,加班要紧。

  沙发上人还在哼哼唧唧。

  孙工看都不看,“没醉就自己回家。”

  那人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脚步稳健,没事人一样的转悠到孙良身旁。

  开口问:“你认识?”

  “谁?”明知故问。

  “刚才把我扔给你的妞啊。”

  孙良难得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们不合适。”

  “没试,你怎么知道不合适,抱我姿势就挺合适的呀。”

  “异地恋。”

  “……说的也是。”他耸了耸肩,看人工作,无趣,头有一点晕,还是乖乖窝回沙发里。

  房间里就只剩下孙良敲键盘的声音。

  良久,他合上了电脑,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角,看了看时间,都这么晚了。

  突然有点渴了。

  “要来点吗?”沙发上窝着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瓶红酒,正喝的开心。

  孙良怔了一会,才想起来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还在?”

  “没听姑娘说,酒店房满,没地方,求收留。”吊儿郎当。

  “你的酒店,还没有你住的地方?回去。”

  “就!不!”王剑贱兮兮。

  孙良选择视而不见。

  王剑拿着酒瓶缠上来:“陪我喝一点。”

  孙良盯着他,实实在在的吐出两个字:“就!不!”

  “噗!”

  孙良被他口中的红酒殃及,找纸擦了擦,问:“你怎么会跟张丽一起喝酒?”

  “原来她的名字叫张丽啊,酒吧遇到的,聊着聊着就喝上了。这姑娘凶猛啊,一看见我醉了,架着我就往酒店跑,当下搞得我都紧张了。哎,没想到竟然把我送到了你这里。她该不会知道咱两的关系吧?”

  孙良拿出一瓶水,跟他意思的碰了下,“应该不知道。”

  “你跟我说说这姑娘什么水平?”

  “……你追不上的水平。”

  王剑气,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染了醉意,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颓废。

  孙良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从酒店配置的小柜子里拿出两个红酒杯,又从他手上拿下了酒瓶,一人倒了一杯。

  两人走到窗前,窗外正是城市的夜,寸寸灯光,丝丝残照,人去去,明灭难消。

  王剑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快的你都要结婚了。不是,我们还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结婚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投城了!”

  孙良笑的岁月温柔:“幸好遇到了她。”

  王剑回头,看着他,砸吧着嘴巴,一脸好奇:“你跟我说实话,你该不会是对人家一见钟情吧?”

  “我表现的不明显吗?”

  王剑嗤笑:“你完了。”

  “甘之若饴。”

  王剑笑他傻。

  孙良说:“你还不是,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一个人。”

  王剑苦笑,只管喝酒。

  “既然忘不了,为什么不追回来?”

  王剑摇头说你不懂,喝酒喝酒。

  酒过三巡,孙良说第二天还有工作,要去睡觉了。

  王剑也跟着去卧室。

  孙良却把人堵在门口,指着沙发让他睡。

  “我都这样了,你忍心?”

  “让前台再开一间。”

  “不用那么麻烦。”王剑硬闯。

  孙良不让步。

  “你不会金窝藏娇吧?”

  他不说话,就这样耗到王剑酒劲上来,困倒在沙发上。

  他才回了房,把门反锁。

  床头是温佳的小吊带,还留有她的体香,他安心的睡了。

  因为临时加事,孙良的在上海又耽误了一天。

  晚上回到房间,前台就打来电话,说有他的快递,等方便时给他送上去。

  孙良看着寄件人,是一个公司的名字,好像有点印象。

  快递是一个小盒子,他拆开,里面是一个白色的首饰盒,上面是IDO。

  他恍然,应该是温佳口中的订婚戒指,怎么给快递过来了?

  打开首饰盒,果然,一圈素白,他的男戒,旁边的位置是空的。

  孙良心跳突然漏了一拍,缓在了嘴角,他们真的就要结婚了。

  他拿出了戒指,嘴里念叨着男左女右,直接往左手的无名指上戴,大小刚好。

  伸出手指,盯着看了好一会,想着她的手指也有一圈,就觉得两人被一起圈住,真好。

  不过,温佳是怎么知道他手指的尺寸?

  ……

  说起温佳这个房东,拉着刘青在外面吃了晚餐,刚溜达到小区门口,就看见孙良一身高冷的等着。

  她赶紧小跑,凑上前,酒窝闪闪,说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刘青跟来,也高兴的打招呼。

  孙良点头,然后递给她一个袋子,说上海带回来的特产,天热容易坏,让她赶紧送回去放冰箱。

  温佳笑,这支开人的手段真孙良。

  “一起走走。”孙良说,然后带着她就沿着小区散步。

  他的左手牵着她的右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无名指,怎么没有?

  “你戒指呢?”他问。

  温佳亮出左手,霸气的伸出中指:“在这呢,怎么了?”

  孙良嘴角一抽,包住了她的手。

  问:“不是应该戴在无名指吗?”

  她也纳闷:“不是说中指是订婚,无名指是结婚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决定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找知乎问问。

  知乎说,订婚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结婚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

  根本没中指啥事!

  温佳笑着解围,重戴重戴。

  说着摘下了中指的戒指,就往无名指上套。

  这时,孙良出手,拿走了戒指。

  温佳还没来得及问,他就突然单膝跪地,恰似少年儿郎足风流。他问她:“温佳,你愿意嫁给我吗?”

  温佳满脑子都是他这次竟然没有撸裤腿!一时没反应。

  孙良又喊了她一声。

  温佳机械,赶紧点头:“YES,iDO”

  可见的,孙良还是松了一口气,这才站了起来,执起她的手,为她无名指戴上戒指,然后才发现……戒指……大了!

  随时都要掉下来了。

  温佳笑着没事没事,还是先让中指保管一会。

  孙良皱眉,摘下自己的戒指,温佳有眼力见,学着他的样子,给他往右手无名指戴。

  他却说:“我的也先让中指保存一会。”

  温佳笑,说好的好的,刚戴上,就发现……下不去了,戒指……小了。

  两人你瞅我,我看你,最终都笑了。

  果然,买戒指这种事不能相信别人的指头!

  温佳:“明天就去换尺寸。”

  孙良:“好。明天下班接你,换了尺寸,再去赴约。”

  温佳:“什么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