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四十章 单身欢送派对开的够严肃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2054 2020-01-18 23:56:55

  孙良收起电话,不由得一脸苦笑。

  温佳好奇:“怎么了?他们没时间吗?”

  孙良摇头说:“他们把地方都定好了,说趁机办个单身派对。”

  温佳眨眼:“那……我去不合适吧。”

  孙良盯着她笑:“说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温佳点头了然:“哦,那……你去不合适吧。”

  孙良失笑:“顺便给我办个欢送会。”

  温佳咂舌:“他们倒是挺会省钱。”

  孙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走吧,现在就出发。

  等温佳下车,看着头顶闪亮亮的招牌,什么叫“茶几何”?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她憋着疑惑,跟着孙良进门。

  高档啊!

  有山,有水,有茶,有杯,只管喝茶。

  只是,这地方什么时候也接派对业务?难道快年底了冲销量?!

  孙良直接报了名,两人就被领进了一个包间!

  房间空旷,中间放着一个大木桌子,旁边炸楞着一个大树杈子,不知道从哪还冒着说不出的仙气。

  缭绕中,显出两个人来,端坐在桌子一边,男的,已经喝上了。

  两人见到来人,都站了起来,伸手请孙良温佳入座,客气客气。

  温佳控制着酒窝的深度,摆着专业的笑容,连脖子都不由自主的伸长,由不得自己不端着啊!

  这单身派对办的太严肃了!

  孙良倒是轻松自在,揽着人入座,一看就是经常出入这地方。

  入座后,孙良先向温佳介绍两人。

  “他叫张凯,是个医生,平常倒是很难约。”

  张凯点头,有双干净修长的双手,声音干脆的说了你好。

  孙良指着另一位,说:“他叫邓磊,是个警察,平时也很难约。”

  邓磊笑,眉毛很浓,眼睛很大,声音爽朗的说了你好。

  温佳表面负责的笑着,心里却又忍不住狠狠的赞了自家对象一番。

  你看看人家这朋友交的,多么的……实用!

  孙良接着说:“还有一位,估计快到了。”

  温佳乖巧点头,坐等自己被介绍。

  张凯却说话了:“看看你想喝点什么吧。”

  温佳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位每人跟前都泡了一壶茶。

  张凯的茶泛红,邓磊的茶泛绿,飘着的都是叶子,看不出什么名堂。

  她也就不作假,对着等在一旁的服务生,气质高贵的说:“来壶枸杞。”

  “枸杞菊花茶吗?”服务生问。

  “嗯,也可以,不放菊花就行。”温佳煞有其事的跟他说明。

  服务生一脸难为,孙良笑着解围:“上次还说枸杞喝上火了,来壶菊花茶吧。”

  温佳从。

  张凯没说话,表情比孙良还高深莫测。

  邓磊笑嘻嘻的说:“阿良,人都来了,还不介绍介绍。”

  孙良也笑着说不急。

  这时,服务生推门进入,领来一人。

  温佳,表好情,刚抬头,才看清来人,就震惊的喊了声:“哥?”

  “妹?”

  房间里其余三人,三脸好奇。

  邓磊着急问:“你们是亲戚?”

  温佳摇完头,想想不对,又点了点头。

  被唤做哥哥的人,站在门口,看了看孙良,又看了看温佳,一脸恍然大悟,又一脸叹息。

  “你说说你们两个,早知……何必……”

  这个句子……造的其他人都……不完整了。

  还是医生淡定,招呼来人:“坐下说吧。”

  孙良没说话,只是笑着,却让吴肖全身发毛。

  对,温佳唤做哥的人,叫吴肖,职业是律师。

  说起他跟温佳认识的经过,跟饭也脱不了关系。

  温佳大一大二的时候,是班里的组织委员,而系里负责党组织工作的是一位大婶教授。

  大婶教授年纪大了,却突然就有了烹饪的爱好。

  温佳一次给她送资料,被邀请吃了一块蛋糕,随口说了声好吃以后,就被这位大婶教授给盯上了。

  常常就借工作之名,邀请温佳去家里做客,实则是让她品尝自己的新品种。

  温佳那时候年轻啊,反正一个伙管会也是吃,多一个教授不算蹭。

  也就不挣扎了。

  而这位大婶教授有个儿子,也就是吴肖,比她大几岁,是为数不多的同样愿意欣赏大婶手艺的人。

  两个志同道合的人,一来二回的,吃着吃着就吃成了哥哥妹妹。

  大婶高兴啊,就想着要撮合两人。

  没想到他们抵死不从。

  温佳说,嫌他吃相不雅,不好看。

  吴肖说,嫌她吃的太多,不好养。

  但,一点都不妨碍两人建立的革命友谊。

  所以,在吴肖知道温佳暗恋一小伙,整天给打了鸡血似的不正常后,就拿着偷拍的孙良的照片给她看,说给她介绍个正经男朋友。

  温佳看着照片里一圆润的后脑勺,差点没跟他打起来。

  ……

  吴肖说的口渴了,拿起张凯的茶,给自己倒了一杯。

  放下茶杯,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孙良,对他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要把我妹介绍给你吗?说的就是她,你当初还不同意,照片都杵你脸上了,硬是没看。”

  温佳槑头槑脑插了句:“都杵脸上了?斗鸡眼他也看不见啊。”

  吴肖瞪了一眼温佳,接着感慨:

  “你看看你两,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温佳又忍不住插嘴:“怎么从你嘴里出来,听起来就像个悲剧。”

  吴肖刚哎了一声,就收到了孙良不善的眼神,撇撇嘴只好自己喝茶。

  温佳聪明的转移话题:“你们准备怎么给我过单身派对啊?不会就喝茶聊天吧。”

  邓磊看了看张凯,说是他出的招,不关自己的事。

  张凯神色未动,放下茶杯说:“静心清神,适合冥想。”

  “冥想啥?”

  “想你为什么要结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孙良苦笑,低头喝茶,放……温佳。

  温佳哦了一声,深呼吸了两口气,双手放在膝盖上,闭目冥想:“为了钱,为了脸,为了硬邦邦的小身材。”

  她的声音虽小,但他们却听的清清楚楚。

  邓磊一口老水差点把自己呛死。

  张凯倒茶的水壶斜出了水。

  孙良继续老神在在的喝茶。

  吴肖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她还是那个不着二五的姑娘。

  温佳睁开眼,若无其事的说:

  “好了,你们可以进行下一项了?”

  邓磊:“啥?”

  “顺便给他办个欢送会啊。”温佳指了指孙良,笑的酒窝闪闪。

  孙良连眉毛都没动,说:“送给她,确实可喜可贺,必须庆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