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四十一章 抛硬币决定分配对象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2074 2020-01-19 23:18:41

  孙良话音刚落,就听到吴肖迫不及待的怼他:“不要脸。”

  他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悠哉的说:“没对象,要脸有什么用?给自己看吗?”

  吴肖恼的从鼻子里只喷气!

  温佳安慰给他夹菜,无辜的插刀:“哥,你怎么还没对象?”

  难道最近大婶教授操练少了?

  吴肖:“去去去,少捣乱。”

  孙良撇了他一眼,对温佳说:“他们三个都还没有对象,连女朋友都没有。”

  此话一出,惹得三人都看向孙良,三脸嫌弃的感叹号。

  温佳惊讶了一下,“都没有,你们还真是……同甘共苦啊。”转而一想:“难道你们邀我来,是另有所图?想要我手中的资源?”

  只有张凯接话:“如果有的话,请帮忙介绍。”

  真是受够了这没对象的闲气!

  温佳摸着下巴琢磨:“我手头倒是有一位现成的。但是你们有三个人。”

  她转了转眼珠,低头从自己包包里翻了一会,找出了一个硬币,摊开在手心,挨个扫了三人一眼。

  “这样吧,我们抛硬币决定,如果正面就介绍给你,如果反面就介绍给医生。”

  吴肖着急问:“那我呢?”

  温佳歪头,一脸善良:“硬币碎了就介绍给你。”

  吴肖:“……你是我妹吧?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知道不?”

  温佳:“你也知道啊?那要不是你,我用单身这么久吗?”

  吴肖:“我怎么你了?”

  温佳用嘴努了努孙良的方向,说:“当初,你要给我看他正面照,说不定,现在我们两的孩子都能给你介绍对象了。”

  孙良嘴角一扬,立刻接话:“还有,照片杵的太近了。”

  吴肖咬了咬舌头,该!就不应该接这茬!

  温佳挑眉得意,将硬币合于双手,装模作样的念了一会开光咒,向上抛了出去。

  是反面。

  她捡起硬币,笑着说:“医生,恭喜啊。”

  医生笑的难得,说:“辛苦。”

  温佳摆了摆手说:“为人民服务。”

  茶喝到这里,她确实有点饿了,就问:“咱们真打算在这喝一晚上茶?”

  说完,张凯起身就出去了。

  没一会,服务生进来收了茶具,整理了桌子。

  接着,青菜萝卜大柿子,鸡肉鱼肉肉大头虾,挨个上桌啊。

  温佳咽了咽口水,原来,早有准备。

  只是:“这不是茶馆吗?”

  吴肖指了指张凯,说:“他是医生,有洁癖,约他就得按照他的规矩。这里,就是他的地盘,自带厨子来的。”

  温佳对张凯立马另眼相看,洁癖?她兴奋的问:“你是处女吗?”

  孙良皱纹。

  其余两人看着温佳,一脸惊恐,大气都不敢出。

  被问的人抬眼看了她一眼,继续擦手,说:“不是。你呢?”

  温佳摇头:“我也不是。”

  邓磊、吴肖转而齐刷刷的盯着孙良,一瞬间脑补了不少颜色,两脸羡慕的啊。

  温佳察觉他们的视线,说:“他跟我一样,白羊座。你们呢?”

  ……我们……无座!谁要跟你说这个!

  吴肖服气,给温佳比了个大拇指。

  邓磊警察见过世面,低头吃饭吃饭。

  张凯慢悠悠的回:“射手座。”

  “射手我知道,我知道……”

  就这样,三个男人跟温佳聊的星空烂漫。

  孙良一直保持安静,默默的坐在温佳身边,给她夹菜倒水。

  这三人都是他的发小,什么样的脾气秉性,他还是清楚的,能这么快接纳温佳,他也没有想到。

  不过,也难怪,她身上就是冒着一股傻气,能让人愿意放下伪装,与她相处。

  真是不枉费把她放在心尖那么久。

  吃完饭后,大家四散离开。

  温佳吩咐孙良将她送到爸妈住的酒店后,就让他回去了。

  她窝在小沙发里打着饱嗝,悠闲的询问二老的情况。

  “你们逛的怎么样?”

  “美着呢,我跟你爸还去酒吧喝了一杯。”

  “你两在这体验夕阳红来了?”

  “羡慕啊,没办法,我们有亲家,你有吗?我们亲家邀请我们来的,你敢说不吗?”

  “……”您这是在……催生吗?妈!

  温佳转移话题:“那个,我明天就去上班了,你们自己玩行不行啊?”

  温妈:“我们玩,什么时候带过你,再说了,你婆婆派给我们的司机,那可比你厉害多了,什么都知道。”

  温佳不服气:“嗯,关键还会说咱方言。”

  温妈妈白了她一眼,说:“不过我问了,那司机是最近才雇的,看来你婆婆一早就准备好了。”

  “准备什么?”

  “你呀你,用点心吧,也不知道人家小良看上你啥了?好好跟你婆婆学学。”

  温佳:“学什么?”如何生双胞胎吗?

  “你婆婆是个厉害的人,心细着呢,我们今天给孙良的红包,就是她一早准备的,怕我们拒绝,就说是习俗,没来得及跟我们通知,不让我们多想。”

  温妈妈接着说:“我倒是没想到,小良家挺有钱的啊。”

  温佳骄傲:“称心不?!”

  温妈思考:“那我彩礼是不是要少了?”

  “……没事,我又自作主张收了聘礼,一个饭店。”

  一直没说话的温爸不悦开口:“不是跟你说,不能收人家的东西吗?”

  温佳一脸认真:“长辈心意不好驳,我想着先收着,实在不行,当作陪嫁再返回去!”

  温佳真是这么想的,让她抽空帮忙没问题,操心一家生意,她没那么能耐。

  温爸爸交代:“你自己掌握好分寸。就算他们家再有钱,咱们也不怕,不要自降身价,更不要委屈了自己。”

  温佳涌出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就从背后搂着老爸的脖子,掩饰,假装调皮说知道啦!

  她又在这里赖了一会,才离开。

  刚出酒店大门,就听到了汽车鸣笛声。

  夜黑,看不清车,温佳以为是黑车拉活,就没理会,埋头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这车突然加速开到她前面停下,车窗也跟着摇了下来。

  温佳打眼一看,司机脸太黑,她赶紧撇清关系:“师傅,你认错人了,不是我,我没叫车。”

  司机笑的无奈,“我可不舍得你走着回去。”

  温佳听了出来,是他,赶紧打开车门进入,这才看清孙良好看的嫩脸,乐:“你一直没走?在等我?”

  孙良帮她系好安全带,靠近她,说:“晚上,接个私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