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第四十九章 孙对象问怎样才算撩

宠爱之你有什么不同 十五庙 2070 2020-01-27 22:27:18

  温佳的一颗心化成了软糖,这孙对象的小情话说起来,粘人呀!

  她美滋滋的去找自己的电脑,说要把自己的照片都打包发给他,让他好好珍藏。

  等待传送的时间,温佳顺便让孙良看了看宣传方案。

  从前期预热,到中期宣传,到后期效果追踪,做的很完善。

  孙良表扬:“交给你果然没错。”

  温佳抓住言外之意:“你早就知道会交给我?”

  “也是你来设计院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那你认识这个项目的发起人?”

  孙良知道温佳想问什么。

  “认识,是爷爷以前的朋友。不过,我倒是最近才知道,你在的公司是他的,这个项目给你也是他的意思。”

  “……”气!我这女主的命!

  “你生气了?”

  “没有,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早说,那谁还敢跟我提试用期!”

  “倒是忘了。”孙良笑。

  “那你知道妈也有入股吗?”

  “什么意思?妈也是你公司的股东?”

  “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敢问……咱妈到底什么背景?”

  “周末回去,你自己问问。”

  “……我不敢。”

  “嗯?”

  “毕竟也是我上司。”

  “你呀你,妈跟爸的生意我也不太清楚,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辞了工作,我们再找。”

  “别,最起码让我享受几天,头上有人的感觉。”

  孙良立刻将自己的下巴放在温佳的头上,笑问:“什么感觉?”

  温佳:“……抬不起头的感觉。”

  孙良笑,放开她,又说:“倒是可以走个后门,跟妈谈谈试用期的事。”

  温佳点头附和:“这是正事。”

  孙良问:“不过,我们为什么非要试用期过了才领证。”

  “……刚好庆祝我转正啊。”自己说出去的话,弯了都得捋直了!

  “……好巧,那天我也刚好转正,是值得庆祝。”

  你这正转的……多风月!

  “那我们又为什么非得领了证才能……转正?”

  “……皮。”

  情话我是说不过你,但调戏你我可是翘楚。

  照片传送完毕后,温佳关了电脑。

  孙良说:“好了,洗洗赶紧休息吧,明早想吃什么?我准备。”

  “您这还包饭啊?”

  “当然,包你满意。”

  温佳歪头,眉眼弯弯,酒窝闪闪。

  “你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最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难不成是我失忆了?我曾是你的救命恩人?”

  孙良笑:“是失忆了。”

  “嗯?”

  “不是没认出我来吗?”

  “……眼大不聚光!”

  孙良倾身,亲了亲她的眼睛,每一个,逗她:“那给你开开光。”

  温佳笑的花枝乱颤:“你以前也这样吗?”

  “什么样?”

  “这么会……撩。”

  “是吗?我倒不清楚,怎样才算撩?”

  温佳听话,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吹吹风,以身作则:“就像这样。”

  孙良眼底流星,顺势搂住她,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她耳边吹气:“是,这样吗?”

  温佳耳朵痒,脖子痒,心也痒,直往孙良怀里钻。

  孙对象的段位,又精炼了不少!

  她感叹:“遇到你,好像全世界都对我温柔了。”

  “昨天才刚被人抢,这么快就忘记了?”

  她刚要反驳,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串陌生号码,温佳看了看归属地,梁风见?

  温佳摇了摇手机,说:“我接个电话,你也早点休息哦。”

  她在赶人,孙良只是笑着说了晚安。

  温佳接起电话。

  “喂,小佳,是我。”

  “怎么了?”果然是他。

  “你昨天怎么没来?我等了你很久。”

  他什么意思?试探?还是,那件事确实跟他没关系,一切只是巧合?

  “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

  “……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不是说是关于孙良的吗?”

  “我只是……其实是,想让你帮忙跟孙工求情。”

  “求什么情?你们也纠缠上了?”

  “不是,是房屋长期租赁的事情,我们公司的资格被取消了。”

  “工作的事情,我不懂,你们自己联系,孙工他一向公私分明。”

  “我……联系不上他。”也不敢贸然联系。

  温佳停顿,说:“昨晚我被抢了。”

  “抢了?什么意思?”

  “我在你约我的地方,被人抢走了我的包!”

  “怎么会?”

  “你不是在那里等我吗?怎么?没看见我?”

  “我……我当时刚好有事离开了一下,就离开了一下。”

  “什么事?”

  “……”梁风见不说。

  “抢我的人说是受人指使,你说会是谁呢?”

  “不是我,我……我没理由抢你啊!”

  “那你当时为什么突然离开?”

  “我……不能说。”

  “那我也不能帮。”

  语毕,温佳挂断了电话。

  梁风见在隐瞒什么呢?有什么不能说?

  这时,敲门声响起。

  温佳整理了情绪,开门,一脸笑容。

  “怎么?一个人害怕啊?”

  孙良也笑,端着一杯牛奶。

  “喝了再睡。”

  “能不能不喝。”

  “有助于睡眠,乖。”

  “会……奶肿。”

  “?”

  温佳两只手撑起自己的眼睛,“喝水水肿,喝奶奶肿,眼睛自我膨胀。”

  孙良拉下她的手,“别皮,不舒服那就不喝。”

  “好~”

  “别一直玩手机,早点睡觉,要不然该……机肿了。”

  ……近朱者赤的孙对象!

  温佳笑,拉着他的衣角,语低香近:“早上说的还算话不?”

  “什么话?”

  “以身相许啊。”

  孙良微笑,静秋霜竹。

  “要不数数腹肌也行。”

  孙良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

  “好了,赶紧休息吧。”

  “好吧,那我明早想喝豆腐脑,总行了吧。”

  “好。给你买。”

  温佳叹息闭眼,挥挥小手,捏着小嗓唱了一句:“走吧,走吧,我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孙良笑,戳了戳她的小脑袋,临走前,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温佳,有发生什么事吗?”

  “什么?”

  他直觉温佳有事隐瞒?

  难道是已经知道抢她包的背后使者?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到底是什么,让一向最看重两人之间信任的她,选择了掩饰。

  “不管发生什么,你还有我。”

  “不管发生什么?”

  “嗯。”

  “好吧,是发生了一些事,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不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