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2章 穿越了1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34 2019-12-13 21:33:37

  慕容婧醒来的时候,只见头顶上是一顶乌漆麻黑、打满补丁的帐子。

  屋里的光线不足,再加上在这顶黑帐子的笼罩下,慕容婧根本看不清这是什么地方。

  头好痛,而且有点晕,慕容婧闭上眼睛理了理思绪。自己不是过马路的时候给一辆货车撞飞了吗?要躺也应该躺在医院里,怎么会躺在这乌漆麻黑的地方?

  慕容婧挣扎着想爬起来,这时门突然给轻轻推开,一丝光线射了进来。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大的男孩子,他把头伸进房里看了看,然后朝外门喊:“娘,七七还没起来。”

  “你进去看看醒了没,王大夫说了这个时候差不多要醒的了。”

  “好咧。”男孩子应了一声,蹬蹬的跑进房里,一把撩起帐子,探头一看,只见慕容婧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瞪着他,把他吓了一跳。

  “啊,七七你已经醒了啊。”

  慕容婧没有说话。以她多年特工的习惯,眼前的情景很诡异。

  心里警提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男孩子。

  一身粗布衣破破烂烂,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衣服上全是大大小小的补丁,有些补了补丁的地方穿破了又露出洞来。脸上面黄肌瘦,一副严重营养不良的样子,但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分外有神,正笑咪咪地看着她,露出二个浅浅的酒窝。

  这个男孩子见慕容婧没说话,想伸手想摸慕容婧的额头,慕容婧并不习惯陌生人的靠近,头向里歪了歪。

  “哎,别动,我看热退了没。”

  一只冰凉的小手按在她的额头上,幕容婧居然觉头得没那么痛了。

  “怎么还没退热,王爷爷说喝了药就会退的啊。”

  慕容婧静静的看着他一副忧愁的样子自言自语。

  这时一把女声在外面喊:“三儿,小七醒了吗?”

  “醒了,醒了,但我看这热还没退。”小男孩也扯着喉咙朝外面喊。

  “啊,还没退呀,我瞧瞧。”

  一个身影急匆匆的跑进来,慕容婧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人,一只冰凉粗糙的大手就按在了她的额头上。

  粗糙的大手让慕容婧觉得额头的皮肤有点刺痛。

  “是不是,娘,是不是还没退?”

  小男孩瞪着一双大眼睛紧张的看着他娘。

  这妇人把手松开了,慕容婧才看清楚眼前这人的样貌。

  看上去妇人的年龄并大,头上包着一块灰白的头巾,头发全都裹在里面。脸上也是一片菜色,五官还算精致,养好了应该还算是个美人,但现在面黄肌瘦,严重营养不良已让她的脸变了形。身上穿着件同样是打满了补丁的粗布裙子,刚才妇人的衣袖轻碰慕容婧的脸一下,衣料非常硬,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应该会很不舒服。

  看着他们的衣着打扮,慕容婧无法判断这是什么地方。

  只知道他们非常穷,不是一般的穷。但不像是坏人,因为他们的笑容让慕容婧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温暖。

  “嗯,是还有点发热,但比早上好多了。等会把那药渣再加点水煎一煎服下去,应该就会好了。”

  妇人边说边轻轻摸了摸慕容婧的脸,笑咪咪的。

  妇人和小男孩长得非常像,都很爱笑,笑的时候同样有对浅浅的小酒窝。

  “头还痛不痛?饿了吧?饭已做好了,等你爹回来我们就开饭。”

  我爹?慕容婧打了激灵,我哪来的爹?

  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由于天生有种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读书读得非常好。孤儿院的院长看她读书很有天分,人又聪明,不想埋没她,一直把她供到上了大学。

  上了大学后,她的天分很快就给国家一个特殊部门发现,对她进行重点培养,一毕业就把她送到特工组,进行特殊训练。

  一系列的考核通过后,她成了一名真正的特工。这么多年以超高的工作能力出色地完成了很多任务,成了特工组的金牌特工。

  剧烈的头痛让慕容婧思想有点混乱。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躺在里?这些人又是谁?

  “头好痛。”慕容婧忍不住哼了一声。

  可是哼完后她给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怎么是软软的,萌萌、糯糯的萝莉声?

  我幻觉了?

  她连忙抬起自己的手,我的天哪。

  这只小手又干又枯又黄,像根干巴巴的小柴棍只有一层皮包着,根本看不出有半点肉。

  “我。”慕容婧觉得喉咙卡了一根巨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卡得喉咙痛、头痛、全身都痛。

  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曾遇过几十把枪指着她,那时候都没怕过,但现在,慕容婧是真的怕了。

  这一次的诡异比以往任何一次执行任务带来的冲击都要大!

  “小七,你怎么啦?不要吓娘!”

  妇人看到慕容婧哼了一声头痛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小手,一脸震惊的样子过后脸如死灰,再也不说一个字了。

  她以为慕容婧吓失了魂,连忙用力地按了一下慕容婧的人中。

  “好痛。”慕容婧一声痛呼。

  “知道痛就好,知道痛就好了,娘还以为你失了魂。”妇人竟哭了起来。

  妇人这一哭倒是把慕容婧吓了一跳。

  这辈子从来没有人为自己哭过,自己也从来没有为别人掉过一滴泪。

  那么多年的特工生涯,慕容婧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变得如钢铁般冷、硬,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但现在看到妇人为她痛哭,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丝莫名的情绪。

  “小七别哭,是不是娘掐痛了,都怪娘,娘不该那么大力的。”妇从连忙去擦慕容婧脸上的泪水,自己满头满脑的糊了一脸都来不及去擦。

  小男孩往娘挪了挪,说:“娘,妹妹还没好呢,你不要按她,你看,把她都按痛了。”

  “好,娘不按,娘不按了。”妇人笑着说。

  “小七醒了吗?”这时门外一把男声传了进来。

  不一会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怎么都哭起了?是小七又发起热了吗?”男子紧张的伸手去摸了摸慕容婧的额头。

  “没怎么发热了呀。怎么都哭了呢?”男子轻声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