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三章 穿越了2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07 2019-12-14 20:05:50

  眼前的这名男子穿着一套同样浆洗得发硬并打着补丁的粗布衣,五官也很端正,可能因为长年辛苦劳作,皮肤又黑又干,瘦削得厉害,但身量很高,目测有现代的1米8以上。

  慕容婧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名男子,没有说话。

  “是不是还很难受?”男子看着慕容婧笑着说。

  这一家人的笑容让慕容婧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虽然现在还搞不清目前什么状况,但她突然觉得有点委屈,有点想哭,心里想,如果自己也有爸妈的话,是不是也是这个模样?会对自己笑,对自己唠叨,会关心自己痛不痛,饿不饿。

  她扁扁嘴说:“头好痛。”

  “他爹你看昨办,还要去找王大夫过来瞧瞧不?刚才小七的脸色突然的就白了,还不声不响的,我以为是丢了魂,差点把我吓死了。”

  妇人随便用衣袖擦了把眼泪说。

  “是要去,我现在就去吧。”

  “可是银子。。。”

  “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男子用力按了按妇人的肩膀,然后扭头走了出去。

  妇人看着男人走了出门,才掉过头对慕容婧说:“小七,娘先去端饭来喂你吃,病着可饿不得。”

  然后又对小男孩说:“三儿,你在这儿看着妹妹,我去端饭来,你等一下再和我们一起吃。”

  “好的,娘。”小男孩懂事的说。

  妇人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没一会便端来了两个粗瓷碗,妇人直接把碗放在了床上,扶慕容婧坐了起来。

  慕容婧看到妇人端来的是一碗蕃薯粥,一碗蒸鸡蛋。

  蕃薯粥稠稠的,糯糯的,蒸鸡蛋金黄金黄的。一股诱人的香气传来,旁边站着的小男忍不住咕噜噜的咽了几口口水。

  妇人和慕容婧同时望向他。

  “啊,我想起了还有些猪草没剁,我现在就去。”

  说完小男孩蹬蹬的就跑了出去。

  慕容婧若有所思的看着跑出去小男孩。

  “来来来。娘喂你吃。”

  妇人端起蒸鸡蛋的碗,拿起小勺子挖了勺鸡蛋说:“啊,小七张嘴。”

  快30岁了的慕容婧看着眼前的妇人有点幻稚的喂饭方式,居然张不开嘴。

  “小七快吃,吃饱了病就好咯。”

  慕容婧内心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情绪,突然化成一股清泉,游走在全身。多么不可思议,自己的冷硬的心仿佛在这一刹那融化了,感受到了一辈子都没感受的温暖。

  慕容婧慢慢张开嘴,吃下妇人喂来的鸡蛋,真香,真甜!

  “好吃吗?”妇人笑咪咪地问。

  “好吃。”慕容婧点点头。

  “好吃就把它吃光光。”

  慕容婧刚吃了半碗粥半碗蒸鸡蛋的时候,男子带着王大夫回来了。

  这时太阳己下山,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屋里没有点灯。

  王大夫是自己打着牛皮灯笼过来的,进到屋里的时候,并没有将灯笼吹灭。

  黑黑的屋里在灯笼微弱的灯光下,连脸都看不清。

  “七丫头,王爷爷来看你咯,觉得哪儿不舒服呀?”

  王大夫把灯笼交给男子,凑到慕容婧面前笑着说。

  王大夫留着一把长长的白胡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容貌。

  慕容婧看到这把白胡子,竟然有种想去扯一下的冲动,想看看是不是假的。事实上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哎哟哟,别扯别扯,再扯就要掉了。你这皮猴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了,居然还敢扯我的胡子。”王大夫心疼地扯回自己的胡子。

  “王爷爷来给你看病的,你可不能再扯我的胡子咯。”王大夫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屋子里站着的那三个也跟着笑了起来。

  慕容婧有时很不明白,明明他们看起来那么穷,吃不好,穿不暖,可是为什么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笑呢。

  王大夫给慕容婧细细把过脉后,说:“没什么大碍了,就是泡了水,可能又撞到了头,再加上高热刚退,留下的一些后遗症而己。”

  “那啥时候能好起来?她老是喊头痛。”妇人急忙说。

  “养些时日就会没事了。只是孩子弱了些,一时半刻好不了。等下大海去我家把那只老母鸡抓过来杀了,熬点汤给孩子补补,很快就没事了。”

  “这可使不得,看病抓药的钱我都还欠着呢,怎么还能去你家抓鸡呢。”男子黑得发亮的脸下早就羞得通红一片,可惜大家都看不见。

  “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在王家村谁家的孩子我不当作是自家的一样?瞧你这客气劲以后小七、三儿有什么事,我可不管了啊。”

  “我我。”男子“我”了半天说不出半句话。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送我回去吧。让小七多点休息。”

  王大夫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

  “爷爷再见。”一直不说话的慕容婧突然奶声奶气地喊了声。

  “哈哈,小七乖,小七再见。”王大夫爽朗的笑声慢慢消失在门外。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了,哎呀,这饭菜凉了,我拿去热热再吃吧。”妇人说着端着碗就想往外走。

  “我吃饱了,我不要吃了。”慕容婧摸了摸肚子说。

  其实也就半饱而己,但是她看到刚小男孩看着鸡蛋流口水的样子,她就知道,这碗鸡蛋是特意为她而蒸的,其他人都没得吃。

  “真饱了?”黑暗中妇人的声音有点不相信。

  “真饱了,真饱了,你不相信摸摸我的肚子。把蛋给哥哥吃了吧,不要浪费。”

  “好,吃饱了就好,那你先歇着,我们去吃饭了。吃完了我再过来给你洗洗。”

  “好。”

  妇人端着碗转身便走了。

  慕容婧看她在黑暗中来去自如,显然是习了惯晚上不点灯。这家人到底有多穷啊,穷到连灯都点不起。

  妇人来给慕容婧擦洗的时候,慕容婧已睡着了,这一觉睡了到天亮。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从小慕容婧的警提性就非常高,更加不要说后来做了特工。慕容婧把一切都归究于这副身体上的原因。

  因为早上醒来洗漱的时候,她惊觉自己全身上下严重“缩水”了。

  自己和那三个人一样面黄肌瘦,像根小芽菜,头大身小,硕大的脑袋上就几根黄毛,一副严重不良的样子。一身打满补丁的粗布衣宽宽松松的套在身上,根本看不出是裙子,是袍子,还是上衣。

  直到这时,慕容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真的穿!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