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章 穿越了3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243 2019-12-14 23:59:04

  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这个豆芽菜身上了。

  这个认知除了让她震惊,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力量没有了,财富没有了,容貌也没有了。

  现在只除了个脑袋是自己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脑海突然响起了张惠妹的那首歌:

  “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等到思念像海

  淹没我而爱已不在

  你绝望的离开

  没有泪流下来”

  什么叫生无可恋,大概就是此刻自己的心情了。

  慕容婧还在床上闭着眼睛挺尸想事情,这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七七,等一下起来就把早饭吃了。吃了早饭到外面去走走,王爷爷说了躺多了对身体也不好,得起来活动活动。娘和爹一大早就出海去打鱼了,我也得赶紧去割猪草。娘说过年前这头猪就可以卖了,卖了就可以把欠下的债都还了,还完债如果还有剩,就扯块花布给你做条裙子穿。娘说你这么大了都还没正儿八经的给你做过裙子呢,到时给你做条花裙子过新年。我走了啊七七,哦,对了,娘说你不能去海边玩,免得又掉到海里去。记住啊,千万不要去海边。”

  小男孩把东西放到床上,然后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其实小男孩推门的时候慕容婧就知道他来了,只是没心情不想理他。

  慕容婧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小男孩放在床上的是一碗鸡汤,半碗蒸鸡蛋和一个白馒头。

  显然昨天晚上小男孩并没有把她吃剩下的半蒸鸡蛋吃掉,给她留着了。

  这半碗蒸鸡蛋让慕容婧突然的就想哭。

  这穿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要吃没吃,要穿没穿,真想一头撞死了结自己,看看能不能穿得回去。可是这一家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对自哭,对自己笑,会因为自己不舒服担心不己。

  前世的自己聪明,能力强,拥有花不完的财富,可是又怎么样呢?

  没有人爱,也不敢去爱,每天就像活在刀锋上一样,舔着鲜血过日子,总怕有一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挂了,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每当夜深人静,独自一人的时候,孤独就像把刀子,切割着自己的每一寸神经,让她夜夜不能入寐。

  这里穷又怎么样?失去一切又怎样?至少有人爱自己啊。爱,在前世,是多么奢侈而不敢想像的东西。

  慕容婧想通了,心情也好了。一骨碌爬起来,大口大口吃掉了馒头,又咕噜噜的把鸡汤喝完,再三两口的把蒸鸡蛋干掉。

  把几个碗一拢,揭开帐子想下床,可是找了半天没找到鞋子。

  好吧,没鞋子就没鞋子,光着脚走也没问题。

  慕容婧端着三只碗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

  地上的泥巴地坑坑洼洼,有点胳脚;端着三个碗的手有点沉,从床到门口这么一小段路都让她觉得累成了狗,这副身体真是令人担忧。

  出了房门后慕容婧才真正明白这个家到底有多穷!

  一排三间连着是用茅草搭建的卧房。她的房间侧旁边用茅草搭了个棚子,四面通风,只有几根木头去支撑着,应该是厨房,因为看到灶锅瓢啥的都在里面。厨房旁边用茅草搭了个猪窝,也仅仅放得下一头猪的大小。这时猪听见有声音,竟然像人一样直立起来,两个前脚搭在围猪窝的栏杆上,直直的看着她。

  慕容婧看着猪黑溜溜的两个大眼睛吓了一跳,这头猪还成精了,知道有人来还会站起来,而且它很肥,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的照顾它。

  慕容婧把碗放回厨房里,走到房子前面的空地上站着。空地上两个树丫子架着一条竹篙晒着衣服。屋子的正前方就是大海,由于近海,站在这里都能地听到海浪的声音,地都是半沙泥,赤着脚踩在上面很松软。

  屋子的占地范围很小,四周甚致连个篱笆围墙都没有,左右也没有人烟,孤零零就他们家几间破茅草房。

  慕容婧真怕一阵风吹来,就能把这几间茅草房吹走。

  慕容婧站了一会,然后走到自己房间旁边的一间连在一起的茅草房,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房间和她那间一样阴暗,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连个帐子都没有,破破烂烂的几件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上,这间房应该是她那哥哥的。

  然后出来再拐进最后一间,除了一张床,还多一个木头柜子。木头柜子看上去应该是用了很久了,两扇木门都给摸得圆溜滑手。打开柜门,里面放了几件衣服,还堆了三床黑硬的棉被。这间茅草房应该是他们的爹娘了。

  怪不得他们吃饭都要放要床上吃,原来屋里连张桌子都没有。

  这几床棉被又黑又硬,不知道这里的冬天冷不冷,如果冷的话,盖这样的黑心棉被,估计得冻死。

  慕容婧关上木门,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太阳已慢慢升起了,暖洋洋的。

  没有钟表,慕容婧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慕容婧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会在什么时候回来。她坐在猪窝前的石墩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百无聊赖地边晒着太阳边和猪聊天。

  聊着聊着,居然睡着了。

  小男孩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副光景,一人一猪挨在一起,在暖暖的阳光下,两个竟然打起了呼噜。

  小男孩把身上背着的猪草轻轻放下,然后走进厨房从水缸里拿起水勺,舀起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完水走到门口就看见七七和猪都醒了,正睁大眼睛看他。

  “你回来了?”

  “你昨不回房里睡?在这睡着了着凉又得病了。”小男孩边说边从厨房里拿了把砍刀和块给砍得凹了下去的木头出来,再拖出个大木圆盘,熟练地剁起猪草来。

  “我在这晒太阳补补钙呢。”慕容婧伸了个懒腰说。

  “补什么?”小男孩听没清楚。

  “没什么了,现在怪无聊的,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慕容婧两眼一转,滴溜溜的看着小男孩说。

  “玩啥游戏,我正剁着草呢,等我剁完了再玩吧。”小男孩手不停地说。

  “这个游戏你可以边玩边剁,不妨碍不妨碍。”慕容婧笑咪咪地说。

  “啊,好,你说怎么玩?”

  小男孩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接着又开始剁。

  “这个游戏叫“我问你答”,我一问你就要马上答,不能思考。如果答不出你就输啦。”

  “听起来挺难的样子。”小男孩笑了笑说。

  “不难不难,我们试一下你就知道了。比如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木三。”小男孩脱口而出。

  “我叫什么名字?”

  “木七。”

  “你爹叫什么名字?”

  “木大海。”

  “你娘叫什么名字?”

  “胡秀芝。”

  呵呵,这几个名字取得还真是随意。

  “对对对,就是这样,哥哥你太厉害了。”

  慕容婧拍着手开心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