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6章 穿越了5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84 2019-12-16 17:48:46

  “你昨知道的?”

  “听人说的呗。”

  这时猪草应该是烧好了,木三把烧好的猪草舀进一个木桶里,装满后就提到猪窝旁边的一个大缸里。

  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才装完锅里的猪草。

  木三早已累得气喘吁吁,可是还不肯停不下来歇一歇。

  刷刷刷,三两下把刚才烧猪草的锅刷干净,倒进水盖上盖子,然后装了一篮子红薯倒在木盘里,提了水倒进去细细的洗着,洗干净了放进蒸笼放在锅里蒸。

  做完这些,木三又拿了把用细树枝做成的扫把打扫起庭院来。

  真是个劳动的小能手啊。

  全家就她一个吃白食的。木七呆呆的坐在猪窝旁边石墩上,看着木三忙来忙去。

  木三看着妹妹无精打采的样子,便说:“爹娘很快就回来了,看看有没有给你带好吃的。”

  四岁的小朋友让一个快奔三的来扮演,真有点为难,她想装作很高兴的样子都装不出来。

  “哥哥,你说为什么你不叫木一,我不叫木二啊。”

  木七手里摇着一根稻草在转圈圈。

  “我听娘说过,在我之前还有二个哥哥,你之前也有三个,是妹还是弟我不记得了,但都没能活下来。“

  木三在扫地之前,还往地上洒了点水,防止尘土飞扬。

  木七手里的稻草摇不下去了。

  生了七个,只活了二个,这木家也是够悲惨的了。

  这时猪把头拱到木七身边,木七摸了摸猪头说:“哥哥,要不然熬点粥吧,我想喝昨天晚上的粥。”

  “没米了。昨天晚上给你熬的那碗粥是最后的一点米了。”

  我靠!木七不由得爆了句粗。真他娘的穷!

  木七无力的靠在猪窝的栏杆上闭上眼睛,猪嘴还往她身上拱。

  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三儿,小七,娘回来了。”远远的就听到老娘在扯着喉咙在喊。

  木七不想动。

  抱着猪头在假寐。

  这时脚步声近了,木三大喊了声:“爹,娘,你们回来啦?今天有打到鱼吗?”

  “今天也没打到什么鱼,不过打到了好几个大螃蟹,刚好给隔壁村的李大富看到了,他说他岳父今晚在他家吃饭,这几个螃蟹看起来挺肥的,正好拿回去下酒。呐,你看,他换了袋面粉给咱们呢。”

  胡秀芝高兴地说。

  “啊,换了一袋子面粉啊,真好,今晚有面汤喝了。”木三也高兴地说。

  这时木大海看到了猪窝边上无精打彩的木七。走过来摸了摸木七的头说:“小七,怎么了?是不是头还痛?”

  木七看着大家因为一小袋面粉兴高采烈的样子,觉得自己又有点矫情了。

  连忙跳起来说:“没有,没有,我好了,全都好了,我也要看看面粉。”

  木七把胡秀芝手上的面粉袋扯过来打开一看,我的天,这是什么面粉,又黄又黑,还带有一股子怪味。

  但她不得不装出高兴的样子,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形容词,只好说:“换了这么多啊。”

  “是啊,是啊,这一袋我们可以吃上一个月了。”胡秀芝越说越高兴。

  “赶紧做饭吧,别等一下天要黑了。”

  “我来我来。”木三高兴的拿过面粉袋就往厨房跑。

  木七实在很好奇他们所谓的面汤是什么,于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哥哥的后面进了厨房。

  只见木三把刚才蒸红薯的锅刷干净,放了半锅水,然后拿一只碗,放了小半碗面粉用水调开,等锅里的水烧开后,就把面粉水慢慢倒进锅里不停地用勺子搅匀,烧开后加了点盐,面汤就好了。

  木七有点无语,这只是加了点面粉烧开的水吧,清澈得几乎能看到底,怪不得说那么一小袋能吃一个月。

  “娘,面汤煮好了。”木七扯着喉咙在喊。

  “好,来咯。”胡秀芝边说边走了进来。

  “小七的鸡汤热好了吗?”

  “热好了。”木三指了指大锅旁边的小瓦罐说。

  这时木七才看到在大锅旁边还放着个黑不溜秋的小瓦罐。

  胡秀芝把瓦罐打开,一股鸡汤的清香马上飘了出来。

  木三和木七在旁边直咽口水。

  胡秀芝拿了个碗装了一碗鸡汤,扯了个鸡腿放在里面。想了想,又扯了另一个鸡腿放在已装了面汤的碗里,她把装了鸡汤的碗给了木七,装了面汤的碗给了木三,说:“到外面去吃吧。”

  木三连忙把鸡腿拿了出来说:“留给妹妹吃。”

  木七看着又瘦又黑的木三说:“哥哥不吃我也不吃。”

  “都吃,都吃,快走快走,别挡着我。”胡秀芝把两个孩子赶鸡崽一样赶出了厨房。

  木七抿嘴笑了笑。

  木三看着碗里的鸡腿还在纠结要不要放回去,木七说:“哥哥,这汤好烫,快帮我拿拿。”

  木三一听,连忙接过木七手里的碗,说:“烫着了没,烫着了没?”

  “烫红了。”木七故意说。“你给我吹吹。”

  木七把手递到木三的嘴边,木三连忙往手里吹了几口气,说:“还疼不?”

  “不疼了。”

  木三把两个碗放到了猪窝旁的石墩上,嗯,这石墩还是个饭桌!

  这时胡秀芝也端了二个装着面汤的碗放在了石礅上,然后又把整笼的红薯端了出来,木三往地上摆了两根木棍,胡秀芝直接就把这笼红薯摆到了地上的棍子。

  于是四个人都蹲在地上,开开心心地咕咕噜噜地喝着各自的汤,吃着红薯。

  这是木七30年来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吃晚饭,这种蹲着的姿势吃饭并不舒服,在点顶胃,她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娘给她剥了条红薯,红薯有点干,卡住喉咙下不去,她连忙去拿汤喝,可是鸡汤又太烫了,烫得她“哇”的一声把汤吐了出来。

  “怎么啦?”胡秀芝给她吓了一跳。

  “烫死我了。”木七不停地吐舌头。这时卡在喉咙的红薯终于下去了,但木七却打了个大大的隔。打完后隔就停不下来了。

  “明天早饭煮红薯糊吧,要不然烙点红薯饼也行,这蒸红薯还是有点干。”木大海看了眼闺女说。

  胡秀芝在给木七用力的吹碗里的鸡汤,头也没抬地说:“好。”

  木七边打着停不下来的隔,边看了看挤着蹲在一起吃得欢快的一家人,心想,一家人的感觉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