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11章 木三死了1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80 2019-12-18 21:19:34

  天宸给这双眼睛盯着,居然觉得有种恐惧直达心底。

  天宸在掌门座下修练多年,天赋又高,是门下所有弟子修为最为高深的一个。早已修练得为人处事不惊,不慌,但这一刻,这双眼睛的逼视下,竟然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刚才要不是龙玉为自己挡了一下,恐怕要受伤了,不知道这小女孩身上藏着什么秘密,竟然拥有如些强大的黑暗力量。

  天宸稳了稳心神道:“生死有命,人死后魂魄归地府管,任何人不得干预插手,请恕天宸无能为力!”

  “那你为什么不来一早点,来早一点点都好啊,我哥哥最大的愿望就是上昆仑学大本领,他现在都死了,你还来干什么,你来了有什么用?你滚,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我只想要回我的哥哥,我只想要我的哥哥啊。”

  木七搂着早已冰冷的木三哭得撕心裂肺。

  穿过来这里只有三天,这三天里哥哥给她的温暖比她过去30年都要多。

  多么好的小哥哥啊,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哥哥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木七觉得自己整个世界崩塌了,她仰天长叫,双目仿佛能滴出血来。

  不好,这是要魔征的前兆。

  天宸果断的一个手刀劈在木七脖子上,木七头一歪晕倒在木大海的怀里。

  木大海呆呆的看着女儿软软的倒进他怀里,他以为女儿也死了,顿时疯了一样朝天宸扑过去。

  天宸没办法,只好把他也劈晕了。

  眼下这情况混乱极了,天宸也不好带着木七就此离去。

  他让村民把木大海和木七抬进屋里,木三的后事也请村民帮忙。

  木七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木七呆呆地看着自己屋里这顶乌漆麻黑的帐子。

  不对,天黑了,我怎么看得清这顶帐子?

  木七调转头一看,床头点了盏油灯,床边还站着一个背着双手定定地看着她的人!

  正是那个天宸。

  “醒了?”声音极好听,温柔而有磁性。

  木七不想理他,翻个身背着他。

  “你哥哥的身后事已准备妥当,棺木已订好明天送来,送来后便可安葬。此事一完你便随我回昆仑吧。”

  木七没答话,一骨碌爬起来,鞋子也没穿,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木七跑到木三出事的地方时,只见地上只剩下一滩血迹,木三已不知所踪,一天没怎么吃过东西木七,一头栽倒在地上。

  紧跟在身后的天宸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把她抱起来,身形一闪,就到了木三的屋里。

  木三的屋里竟然也点上了灯,此时木三安放在他的床上,全身上下已清洗干净,换上了一套全新的细棉长衫。

  屋子里还坐着好几个村里的妇女,正陪着不断低泣的胡秀芝,轻声安慰着。

  木大海呆呆的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不声不吭。

  天宸把木七抱进来的时候,木大海也没抬头来看他一眼。

  天宸把木七放到木大海的怀里,说:“木三没有做成的事,就让木七代他去做吧。只要木七活得好好的,木三才会走得安心。”

  木大海紧紧的抱着木七,怀里的小小人儿还没清洗过,一张脸又黑又白,口耳眼鼻都看不清楚。木大海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木七的脸,眼泪不由得汹涌而下。

  生了七个小孩,才活下了两个,三儿乖巧,安静,能干;小七活泼好动,古灵精怪,两个都是心头肉,这个家少了哪一个,心肝都像被挖掉了一样,痛得无法呼吸。

  木大海的泪滴落在木七的脸上,木七在木大海温热的泪水中悠悠地醒了过来。

  木七躺在爹的怀里,看着爹大颗大颗滴落的泪水,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她用小手轻轻在抹着木大海脸上的泪水,轻声说:“爹,不要哭,哥哥不会丢下我们走了的。我一定要找到方法把哥哥找回来。”

  “小七啊,小七啊,爹只有你了啊。”木大海头将埋在木七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天宸在屋里默了默,转身走了出去。

  天上的月亮很大,很圆,再过几天就到中秋了吧?

  正是一家团圆的时候,木家却家破人亡,人财两空。

  如果像木七说的那样,自己早一点找到她,是否结果就不一样了呢?

  天宸叹了口气,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确实不是一件好事,让人心神烦忧。

  尊上嘱咐寻到这个异世魂后务必要第一时间将她带回昆仑,现已拖延了这么久,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才好。

  天宸在这草房四周布下一个结果,身形一闪,不知去向。

  王大夫携着自己的老妻提了个篮子过来,进到屋里,把篮子上盖的布揭开,原来是一坛子蕃薯粥,还有几个玉米粉烙的饼。

  王大夫问屋子里的几个妇人吃过饭没有,屋子里的妇人连忙说吃过了。

  王大夫叫他妻子到木大海家的厨房拿来三个碗,装了三碗粥,一一塞到胡秀芝、木大海和木七的手里。

  胡秀芝摇了摇头不肯吃。

  王大婶又把粥放回胡秀芝的手里说:“妹子,听婶说一句,三儿走了,但你们还得好好活着,不能让三儿走得不放心。而且现在小七还小,万一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小七也活不成了,你们忍心吗?”

  胡秀芝听了号陶大哭起来:“我苦命的三儿啊,跟着我们还没享过福呢,就这样走了,我心痛啊,我的心好痛!”

  王大嫂听了也抹着泪说:“我知道,我知道,三儿是个好的,他现在早走你们一步,他下辈子肯定能投个好胎,过上吃白米饭的好生活,所以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胡秀芝哭得不能自我,把头靠在王大嫂的肩上,泪水把王大嫂的衣服都打湿了。

  “来,吃两口,明天三儿下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王大嫂用勺子舀了口粥往胡秀芝嘴里递过去。

  胡秀芝张口嘴把粥吞了下去,这又绵又软的粥吃到嘴里,就像吃了黄连一样苦,一直苦到了心底。

  木大海端着粥,对窝在自己怀里的木七说:“小七,吃点东西吧。”

  木七摇摇头,木大海三两口把粥吞了,把木七抱回到了她屋子。

  屋子里还点着灯,这灯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在这豆大的灯光里,屋里还有一大半沉浸在黑暗当中,但总好没点。

  木大海把木七轻轻放到床上躺好,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小七,我想通了,我想你跟着仙人去昆仑。”

  木七的眼泪一下掉了下来,说:“爹,你不要我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