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17章 娘亲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90 2019-12-21 22:14:20

  和木七在一起久了,天宸学会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对方不要脸,自己要比对方更不要脸!

  于是天宸笑笑说:”三位师兄客气了,这里离昆仑也不远了,要不三位随天宸回昆仑坐坐,吃个便饭?“

  三个齐齐一征,便饭个屁,我们早就不需要吃饭了好吗?

  天宸看他们面面相觑的样子,心里暗笑,但还是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如果三位师兄不方便,那也实在不能勉强,天宸还有点急事,恕不相陪了。三位有时间,还望到昆仑一叙,天宸定必作陪,再会!”

  说完,也不等他们反应,“嗖”的一下就飞走了。

  天宸飞走了他们才反应过来,云书说:“师兄,这就让天宸走了?”

  云保看了一眼云书,说:“不让又怎样?你觉得你打得过他?”

  “我。。。那师父的交待的事?”

  “拿不到了,我们来晚了一步,先回蜀山再说。”

  “是,师兄。”云平和云书齐声说。

  三个人一闪,原地便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云保要飞走的时候,手轻轻的甩了一下衣袖,衣袖有个极小的物件飞了出来,这个物件飞得极快,像一道光,一下就消失了,云平和云书都没发现。

  天宸怕途中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拼命飙升自己的速度,赶到昆仑的时候,竟然比平时快了足足半个时辰。

  果然人的潜能都是逼出来的。

  天宸赶回昆仑的时候,已过了子时,除了主峰各处点有长明灯外,其他各峰都已乌漆麻黑,鲜见人影走动了。

  天宸想着把木七直接带到逍遥峰交给掌门,自己此趟的任务就算是完满结束,到时就可以美美的泡个澡。和木七这个肮脏鬼在一起,都怕自己身上长跳蚤。

  谁知道刚接近主峰,昆仑的守山大钟就发出尖锐的鸣叫。

  天宸给这鸣叫一震,整个人从半空栽倒在地上,狠狠地吐了口血。

  这明显是大钟不给天宸进入昆仑,并自动开启了护山大阵。

  这个大钟是昆仑自成立门派便挂在了主峰大门,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却知道这大钟是昆仑的镇山神器,它守护着整个昆仑,除非有妖魔鬼怪触犯了它,不然它不会自动鸣叫。

  几千年以来,大家还第一次听到大钟自鸣。

  整个昆仑都沸腾起来了,各峰不断有人朝主峰飞过来,最先飞来的是四大长老。

  四大长老看到天宸跪在地上,地上还吐了口血,大长老风桦不解地问:“天宸你做了什么了?这钟为何会自鸣?”

  天宸心想,我也很想知道好吗?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突然发疯,我给它这一震,心肝脾肺肾都快震得移位了。

  天宸忍着气血翻腾说:“回大长老,天宸不知。”

  苏槿这时才出现在众人面前。各峰的弟子已飞了不少过来,看到掌门,连忙齐齐施礼。

  不是苏槿飞得慢迟迟才出现,而是因为苏柏兴冲冲的拿了两瓶自酿桃花醉过来,非要扯着苏槿帮他尝一尝,看有什么不一样。苏槿平时滴酒不沾,但禁不住苏柏死缠烂打,只好各喝了一杯。苏槿虽然平时不喝酒,但禁不止他嘴巴刁,舌头毒,一尝便尝出这两种酒的不同之处。这下可不得了,苏柏又搬了七、八种酒过来让他尝,好,这一尝,便醉了。。。

  虽然说仙人有自我清理系统,醉也醉不了多久,但这么醉一醉,终究是比别人来得迟了那一点点。好,这笔账又记到苏柏的头上。

  大钟还在鸣叫,苏槿走到大钟旁边,轻轻的拍了拍说:“小皇,不要吵。”

  真是奇了,刚才还发疯一样呜呜叫的大钟,竟然一下闭嘴了。。。

  大家对苏槿的崇拜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掌门果然是掌门,连个钟都听他的。

  这群脑残粉没药救了。。。

  刚到昆仑边界的时候,木七就醒了,本来想探出头来看看的,结果天宸给大钟震飞了,她也给震晕了。

  苏槿朝天宸使了个眼色,天宸秒懂,点了点头。

  于是苏槿挥挥手说:“没事了,大家散了吧。”

  各峰弟子随即有序地散去,可见平时各峰管教是极为严格。

  苏槿朝天宸点点头,天宸背着木七御扇向逍遥峰飞去。

  苏槿朝那四个长老点点头,说:“你们到逍遥峰,有事和你们说。”

  这四个长老分别御着各自的法器朝逍遥峰飞去。

  逍遥峰上的苏柏还躺在美人榻上,手执酒壶对月当歌。

  看到掌门师兄带着一群人进来,醉眼朦胧地说:“掌门师兄,没酒了,你还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咦,小九除了揍小文外从不出峰的,你怎么也来了?”

  苏槿没理他,其他人就更加不理他。

  苏槿向天宸点点头,天宸便把背后的包袱解了下来,打开一看,众人倒抽了一口气,这乌漆麻黑的一团是什么来的?猴子?但怎么长得又有点像人?而且身上这么浓的一团黑黑的魔气又是怎么的一回事?怪不得大钟不给天宸进山。

  “掌门,这是?”风桦一脸震惊的看着掌门。

  苏槿点点头,在美人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这时木七悠悠醒来。一眼开,看着有十四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这种成为猎物的感觉不太对头。

  木七不动声色的一溜看过去。

  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古板严肃,看来不太好说话;他旁边的那个虽然是个女的,美若天仙,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也是个不好相与的;女的旁边是个有点呆萌的帅哥,但比天宸还要木,看起来沟通会有点困难;最后的那个长得帅是帅,可是一双桃花眼把她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到头,一脸嫌弃的怎么回事?

  旁边好像还有两个。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帅到人神共愤,但一双眼深如海底,让人永远看不清深浅,一眼仿佛就能把你穿透的感觉不太好,虽然帅到流口水,木七知道这样的人超级不好惹。

  美人榻上的那个,斜侧着身子,手执一酒壶,一副慵懒的样子。比起椅子上坐着的那个容貌毫不逊色,而且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木七看到苏柏突然眼前一亮,飞奔过去抱住苏柏的大腿说:“娘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