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18章 爹爹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86 2019-12-22 22:32:12

  木七这一声清清脆脆的“娘亲”,惊掉了众人的下巴!

  裴元脱口而出:“小柏,想不到你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九溪则一双美目圆瞪,好像要吃了苏柏一样。

  “我呸,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柏自己也差点给惊出魂,一身酒意全都吓醒了。

  想把腿抽回来,奈何木七抱得紧紧的,两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真的不要太悚人。

  苏槿一头黑线,招招手,天宸立马出现在他身前。

  “把她带下去好好梳洗一番,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是,尊上。”

  天宸伸手去拉木七,木七不肯放开苏柏的大腿,哭着说:“娘亲,你不要我了吗?我好想你啊。”

  苏柏脸黑如墨斗,眼看一场血案就要发生。

  天宸低声在木七耳边说:“见好就收了啊。”

  木七抽抽鼻子说:“娘亲,我先下去了,你明天记得来看我。”

  众人齐齐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柏,苏柏用手扶额,不想解释,没眼看。。。

  木七让天宸带下去后,羽文一下跳到苏柏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柏弟,看不出啊,不声不吭的就在外面生了个这么大的闺女,但怎么看也不像你的种啊,长得那么丑。”

  苏柏一脚伸过去,怒吼:“滚!”

  “别闹了,说正事。”苏槿强压着想拍死这两个二货的冲动。

  “掌门,此子魔气太盛,留在昆仑恐怕是个祸患。”风桦一脸严肃地说。

  九溪说:“掌门,这魔气我感觉有些古怪,不像是她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苏槿点点头,说:“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怎么看她都是只是个凡人稚童,没有孽根,但身上却又散发着浓郁的魔气。现暂且先把她留在逍遥峰,让她泡足七七四十九天的天浴池,看能不能洗尽她身上魔气再说吧。”

  “如若不能呢?”风桦皱着眉说。

  “如若不能,便灭了吧。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便可,切不外传,如若让其他门派得知,恐昆仑便无宁日。”苏槿挥了挥手。

  “是,掌门,无事在下便告退了。”风桦和九溪说完便退了出去,裴元想了想对苏槿说:“掌门,逍遥峰需要我加固防护大阵吗?”

  “也好,不只我这逍遥峰,其他各峰和封山大阵也需全面加固,下令下去,此时起昆仑全面戒严。”

  “是,掌门,在下告退。”

  苏槿点了点,他看羽文和苏柏还没走,说:“要在我这用过早饭再走吗?”

  羽文连忙拉起苏柏说:“不用,掌门,我们这就走,告退,告退。”

  苏柏气得直瞪眼,你说你走的,干嘛拉我啊,搞得我好像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事。

  苏槿看大家一走,连忙施了个去尘诀,嗯,终于干净了。

  苏槿吐了口气,不是不喜有人来逍遥峰,实在是有—洁—癖!

  闭上眼,感知一下木七,只见天宸把她带到了侧殿的一间偏房里,给她打了一桶大水,她现在在闭着眼睛舒舒服服的泡在水里。

  苏槿睁开眼睛,信步走出了大殿,来到逍遥台。这时正是太阳初升起之时,逍遥台一片金灿灿,似乎抬手就可以触碰得到那金黄圆润的大太阳。

  苏槿看着下面各峰云雾缠绕,一片仙乐飘飘,太平盛世景像,不由得吐出了一口俗气。

  自从异世魂出现后,苏槿每天卜算卦面都是显示自己将会有大劫,渡得过去就飞升成神,渡不过去,陨!并且无解。

  苏槿相信自己的卜卦之术并不会出错,但是无解就让他头痛了。

  苏槿伸出右手,在阳光下,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是一只非常完美的手。

  他轻轻一抓,手上竟然出现了一团小小的白云,在他手上乖乖地飘着。苏槿轻轻一吹,那团白云就给吹到了空中消失不见。

  “掌门师兄,掌门师兄。”苏柏人未到声先到。

  苏槿微不可见地叹一声,转过身向大殿走去。

  正在大殿的苏柏看到苏槿走过来,高兴地说:“掌门师兄,走走走。”

  “去哪?”苏槿坐了下来,端起茶喝了一口,嗯,还是热的,明显是刚换上的,天宸这小子做得不错。

  “今年开山招新弟子,竟然招到好几个特漂亮而且资质不错的女弟子,你赶紧去看看,挑一二个来逍遥峰,去晚了我怕小九都带走了。”

  苏槿额头青筋跳了跳,说:“挑来逍遥峰干嘛?担柴还是挑水?”

  “嗬,瞧你说的,没事你都不下峰半步,这样哪里能找得到道侣,再这样下去,我怕你飞升成神都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孤家寡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你不找道侣总得挑一二个入室弟子吧?要不然你飞了谁来管昆仑?”

  “天宸就挺好的。”

  “天宸是不错,资质好天赋高,但是不服众啊,别到时你走了,师叔一天把他三顿打就不太好了。”

  “呵,如果他打不过也是活该。”

  “哎呀,你别吱吱歪歪的了,你这性子一潭死水似的,不踢一脚就不动一下,你想想你多少年没到各峰走走了,除了每年的弟子比试大会开场的时候露个脸,基本就不出现了,再这样下去人家都忘了你苏槿长啥样了,走走走,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跟我去玉衡峰瞧瞧,做个活招牌也好,镇山之宝也好,你往哪一站,比我们讲得口水干了都要强得多。”

  苏柏不停的念念叨叨,把苏槿的头都吵疼了,正想着怎么拒绝。

  这时一把清脆的声音响起:“美人娘亲,你这么早就来看我了吗?一夜不见,我想死你了。”

  说完一道小身影飞奔过来一下扑在苏柏的大腿上紧紧抱着,不是木七还会是谁。。。

  “我槽,怎么又来了。”苏柏吓了一跳,脚蹬了半天都没法把木七蹬下来。

  “爹爹,你赶紧劝劝娘亲,她不要我了。”

  爹爹?

  苏槿和苏柏左右看看,没人。

  苏柏突然灵光一闪,指着苏槿哈哈哈大笑,说:“掌门师兄,你啥时候也有一个这么大的闺女了。”

  苏槿气结,说:“把她放下,你过来。”

  苏槿虽然万年冰山脸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但苏柏是谁啊,给他从小揍到大的,他手指一翘就知道他想干嘛。赶紧把木七扒拉下,“嗖”的一下,跑了,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