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19章 货车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292 2019-12-22 22:50:12

  木七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苏槿,扑闪扑闪的,说:“爹爹,你也准备不要我了吗?”

  苏槿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现在看到木七就更糟糕了。

  总感觉自己将来的大劫与这个小魔头脱不了干系。

  他揉了揉额头说:“你今天不是要去泡天浴池吗?怎么还在这里的?天宸呢?”

  “我饿了,天宸哥哥去给我拿吃的了。”

  苏槿这才想起,他们是修练之人早已不用吃饭,但木七还是凡人,需一日三餐五谷滋养。

  于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此时木七已沐浴更过衣,虽然看起来比昨天晚上好多了,至少穿上干净整洁的衣服看起来像个人,但是面黄肌瘦,头大身小,头上竖着几根黄毛,怎么看都像个洋葱。

  想到木七洋葱人一蹦一跶的样子,苏槿竟然忍不住“噗哧”的笑了一声,这是万年以来不曾有过的事。

  苏槿意识到这不妥,连忙假装咳了一下,说:“难道天宸没跟你说过,你只能在偏殿待着不可到处乱跑吗?”

  “说了,但我看着这里这么大只有我一个,冷冷清清我有点害怕,听到这里有人声就寻过来了。”

  木七可怜巴巴地说。

  事实上是,木七看到苏柏大呼小叫的出现后,想着过来套近乎的。

  苏槿千万年以来一个人过惯了,并不是很能体会木七说的这种心情,但他是善良的仙,点点头表示理解了,说:“我这峰上除了打扫弟子定时来打理,就只有天宸近身伺候,我不习惯跟前有人,以后没什么事你就在你的房子里待着。”

  “哦。”哼,臭毛病还挺多的,就是个龟毛男!

  木七心里想翻白眼,但表面还是乖巧无比。

  “还有,你不要再呼我爹爹了,让旁人听了去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那我叫你掌门爸爸吧。”木七懂事地说。

  “爸爸是何意?”苏槿直觉这两字不太美好。

  “就是很厉害很厉害,顶级厉害的意思。”木七这样解释也没错,一般厉害的人物都是爸爸级人马,但问题是她是不是这样想就不得而知了。

  苏槿虽然聪明,但作为一个万年不怎么出门的单身狗来说,社会阅历还是嫩了点。他以为这掌门爸爸和苏柏叫他掌门师兄一个理,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己,由得木七去了。

  他没有反对,木七打蛇随棍上,说:“掌门爸爸,我刚才经过你书房看到有很多书,我以后可以拿来看吗?”

  “你识字?”苏槿好奇地问。

  “前世的字认识,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字和我们那时的字是不是一样的。”

  话刚说话,苏槿的手上便出现了一本书,说:“看看?”

  我擦,这是隔空取物吗?要不要这样卖弄法术?

  这种人放到现代去,什么电脑高科技、原子弹、核弹都弱爆了好吗?一个法术过去,就能让一座城夷为平地。

  木七脑袋乱七八糟的想着,慢慢的打开这本叫《轩辕志》书。

  嗯,还好,繁体字,虽然很多不会写,但认还是认得出来,就是没标点符号看起来有点晕。

  “很多字还是认识的。”木七老老实实地说。

  “好好看看,这本书说不定对你有用。”

  “我不认识的字或是不理解的地方可以拿来问你吗?”

  刚刚苏槿才说了不喜有人在跟前,木七装作没听到。

  苏槿孤独了万年,突然觉得有个说话清清脆脆,表面乖巧无比的小女娃在跟前晃来晃去,也不至于太寂寞。神差鬼错,莫明其妙的居然点了点头。

  “噢耶!谢谢掌门爸爸。”木七甜甜地说。

  “你前世是因何而亡?死亡时可有异象出现?”苏槿忽然看着木七认真地问。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不是死了,因为我给大货车撞上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之前没看到有什么异象。”

  “大货车?”

  “哦哦,就是很大很大的车,不是用马拉的,用的是汽油。”

  “汽油?”

  木七觉得很心塞,和一个古代人解释现代交通的工具,不知道从何讲起。

  “你可以这样理解吧,这汽油相当于是马,但它比马厉害多了,它可以驱动比马车大十几倍的大货车。汽油用完了继续往车里添加,车子又可以跑了。”

  苏槿想了一下,但还是无法想像这货车和汽油是个什么东西,因为有很多东西凭想像始终是无法真实理解到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于是木七说:“你有炭笔吗和纸吗?”

  “这个吗?”

  苏槿刚说完,桌面便出现了一叠纸和一根黑漆漆的东西。

  木七把那根黑棒拿在手上,咦,这玩意和现代的油画棒差不多,拿在手上的竟然不会变黑,古代有这么先进的东西了?

  木七惊叹不己。

  苏槿看木七拿着石墨研究了半天,不由得开声说:“这是石墨,打磨过的,所以不会染黑双手。”

  “天才啊,谁造出来的。”木七不由惊叹,有这玩意,还要什么毛笔。

  “裴元。”

  木七不知道裴元是谁,但是想着这么了不起的人物是不是也是现代穿过来了,一定要见识见识。

  于是崇拜地说:“这裴大师还在生吗?现居住在哪里?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拜访拜访。”

  苏槿满头黑线,还裴大师呢,啊呸,裴元的本领都是他教的好吗?

  “你昨晚才见过。”

  “啊?”

  “他是本门的三长老。”

  “啊,失敬失敬,想不到昆仑真是人才辈才啊,佩服佩服。”

  如果这些话从一个大人的嘴里说出来倒让人觉得没什么,但是从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娃娃的嘴里说出来,怎么说怎么惊悚。

  “你前世是多少岁意外而亡?修为如何?是何职业?”

  木七拿着石墨笔趴在桌子画了起来,边画边说:“还差几个月就到30岁了吧,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出生年月,我是个孤儿,我们院长把捡到我那天算是我的生日了。修为?我们那边没有修为这个说法,但体能特训倒是有的,我是柔道十段,算是比较厉害的吧。我的前世是个特工。”

  “特工?”

  “是啊,为政府服务,专门搜集情报,执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

  “那不就是我们陛下军机处的探子?”

  木七抬头看了他一眼,苏槿说:“不对?”

  “很对,谢谢你为我找到一个这么好的职业用词。”

  呵呵,探子,真扎心!

  木七说完便不理他,专心的画了起来。

  这女娃虽然长得丑了点,但身世可怜,前世今生都没有作恶孽根,也算是个善良的人吧,如果她真的成了魔,自己是否狠得下心灭了她呢?

  苏槿正想着,木七把纸递给他说:“好了。”

  苏槿接过来一看,是一个奇怪的自己从没见过的物件。

  头小尾大,尾巴是个大箱子,底下是四个轮子。

  “这就是货车?”

  “bingo,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一猜就中,没错,这就是货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