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22章 魔元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89 2019-12-24 18:09:20

  “入室弟子与普通弟子有何不同?”

  “入室弟子一般都是下任掌门的继承人。”

  “怪不得那么嚣张。”

  “你也不要与她一般计较,毕竟你岁数要比她大上许多。”

  “呵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来犯我,我必整死她。”

  “你毫无灵力,亦无灵根,她年龄虽小,修为可不差,难道你想她动动两根手指头就把你捏死?”

  “掌门爸爸,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木七说完,泪眼汪汪的一下抱住苏槿的大腿。

  按理来说,这么小的小孩抱大人的大腿是很正常的,但苏槿却知道这小小的身躯里面住着的却是一个成人的灵魂,不由得一头黑线。

  说:“你这动不动就抱人大腿的习惯可不太好。”

  “我倒是想抱你身体来着,可是我够不着啊。”

  吃豆腐还有理了?

  苏槿一阵气结,把木七从大腿是扒拉下来,一拂袖就走了。

  小样的,跟我斗!看你帅得人神共愤的早就想吃你豆腐了,木七满意地唱着小曲,赤着双脚向书房走去。

  苏槿的书房非常大,木七刚开始看到了也是吓一跳,这个书房堪称现代图书馆,木头书架一排又一排,一眼望不到头。估计这些书是苏槿万年以来,有空没事到处搜集回来的。书的种类非常多,非常杂,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种植、炼器、修练、文学、书法、琴谱,应有尽有,摆放得整整齐齐,好像是有专人打理一样。

  木七一头扎进图书馆,她看书有个习惯,会从摆放的第一本开始看起,不管感不感兴趣,都会从头翻到尾。因为她有个神奇大脑,不但过目不忘,而且还像牛有好几个胃一样,她的大脑也分成无数个格子,例如天文的放一类,地理的放一类等等,到时想找什么资料就像打开抽屉直接拿出来一样简单。不管有没有用,理不理解的书,她都先看了刻进脑子里再说。有空的时候就会像牛反刍一样,把那些不理解的翻出来在脑子里过几遍,过着过着自然就理解了。

  木七在书房里呆到掌灯时分,天宸提着食篮子来找她。她匆匆吃完,马上又扎进书堆了。

  苏槿拂袖而去后,躲在昆仑一个不知名的山顶上盘腿坐着。山顶上白雪皑皑,雪花飘飘,但没有一片落在他身上。

  他闭上眼感知了一下木七,木七在自从他走后就一直在书房看书,吃过饭后还在看,难道她不累的吗?

  她到底在看什么书?她又不能修练,看那么多书干嘛?难道想当个女学究?

  苏槿慢慢睁开眼睛,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木七的感情正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

  木七看书看得头晕眼花,虽然脑力惊人,但也禁不住这样消耗的,再加上原主身体小,长期营养不良,更禁不住这番折腾,所以就在木七想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木七晕过去的那一刻,她随身携带着的那颗黑石子,突然红光大盛,像个大灯泡一样将木七笼罩起来。木七下午泡温泉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发觉,泡着泡着,她的丹田竟然结出了一颗圆润,有光泽如米粒般大小的珠子,当她那颗黑石子红光大盛的时候,木七体内的那颗白珠子马上有了反应,它非常抗拒那红光进入木七体内,于是它也拼命散发着白光与红光对庭。

  红白两道光在打架的时候,木七可受了罪,一会热,一会冷,一会觉得筋骨犹如断裂般疼痛,一会又像母亲抚摸着自己般舒坦。最终还是白珠子以力量太小失败而告终,躲进丹田里不出来了。

  白珠子不出来后,红光也一下消失了。木七还躺在地上醒不来,实在是太痛了,她这个小身板就像挨了十几大板一样,没断气都是命大。

  自红光一出,苏槿便感应到了,他一个意念就回到了逍遥峰,用神念在逍遥峰上扫一遍没有发现异常,这时各峰的长老也因感应到红光全都飞来逍遥峰求见。苏槿抬抬手让他们都进来,抬脚便向书房走去,身后的那几个也一并跟着进了去。

  进到书房的时候,第一排书架前,木本躺在一堆书中间,就像睡着了一样,但睡梦中好像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掌门,这是?”风桦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木七,魔气更盛了,但又只觉得那一团魔气只是包裹着木七,并不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由此可见,木七并未成魔。

  “没错,那是魔光。”苏槿沉着声说。

  “魔光是什么?”苏柏好奇地问。

  “魔光,是只有魔祖的魔元才能发出来的光,对魔族有极强的保护和修复作用。”

  “魔祖?”其他几个长老吃惊地齐齐看着苏槿。

  “是的,万万年前那神魔一战,魔祖已陨落,但据说他的魔元却被他打入了异世轮回转世。”

  “你的意思是,木七是魔祖?”苏柏看着地上的豆芽菜一脸不可置信。

  “这个不能确定,但她身上有魔元却是可以肯定的。”

  “那魔元能毁掉吗?”九溪想了想问。

  “不能,魔元是天地孕育而生,所有的生灵都会有自私、贪婪、残暴等孽根,有的人能压制,便不会出现魔性,但有的人不能压制,便出现了魔性,这些魔性散发到天地间,便孕育出魔元,魔元经过万万年天地魔性滋养,产生了自我意识,便形成了一个形态,这就是魔祖。”

  “你的意思就是说,就算魔祖死了,只要魔元没毁,就会不断的有新魔祖出现?”苏柏挠了挠头说。

  苏槿想也没想就说:“bingo!“

  五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就是答对了的意思,木七的方言。”苏槿解释了一下。

  哦,众人哦了一声齐齐表示明白。

  如果木七这时能醒来早就笑喷了,苏爸爸你要不要这么搞笑。

  “如果木七身上有魔元,为什么她还没成魔?”羽文不解地问。

  “可能他们之间还未曾溶合。”苏槿背着双手看着地下的木七。

  “如果溶合了?那将会怎样?”风桦沉着脸问。

  “如果溶合了,恐怕会毁天灭地吧。”苏槿想了想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