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27章 传音令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16 2019-12-26 23:48:50

  “这是什么?”

  “自己看。”

  苏柏接过一看,上面竟是大大的三个字—“醉春风”。

  “这是醉春风的酿酒方子?”

  “嗯。”

  “你怎么肯给我了?”

  “我一直都打算给你啊,好马要配好鞍,英雄要配好剑,这么好的方子我留着没用,当然要给你这种识酒、爱酒,还会酿酒的人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价值啊。”

  这马屁拍得苏柏乐滋滋的,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小小的木纹令牌说:“呐,给你。”

  “这又是什么?”

  “掌门令。”

  “你师兄肯给你了?”

  “不,这是我在你在门口捡的。”

  “嗯?”木七脑袋灵光一闪,说:“掌门令现在才掏出来,敢情是我不把酒方子给你,你就不打算把掌门令给我是吧?”

  “呵呵,确有此想法。”

  “苏柏,你去死吧,酒方子还我。”木七作势去抢酒方子。

  苏柏一下蹦起来,难为他肚子这么大还能蹦得那么灵活。

  “走了,小九配好的药我明天给你送来。”说完,人便不见了。

  木七摸着小小的木令牌,不由得扯嘴笑了笑,苏柏这别扭的性格也太可爱了。

  木七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然退烧了。

  苏槿到底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这么好用,得让他给自己多拿几瓶备着,以后再有什么感冒发烧的都不怕了。

  今天给发烧耽误了不少时间,看书的目标还没完成,得赶紧补回来,木七快步走向书房,一头扎进书堆里。

  苏柏闪了出去,果然看到苏槿在逍遥台。

  “酒方子拿到了?”苏槿问。

  苏柏摇了摇手中的纸。

  苏槿接过来一看,是用墨石碳笔写的,有些字他居然不认识!

  “你看得明白吗?”他问苏柏。

  “我明天还要去小九哪儿拿药给她送过来,不明白的到时再问她。”苏柏小心的把方子塞进怀里。

  “你和她才认识了几天,居然就为她跑前跑后。”

  “啧,说我,你还不一样,掌门令偷偷的放人家门口,还给她喂了整瓶的琼芝玉露,我记得上次太苍那老道来寻你要,你也才给了人家两滴,还把人家感动得差点给你跪下。说要吃肉包子,你跑遍了整个轩辕城为她寻来各种口味的包子。师兄,人心都是肉做的,你比谁都懂。”

  苏槿用力的握着两个拳头说:“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肉做的了,就你嘴巴大,就你知道的多。”苏槿下手的那个狠,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还好木七一头沉浸在书海中,苏柏的鬼哭狼嚎听不见。

  苏柏抱头鼠窜的逃跑了,跑之前还不忘拐个弯去小九那里拿回了药,明天还要给小七七送过去的,不能忘了。

  苏槿坐在逍遥台迎着初升的太阳,纳气,吐气,他并不是在修练,只是习惯这样做了。

  他已到了大罗金仙颠峰,离飞升成神只差一层薄薄的纸,他体内的真气汹涌澎湃,每天还得拼命压制不让真气捅破这层纸。昆仑,天下,有太多他放不下,再者他在这生活惯了,每天有师弟上来打打闹闹,日子不会觉得孤寂和无聊,现在又多了个木七,她的事情没办妥之间,他更不想走了。

  他迎着朝阳的脸白皙,有光泽,极致的五官放在一起,极其完美。

  木七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看着苏槿的脸呆了好久,这男人真是妖孽,没事长这么帅干嘛。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苏回头看着她。

  “天宸呢?我两天没看到他了。”

  “我有事让他下山去办了。”

  “哦,那岂不是没人给我送饭了?”

  苏槿想了想,掏出一块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令牌,摁了一下,里面竟然传出苏柏的声音:“掌门师兄,这么早寻我有何事啊。”

  “速来给木七送饭。”

  “什么?”苏柏好那边传来“嘭”的一声,好像是整个人掉下床的声音。

  “看来你昨天没揍够。”

  “啊,马上到。”

  接着传来的是“嘶嘶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听着有点辣耳朵,苏槿一下把它挂了,挂之前还不忘吩咐苏柏记得把木七的药带来。

  “哇,你这东西太先进了,用什么材质做的?原理是什么?”木本一下扑到苏槿的面前,抓起他手上这块黑漆漆的东西左看右看。

  这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微信啊,想不到古代居然有这么先进的东西。

  “这玩意怎么用的?”木七兴奋地问。

  “你按这里,再按这里就可以了。”苏槿示范着。

  结果木七左按按,右点点把个人的,群体的通讯录全摁了个遍。

  这下把昆仑上下全都轰动了。

  万万年不出现的苏大大居然上线了?一峰、二峰、三峰、四峰群顿时炸开了锅(不要问五峰为什么没有群,因为五峰只有苏柏一个,所以不建群,哇哈哈)。

  “苏大大上线了,我的男神居然上线了,大家快来围观啊。”甲说。

  “上次他拍守门钟那一下,简直帅出天际了。”乙说。

  “我知道,我知道,当时我也在场。为了能近距离接触到男神,我每天都拼了命在修练,就是希望能在每年的弟子比试中取得前三名,到时就可以上台从苏大大的手里接过奖牌,那么近的距离啊,想想都很要命有木有?”

  。。。

  “你确定这真的是工作联系群?叫花痴群更合适吧?”木七无语地说。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不上线的原因。”

  好吧,你赢了。

  “这玩意太好用了,我也想要一个。”木七说。

  “这不仅是我们昆仑的传音令,还是我们昆仑门下每一个弟子的身份门牌。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不是昆仑的弟子,不能和他们一样的,到时叫裴元单独给你造一个吧。”

  “好啊。”木七高兴地说。

  苏柏急匆匆的提着食盒赶到逍遥台的时候,看到苏槿正在教木七玩传音令,那画面真是不要太和谐。

  “来来来,木大爷,您的早饭来了。”苏柏对于自己成了跑腿的事实存了满肚子怨气。

  “哈哈,谢谢苏小二。”木七开心的接过食盒,抿着嘴在笑。

  “二你个头,昨晚研究你给的酒方子,研究了一个晚上,这才刚躺下就被师兄吵醒给你送早饭来了。你们俩个没血性的家伙以后能不能少点折磨我。”苏柏满脸哀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