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28章 魔元现世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90 2019-12-27 21:11:11

  “你师兄对你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木七咬了一口包子说。

  今天的早饭有白粥,素包子。这些饭菜都是给刚入门的弟子吃的,所以制作根本算不上精良,但总比在木家天天啃的蕃薯好多了,木七吃得津津有味。

  苏槿和苏柏对望了一下,如隔三秋?阿呸,两个互相嫌弃的调转头。

  “小七七泡了两天天浴池了,她身上的魔气怎么还是那么浓?”苏柏看着木七不解地问苏槿。

  “木七身上有两种力量,一种是魔,一种是神的。”

  “神力?”苏柏吃惊地问。

  “这两种力量不知从何而来,木七身上探究不出来。”

  “连师兄你都查不出来?”苏柏更加吃惊了。

  “嗯。”

  “小七七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异常的。”

  “有啊,每次泡完澡都痛得死去活来,衣服都来不及换就晕倒过去了算不算?”

  苏柏看了看苏槿,苏槿依然是万年寒冰脸,看不出悲喜。

  这时苏槿一只手按在木七头上,木头只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头顶一直往身体各部位游走。

  暖流游走过的地方,就像给筋骨洗了一遍澡,舒爽无比。

  过了一会,苏槿把手移开,对苏柏摇了摇头,说:“全身经脉堵塞,没有灵根,体内察觉不到有异常。”

  “泡了两天竟然没有一点改造,小七七,难道你的经脉是铁打造的?”

  木七白了一眼苏柏,说:“我也想是铁打造的,这样最起码感觉不到痛。每次痛晕过去之前,我全身的经脉就好像给切成一小一小段,然后又一段一段的粘回去,这种感觉你明白吗?”

  “明白,这不就是洗髓伐骨嘛,我小时候泡天浴池就是这种感觉,可是我一泡进去就晕了,没试过像你这种泡完后才晕的。”

  “可是我泡的时候没事啊,而且还很舒服。”他们想不明白,木七这个废材就更想不明白了。

  “你身上是否有特殊之物?”苏槿想了想说。

  木七想了想,除了那瓦罐子,身上就只有一块小黑石了。

  她把小黑石从自己随身挂着的小布袋里掏出来,说:“这个算吗?”

  苏槿看到小黑石时脸色一变,说:“这东西你从哪来的?”

  “我穿过来那天哥哥说看见一块大石头从天上掉落,这个小黑石就是在那个大石头掉落的地方捡到的。”

  苏槿也听天宸说过王家村的后山有个天坑,估计和异世魂穿过来有关,但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想不到是给木七拿走了。

  “这个可能就是魔元。”苏槿吐了气说。

  怪不得木七自身没有魔气,但全身却有浓浓的魔气包围着,原来原因就在这里。

  苏柏拿过木七手中的小石头,前前后后看了个遍,说:“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之处啊。”

  “它已认主,你能看得出什么?”苏槿没好气地说。

  “你怎么看出来的?”苏柏无比惊讶地看着自家师兄。

  “我也看不出来,只是你把黑石子拿走后,木七身上的魔气就消失了。”

  “那我拿了会不会有魔气?”苏柏吓得差点把黑石子丢了出去。

  “就是你拿了没有出现异状我才说这魔元认主了啊。”苏槿扶着额,对师弟的智商真有点担心。

  “吓我一跳。”苏柏把黑石子丢回给木七。

  “虽然你与魔元尚未溶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拥有它,便注定会成为天下人追杀的对象。”

  “我靠,我丢了它可以吗?”木七吓得把黑石子往地上一扔。

  “它已认你为主,无法抛弃。”

  “苏柏,你给我变把锤子出来砸死它。”

  “好咧。”苏柏说往虚空一捞,手上就出现了把锤子。

  “不可。”苏槿来不及阻止,苏柏就已一锤就朝黑石子砸了下去。

  苏槿只来得及扯着木七往后闪,砸黑石子的苏柏却被一道红光震出几十丈远,撞断了大殿几根柱子才停了下来。

  那一道红光把逍遥台的凉亭射穿了一个大洞,凉亭轰隆一声,随即倒塌。

  站在远处的两个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时昆仑的守门大钟高随着红光一现,又高声自鸣起来,昆仑的护山大阵也随之开启,整个昆仑能飞的都朝逍遥峰飞了过来。

  苏槿叹了口气说:“这下真的瞒不住了。”

  倒在断柱子旁边的苏柏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感觉肋骨都断了好几条,痛得他直抽气,几千年来都没试过这么狼狈了。

  他走到苏槿旁边,咳了几下说:“师兄你也太没人道了,走的时候至少带上我啊,我差点没给它震死。”

  “它的力量还没完全恢复,要不然你现在恐怕只剩下一把灰了。”苏槿叹了口气说。

  短短的这一会木七已听到苏槿叹了两次气。

  “你把它召回吧。”苏槿对木七说。

  “召回?我不会。”那黑石子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最好就不见了,就像X光一样,给它射中那不得死翘翘?这太可怕了。

  “它已认主,你只需用意念召回来即可。”

  “不懂。”没修练过的木七鬼才知道什么叫意念。

  “你用意识和它沟通,感应到它的存在,如果它有回应,你就把你的想法告诉它,它自然就会按你想法去做。”

  “这么神奇?”木七马上闭上眼试着去感应。

  这时逍遥峰结界外已站满了昆仑弟子,密密麻麻的一片。

  苏槿一挥手打开结界,只允许五个长老进来,其他全部赶走了。

  五个长老降落在苏槿身边,看到他身边伤得不轻的苏柏,不由得都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

  苏槿施了个修复咒,倒塌的凉亭和大殿的柱子立马完好如初,还好木七现在是闭着眼睛的,要不还以为在看科幻片。

  “掌门,这是出了什么事了?”风桦赶过来有点急,头发竟然有点乱,对于注重仪表的风桦来说,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已查明魔元确实在木七身上,并且已认主,刚才是师弟无意触发魔元,魔元爆发出的力量所至。”

  “苏长老伤势可否严重?”九溪看着嘴角还有血迹的苏柏问。

  “没啥大碍,就是断了几根肋骨。”众人齐刷刷的看着苏柏,这还叫没啥大碍?

  不过大家也习惯了苏柏的二,最终集体选择无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