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30章 太苍掌门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49 2019-12-28 20:03:24

  太苍到来的那天,木七还泡在天浴池里。

  来到昆仑第五天了,除了偶尔会挨饿外(天宸不知道去哪了,经常会有人忘记给她送饭),其他一切都好,天天有温泉泡,有看不完的书,还有百看不厌的两大美男经常在面前晃来晃去,养眼极了。

  直到太苍的到来,木七才想起,魔元莫名其妙的就与她认主了,她有可能会成为魔祖,到时就会成为全天下追杀的对象,按照现在废材的体质,毫无修为,到时怎么死,要死多少遍都不知道,心情顿时不妙了。

  苏柏还坐在池边唠唠叨叨的:“你说你那醉春风方子是不是比例不对,无论是水、火候、桃花的量都按着方子来,但始终达不到我想要的那种效果。”

  “我有空就去你哪看看吧,现在我也不知道那里出错了。”木七恹恹地说。

  “好啊,你有了掌门令,随时都可以到我峰上去。”

  “嗯。”

  “你干嘛无精打采的,好像死了娘一样的表情?”苏柏奇怪地问。

  我的娘不是你吗?有自己这样咒自己的?

  木七没好气地说:“你说你师兄会不会去见那个什么太苍的?”

  “肯定要去见啊,听师兄说天宸接你回来那天,蜀山就派人在半路拦截了,还好他们看宸修为高,不敢硬来,要不然估计你现在都给关在蜀山的地牢里了。蜀山的人最痛恨妖魔鬼怪,给他们带走,按照你现在的小身板,估计活不了几天。”

  那么暖的水里泡着,木七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我只想好好活着啊喂,什么魔元、魔祖啥的都不是我想要的好吗?木七给自己悲催的身世整得有点想哭。

  ”那你说你师兄会把我交出去吗?“

  “应该不会。”苏柏捡了片桃花往木七身上丢过去,飘到半中就落了下来。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师兄这个人面冷心热,别看他老是一天到晚绷着个脸,其实心底最为善良不过。没有一点私心,胸怀天下,要不是放不下昆仑,他早就可以飞升上神了。”

  木七想了想,苏槿还真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现在不同,他没必要为了我一个外人得罪蜀山。”

  “你少瞎担心吧,我说了不会就不会。如果想把你交出去早就交了,还用等到现在。你知道天宸给师兄派到哪里去了吗?”

  “我不知道。”

  “他让他去找洗髓丹的药材了。”

  “洗髓丹?”

  “是啊,师兄知道你经脉堵塞,无法修练,便想为你炼一颗洗髓丹,他说,只有你自己强大了,才能真正的保护自己。”

  木七听了久久不能言语,披着这四岁的皮囊活在这世上,实在太难了,木七有点想哭。

  苏柏看着木七眼睛红红的,说:“你不会是感动得想哭吧?哎,都怪我师兄长得太帅,你无以为报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木七给逗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用力向苏柏泼了一把水说:“滚。”

  “我真滚了啊,去玉衡峰瞧瞧热闹去。”

  说完一闪就不见人了。

  “喂,听到什么记得回来跟我讲啊。”木七用手做个喇叭状围着嘴巴朝天空大声喊道。

  “知~道~了~”天空传来阵阵回音。

  玉衡峰,议事堂。

  苏槿坐在上首,左边坐着昆仑四个长老,苏柏的位子空着。

  右边首位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白发飘飘,一脸正气的青衣道人,虽然头发白了,但红光满面,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的年纪。

  他座下也是坐着四个同样身穿青衣道袍的道人,这四人就是蜀山的四大长老,依次分别是青云,玉林,常青和谷英了。

  苏槿懒得下峰,在人多的场合更是连话都懒得说(木七不在,要不然肯定会说,这斯莫不是患了社交恐惧症?(╯□╰))。

  于是风桦就成了昆仑的代言人。

  他站起向太苍恭敬地行了个礼,说:“今日不知道太苍掌门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这是我们昆仑珍贵的雪茶,请太苍掌门品尝品尝。”

  太苍手一摆,说:“我们今日前来不是为了喝茶的,昨日看到昆仑峰顶突然有魔光冲天,我们是特意前来一探究竟。”

  真够直白的,风桦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

  但表面还是十分恭敬有礼地说:“太苍掌门是否看错了?我们昆仑从未出现过什么魔光啊。”

  太苍双目一瞪,说:“你认为我会看错?”

  顿时一股强大的威压朝风桦直冲而去。

  风桦蹬蹬的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一个大罗金仙初阶和大罗金仙中阶虽只差了一个阶,但这一个阶就像天和地的差距那么大。

  这时苏槿手一挥,风桦身上的威压顿消,呼吸终于顺畅了,抹了把汗坐回椅子上,心里不由得骂了句:“死老道,拽什么拽,等我掌门来收拾你!”

  苏槿这一掌不但切断了太苍的威压,掌风还往太苍带来的四个长老而去,端坐着的四个长老突然哗啦啦的全部连人带椅跌倒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昆仑这边的四个不道德的抿着嘴笑了。

  太苍气得面部颤抖,指着苏槿说:“苏掌门这是要以势凌人么?真要打起来,我们蜀山也不怕。”

  他也是嘴上逞逞能而己,他很清楚自己的修为远不及苏槿,虽同为大罗金仙,但一个大罗金仙中阶和大罗金仙颠峰,他的修为也只能欺负一下风桦,和苏槿比,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捏死。

  正在这时,苏柏突然的冒了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壶醉春风的失败品,拉着太苍坐下,朝门外站着的弟子说:“来人呀,你们干杵着干嘛,没看到这些师兄都给风吹倒了吗?赶紧来扶一下,就知道干吃饭不干活,等一下罚你们全都去刷马桶。”

  说完拿起一个杯,倒了杯醉春风给太苍,说:“太苍掌门试试我这新酿的酒,看看味道怎么样?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正好掌门今日前来,为我指点一二,不胜感激,不胜感激。”

  太苍顺台阶而下,喝了一口说:“这酒入口甘醇,绵软悠长,只是略有些寡淡,是否酿造时间不够?”

  苏柏一拍大腿,说:“太苍掌门果然是识酒之人,想不到一言灌顶,令在下矛塞顿开,佩服佩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