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38章 九华峰被掳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83 2020-01-01 21:53:44

  有了上次去境阳峰的经验,木七去到九华峰,一出传送阵就先仔细观察一下周围有没有陷阱。

  按照她现在的本事,如果真的有问题,她也瞧不出来,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问题是九华峰和逍遥峰、境阳峰不同静悄悄的不同,这里不但房子多,人更多,热闹极了。

  木七给眼前工厂般的九华峰惊呆了。

  送材料的,运材料,地上走的,天上飞的,每个人都忙忙碌碌。

  木七一路走过去也没人理会她,个个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木七走到那一排排建得像工厂的厂房,每个房子门口还挂着门牌,还好那字不是太难认。

  冶炼房甲,锻造房甲,兵器打造房甲。

  嗯,一路看过去,第一排全是甲房。

  那么第二排应该就是乙房了。

  木七一边看一边惊叹,昆仑这个大集团真了不得,人强马壮,连兵工厂都有。

  这时一个管事模样的看到木七一个小孩子在到处乱逛,连忙喝止她:“你哪来的?怎么在这里瞎逛?”

  木七眨了眨眼睛,说:“我来找裴元的。”

  木七直呼名字惯了,可是在管事眼里却是大不敬。

  他指着木七大骂:“你是哪来的小儿,怎敢直呼我们三长老的名讳,难道你们峰上的管事没教过你规矩吗?”

  规矩?木七歪着脖子想了想,还真没人教过。

  苏槿这个人本来就不多礼,苏柏更加不守礼,天宸整天不见人,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出来晃一下。昆仑的规矩真不知道。

  于是木七老老实实地说:“没有。”

  这一下把管事的更是气得不轻。说:“你是哪个峰的?姓甚名谁?”

  木七心想,苏槿既然是我的掌门爸爸,那我就勉强姓苏吧。

  于是说:“我叫苏小七,我是逍遥峰的。”木七脆生生的声音在九华峰响起,却犹如一道惊雷,炸得所有在场的人都懵了。

  姓苏?逍遥峰?

  管事的更是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早就听说逍遥峰前些日子天宸抱了个女娃回来,那女娃回来的第一天就抱着苏柏的大腿喊娘亲,难道眼前的这个就是苏柏的私生女?

  噢,天哪,差点闯大祸了。

  管理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点头哈腰地说:“小的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请苏小姐见谅,苏小姐有何吩咐请尽管说。”

  嗯,难道这就是昆仑的规矩?还真是挺特别的。

  那些正在忙的人也纷纷放下手上忙着的活计过来行礼,木七不停地挥手回礼。

  这样一圈下来,差点活生生的的累死。

  于是她赶紧对管事说:“我想找裴元,他在吗?”

  这下管事可不敢指责木七不知规矩了,连忙说:“今日一早裴长老就出去了,他说去后山找一种炼器的材料。”

  真不巧,木七想了想说:“那我先回逍遥峰,裴元回来就和他说一声我来找过他,如果他有空就叫他上逍遥峰找我,没空我明日下来找他。”

  其实在现代,这是很普通的对话交流,但在管事耳朵里听来,小小年纪竟然就这么大的派场,不但直呼裴长老的名讳,还敢直接叫长老去见她,掌门都要说一声”请“啊。

  心里吐槽归吐槽,明面不敢表露出来,弯着腰说:“是,苏姑娘,在下一定禀报。”

  “好,那谢了了哈,我走了。”木七挥了挥手再见。

  “苏小姐请慢行,有空常来九华峰作客。”管事深深向木七施了个礼。

  管事弯了半天的腰都没见有人扶他起来,抬头一看,木七早就走远了。

  心里又把木七问候了个遍。

  不懂规矩的木七捧着几本书,打算回逍遥峰继续埋头苦读,这时有个弟子跑了过来对她施了个礼,说:“苏小姐请慢步。”

  木七狐疑地看着这个弟子,奈何昆仑门下的弟子一个都不认识。

  “请问苏小姐是在找我们裴长老吗?”

  “是啊。”

  “裴长老在后山,一时半刻可能回不来,请问苏小姐是有急事吗?”

  “嗯,也不算急吧。”木七看了看手中的书说。

  “在下刚从后山回来,苏小姐若想找裴长老,在下可以带你去。”

  木七看着面前的青年弟子眉清目秀,一双笑眼弯弯的,还真是个俊俏的小伙子呢。木七心想。

  木七说:“好啊,我也正想去后山看看,那你就带我去吧。”

  “苏小姐你是自己飞过去?还是?”

  “我不会飞。”

  “那失礼了。”

  青年弟子伸手抱起木七,唤出自己的法器一把剑,跳了上去,御剑直向山下飞去。

  木七记得第一次天宸带着她在天上飞的时候就晕机了,还吐了天宸一身。现在木七不但没晕,在天上飞的感觉还很过瘾,难道温泉泡多了还真的能改变体质?

  飞了一段路后,木七看着山下的大门越来越近,突然紧紧和抱着青年弟子的脖子,飞得这么高,等一下给大钟震下去摔死了就不妙了。

  青年弟子突然的加快了速度,想冲出大门去。

  可是还没靠近大门,守门大钟突然的又自鸣起来,那钟声一响,直接把那青年弟子从天上震了下来,掉下去的时候青年弟子还没作出反应,木七就已经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缩成一团紧贴在他的怀里,青年弟子就这样直直的掉了下去,悲催的给木七压着背落地,成功的成了木七的软垫,掉到地上的力度太大,青年弟子脊骨全都碎了,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木七慢慢的爬了起来,看着地上不停抽搐的青年弟子,眼看活不成了。

  哎,这么俊俏的小伙子可惜了呢。

  木七摇了摇头。

  这时各峰的人四面八方的飞了过来。

  最先到的是风桦,他看到木七站在一个满身鲜血的年轻人身旁,皱着眉说:“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谁?”

  木七说:“我是给他从九华峰上掳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你如果想知道他是谁,那就问问九华峰的人吧。他刚才带我走的时候,九华峰的人都看到了。”

  这时九溪、裴元和羽文都飞了过来,跟在裴元身后的正是刚才和木七说话的管事。

  木七指着管事说:“你可以问他。”

  管事见木七指着他,连忙走前来向风桦和木七行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