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39章 奸细是谁放进峰的?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347 2020-01-01 22:30:51

  “怎么回事?”风桦不怒自威的看着管事问。

  “什么?”管事吓得抖了一下茫然地问。

  “这弟子是九华峰的吗?”

  “回大长老,此人从没见过,不是九华峰的。”管事恭敬地说。

  “那她怎么说这个人是从九华峰上把她掳下来的?”风桦指着木七说。

  “当时苏小姐和在下说完话就走了,走的时候在下看到这个青年过来和苏小姐说了一会话,就带着苏小姐飞走了。在下还以为这是来接苏小姐的人,未作他想。”

  “不是你们九华峰的,那是哪个峰?”风桦抬头看着九溪和羽文。

  九溪说:“我们峰上不曾有男弟子,不是我们峰的。”

  这是事实,风桦点了点头。’

  “也不是我们峰上的,我们峰上的弟子穿的都是短装。”

  种田的人穿短装方便工活,这也是事实。

  “难道是你峰上的?”众人齐刷刷的看风桦。

  风桦脸一板,说:“胡乱瞎猜什么,我自己峰上的弟子我还会不认识吗?”

  “看这衣服虽与我们昆仑的服装相似,但还是有点不同。”

  羽文摸了摸这青年的衣服说:“你们看,这布质不是我们昆仑的,我们昆仑上的服饰用的是昆仑特有的冰棉制作出来的冰布,做成衣服轻盈,柔韧,不易破损,但你们看这青年的衣服就这么一摔就已破破烂烂了的,显然是假冒的。”

  “有道理。”风桦点点头说。“你们再仔细看看这人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特征。”

  “是,大长老。”马上有几个弟子走到青年的身边,细细摸索起来。

  “你为什么跑到九华峰去?”风桦看到木七还在瞄着那几个弟子在翻尸体,一副好奇的样子。

  “我有些阵法上的问题想请教一下裴元。”木七摇了摇手中的书说。

  “掌门现在正在闭关,你最好还是好好的待在逍遥峰上,现在又出现了奸细,你不要到处乱跑,不然你出了事,我们谁都负责不起。”风桦严肃地说。

  “哦。知道了。”木七说。

  “天宸呢?”风桦问身边的弟子,弟子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赶紧通知天宸,让他来把她接回逍遥峰。”

  弟子赶紧领命去找人。

  最后的有没有在奸细身上找到有用的线索木七不知道,因为天宸把她接回了逍遥峰。

  下了两次峰,两次都有不愉快的经历,换作别人,早就歇了继续下峰的这番心思了,可是木七越挫越勇。这天泡完温泉,拿上书又跑到九华峰上去了。

  还好这次裴元没有出去,问清楚她的来意后,不由得长叹一声说:”我的好小七,我的阵法和锻造术都是掌门教的,你等掌门出关再请教于他那岂不省事许多,为甚要冒着危险跑到我这里来呢。“

  “我这不心急嘛,上次去苏柏的境阳峰,给他的迷幻阵困住了。正想着法子报仇呢。”

  “你想去解小柏的阵法我可帮不了你。”

  “为何?”木七满脸不解。

  “小柏的阵法是九级,我才八级,他的阵法你说我怎么解?”裴元无奈地说。

  木七吃了一惊,想不到那不靠谱的苏柏竟然是九级阵法师?

  这也太神奇了。

  “他不是天天在酿酒吗?还有功夫去修练?”

  “小柏天姿聪明,不需要如何努力便到达到常人所不能,而且他还是前任掌门入室弟子,又是现任掌门的师弟,修练资源自然要比我们多得多。再说他不收徒,没什么杂事烦心,除了酿酒便是静心修练,修为比我们高那不是正常么。”

  木七想了想,说:“是我太以貌取人了,差点又犯了个大错,谢谢你的提点。”

  “我的提点,我没什么提点啊。”裴元给木七讲得一头雾水。

  “没啥了,苏柏除了阵法,还有其他什么技能吗?还是和掌门爸爸一样全能?”

  “其他的倒是没听说过,他的法器还是我打造的。”

  木七也不再追问,连忙拿出几本阵法书,说:“你今日有事要忙么?”

  裴元说:“尚可。”

  “那你给我讲讲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

  裴元接过书一看,无语地说:“你这是十级阵法书,我也看不懂,你还是留着问掌门吧。”

  “十级?”这下轮到木七颓废了,随随便便拿的几本竟然都是十级的,苏槿到底是个什么大变态。

  “是的,这么高深的阵法书我也看不懂。还有,没什么事你还是不要随意下逍遥峰吧,难保不会再出现上次的意外,你现在尚未有自保能力,万一出事了,我们无法和掌门交待。”

  木七看着圆头圆脑,一脸呆萌的裴元,怎么个个都有老父的潜质。

  “这次的奸细查出来是那个峰上的吗?”

  “还没有,大长老在他身上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连身份铭牌都没有,大长老怀疑是散修。”

  “修为如何?”

  “元婴高阶。”

  “厉害吗?”

  “对付你卓卓有余。”

  。。。

  我虽然渣,但也不要总是挂在嘴边好吗?和斐元聊天总有种想撞墙的感觉。

  木七无奈地说:“不是说你们昆仑守卫极为森严的吗?怎么跑个奸细进来竟然无人察觉?”

  “应该有内鬼,但是大长老尚未查出。你以后还是乖乖的待在逍遥峰,逍遥峰上掌门布了结界,没有召唤不得入内,安全得很。”

  “放心吧,你们昆仑大门有大钟守着,我连大门都出不去,有人想掳我也是白掳。我天天在逍遥峰上呆着无聊,上面来来去去就我自己一个人,还是你峰上比较有趣,我回去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些低级的阵法书,我明日再来寻你。”

  “好,好吧。”木纳的裴元无法反驳,只好同意。

  可是第二天,木七并未能前去九华峰寻裴元,因为闭关了十二天的苏槿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颗浑圆黑亮的药丸。

  本来木七以为苏槿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那么久,样子会很憔悴或是很颓废,结果一看,神清气爽,精神冀冀,依然俊朗非凡,哪有关黑屋子的半点样子。

  “你又走神了。”苏槿把药丸放到木七手里,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说。

  木七呵呵的傻笑,说:“看到你出来我很高兴。”

  “我看到你没事,我也很高兴。”苏槿无奈地说。

  估计那些破事天宸跟他说了,木七吐了吐舌头。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人要掳你的?”苏槿看着这个调皮鬼,原本想着捧她一顿屁股的,现在有点下不去手。

  “他笑得那奸,谁知道他有鬼啦。”

  “笑得那么奸?”苏槿不解。

  “哦,就是奸诈。”

  “你还会看面相?”

  “不,我不会,我早就发现了他站在一个角落里暗搓搓的看了我很久,然后看到我独自一个人要走的时候马上就跳了出来,还说带我去后山。其实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碍于我和身份不敢靠近我,他还那么热情的跑过来跟我搭讪,脸上就只差刻个奸字了。”

  苏槿默了默,说:“果然是探子。”

  滚,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我前世是特工,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