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0章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91 2020-01-02 22:03:07

  “以后切莫大意了,你想学什么来问我,不要随意下峰。”

  “又是你说我连昆仑的大门都出不了的。”木七扁着嘴说

  “我是说你出不了昆仑的大门,但没说让你去送死。这药丸是炼出来了,但你还要泡足天浴池49天后才能把它服下。我提前出了关,可是你的经脉没有扩张完成,切莫心急。“

  “还有九天,也不急在这一时了。”木七看着手上乌黑发亮的药丸说。

  “心中有数便好。”

  “这药效会不会散发的?要不要拿个瓶子装一下。”木七略有担忧。

  “无妨,你把它放在天浴池旁边,天浴池是整个昆仑灵气最充足的地方,有灵气滋润着它,药效会更好。”

  “好咧。”

  “最近师弟可曾有过来?”

  “没有。”木七说完悄悄的看了苏槿一眼。

  “看我干什么?你以为人喝醉了的事我不知道?”苏槿没好气地说。

  “呵呵,掌门爸爸英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木七连忙拍马屁。

  “好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苏槿倚在逍遥台的栏杆上,面无表情。

  “哦。”木七看着落寞的苏槿,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她想了想说:“掌门爸爸,你知道凤凰神女是住在哪里吗?”

  “神女是凤凰神,当然是住在凤凰神山了,你问这个做甚么?”

  “哈,掌门爸爸你真的知道啊,那凤凰神山又在哪里?”木七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苏槿。

  苏槿看着这双贼亮的眼睛心头一紧,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为何要告诉你?”

  “说嘛,说了对你又没坏处。”

  “是没坏处,但也没好处。说,为何想知神山的事。”

  “说了你也不相信,这是做梦梦到的。”木七无可奈何地说。

  “做梦?”

  “是啊,那天我喝醉了,迷糊中突然就梦见了神女的梧桐林和那漂亮得不可思议的木屋,我想着反正神女都不在了,等我寻到这木屋便归我了?”木七美滋滋地说。

  “你这不是做梦,是神女的记忆碎片留在你脑里了。你也想别太多了,神女的木屋恐怕你是得不了。”

  “为何?”

  “凤凰神山是神女成神后天宫赐给她的封地,在九天之上,不成神无法到达。”

  “不对,魔祖不是神,他也能去。”木七不服气地说。

  “你也说是魔祖,他是天地孕育出来的始祖,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吗?按照你的废材体质,想成神,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木七怒。

  “没什么意思,就是呵呵。”苏槿一本正经地说。

  “别瞧不起人,等我成神了你别哭着求我。”木七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嗯,我也盼你有成神的那一天。”

  苏槿转过身,看着下面的各峰,低声地说。

  木七跑着去了书房,推门时候故意把门推得“嘭嘭”的响。

  苏槿不由得嘴角向上翘了翘,小孩子就是好,想哭便哭,想闹便闹,哪会像我们这些老家伙,早已心如止水,无波无澜了。

  昆仑啊,一直守护着的昆仑,值不值得呢?

  苏槿忽然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苍老得不成样子,闭上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天宸把饭给木七送到了书房。

  这书房的书木七已看了大半,虽然身体还是个渣,但知识已算是个学霸了。

  最起码不像刚来到昆仑时,连修真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但现在搞清楚了又能怎么样?还是无法引气入体,也感应不到灵气,连最起的入门都做不到。

  不知道小三哥的体质怎么样呢?他那么聪明,肯定会比自己学得快吧。

  想到木三,木七的心里又酸又痛。

  “吃饭了,小豆丁,边看书边发呆能看得进吗?”天宸拿着碗饭在木七眼前挥来挥去。

  “想我哥哥了。”木七接过天宸递过来的饭碗,一碗饭堆得满满的,还真是又香又甜的白米饭。

  天宸默了默,说:“别想了,你哥哥一定去了一个既能吃饱饭又无忧无虑的的地方。”

  “是的,哥哥一定去了一个既能吃饱饭又无忧无虑的的地方。”木七笑着说。

  但是天宸为什么觉得木七笑得比哭还难看呢?

  “大长老上来了,好像在和掌门尊上在说你这次被掳事。”

  天宸看着吃得欢快的木七说。

  “嗯?查出来了?”

  “不知道,掌门尊上说让我这几天寸步不离的守着你,直到你服完药丸为止。”

  “没那么严重吧?“今晚的饭菜还不错,木七吃得津津有味。

  “蜀山以昆仑私吞至宝为由,集结其他各大门派,明着不敢来昆仑找麻烦,但暗里已有不少小动作。”

  “什么至宝?”木七不解地看着天宸。

  “你。”

  “我?”木七给吓得一口饭卡住喉咙,差点没呛死。

  “太苍真是疯了,什么至宝,他稀罕让他拿走好了。我只想好好活着,不想与天下为敌啊。”木七欲哭无泪。

  “有些人的野心不是你能揣测得到有多大的。”这时苏槿推门进来,看着捧着大饭碗的木七说。

  “把你杀了,血契便自然消除,无主之物,谁抢到谁得。”

  “可是我是魔魂和神女元神转世投胎,就算我的肉身死了,魂魄还在,魔元还是会认我为主的啊。”

  “是的,这些我知道,可是天下的人不知道。”

  木七语窒。

  “那现在怎么办?”木七看着苏槿。

  “不怎么办,你吃你的饭,看你的书,泡你的天浴池,九天后再说。”

  “好吧。”木七又欢快的吃起饭来。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

  “师弟这几天没来过?”

  “回尊上,不知五长老是否怕尊上责罚,自小七醉酒后一直未曾出现。”

  “木七这边多留点心。”

  “是,尊上。”

  木七吃完饭后,扯着苏槿不肯放了,原因是书上有太多问题搞不明白,书看了一肚子,却一点都消化不了,这种感觉让人太难受了。

  苏槿也是个好老师,极有耐性,有问必答。讲解问题时深入简出,通俗易懂,再加上木七记忆力惊人,苏槿举例子的时候,她能马上联想到其他书本上的内容,所有的问题一连贯,便如矛塞盾开,醍醐灌顶,学识一日千里。

  苏槿也很惊叹木七的学习能力,举一晓三的学生很少见,更何木七是举一晓十,教起来有时还会给木七带着走。就是自身条件太差,经脉至今还没完全打通,想想这个也是让人头痛,惊人的头脑加上废材的体质,实在不多见。原来天才与废材真的只差一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