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3章 苏槿中毒了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240 2020-01-03 23:00:53

  风桦高举着剑,像个死神高举着收魂的镰刀一样,慢慢地向躺在地上的木七走过去。

  木七惊恐地看着风桦手上的剑,这把平平无奇的剑却让木七通体生寒。她紧缩着不停颤抖的身子。

  我只想好好活着啊,为什么连活着的权利都不给我?

  木七的又哭了起来,可是只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早就流干了。

  这时苏柏突然冲到风桦的跟着,扯着风桦举着剑的手说:“师叔,冷静,掌门师兄说的肯定有他的道理,等掌门师兄找不到办法再说。”

  “等?”风桦一声冷笑,“我们能等,她能等吗?”

  风桦把苏柏用力一推,苏柏没站稳,扯着风桦举着剑的手直直就朝着木七挥下去。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不可。”苏槿失声而喊,想要出手相救已来不及。

  正在这时,那只黑鸟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冲到即将要落下的剑上,这把剑身刻满了复杂的法咒,是一把斩妖除魔的利器,黑鸟再快也冲不开它,反倒被它震飞了出去,落到地上晕了过去。

  但经黑鸟这么一撞,剑锋偏离木七的脖子,从胳膊上划下,木七的衣衫随即被划破,从划破的衣衫里溅出了几滴黑色的血,原来恶魔的血是黑色的!

  那几滴血直直向风桦射去,苏槿轻轻拍出一掌,把风桦和苏柏推开,手一捞,把那几滴血抓在了心里。

  “掌门!”大家一起惊呼。

  “无妨。”苏槿摆摆手。可是他紧握着的那只手藏在衣袖中不停的颤抖着。

  “掌门,此子真的不能留啊。”风桦还是不放弃。

  “我知道,你们退下吧,此事我自有分寸。”

  “是,掌门。”众人向苏槿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

  “尊上,他们都走了。”天宸走到苏槿身边,苏槿却身形一晃,眼看就要倒了下去,天宸连忙扶住他。

  “尊上,你这是?”天宸大惊。

  “无妨,把小七带上回她屋里。”苏槿站直了身形,好像从来没有事发生一般。

  “可是尊上。”天宸着急地想说什么,苏槿一个眼神过去,马上震慑着天宸不敢说话。

  天宸连忙抱起木七飞一闪,便回到了木七的屋里,苏槿早已回到屋里并坐在椅子上。

  天宸把木七轻轻放到床上,并为她盖上了被子。

  天宸走到苏槿身边,担心地说:“尊上,你可好?”

  “不好。”苏槿闭着眼睛说。

  “那可严重?”天宸急声问。

  “严重。”

  苏槿说完,慢慢伸出自己手,打开紧握的拳头,手掌上有三个黑点。

  “尊上,这是?”天宸脸色白了白。

  “没错,恶魔之血已进入了我的体内。我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原来自己的大劫在这里。”

  “进入体内有何后果?”天宸急问。

  “修为暴跌,可能会跌到连初修真者不如,而且不能运用内力,一旦运用内力,血毒运行加快,不止跌修为,有可能连性命都会丢掉。”

  “为何会如此?”天宸眼睛红了起来。

  如嫡仙一般高高在上的掌门尊上,天宸无法想像他失去修后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景。

  “恶魔之血对仙人来说,是一种剧毒之物,而且并无解药。木七体内有始魔之血,要比一般的恶魔血毒性更为剧烈,再者,仙人的修为越高,中恶魔之血修为会跌得更快。那是因为要运用内力去抗毒,不让毒血进入丹田,可是运用内力又会让毒血运行更快,如此一来,便形成恶性循环,修为自然跌得更快。”苏槿喘了口气说。

  “那如果不用内力去抵抗呢?”天宸红着的眼泪水已掉了下来。

  “那毒血进入丹田,直接魔化。”

  天宸听了惊得连连倒退。

  “那那那?”天宸觉得自己的舌头打了结,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槿看着自己白皙的手掌上三个黑点,说:“时也,命也,有些事情不能强求,不去做反而可能会更好,做了反倒弄巧反拙。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人想要我死。”

  “什么?”天宸差点吓得跌坐在地上,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见利忘义是人世间最常见的事。只是我久居昆仑少于人世间走动,连人世间的恶都忘了。”

  苏槿叹了口气说。

  “逍遥峰结了层层结界,外人想进也不易。”

  “你这个木头,随着我的修为失去,这结界还不破么?昆仑,对我而言,自此便是这世上最为险恶的地方。”

  天宸脸色苍白,险些站不稳。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只怕会连累你了。”

  “尊上,我是你带大的,亲自授业,你如同我的在生父母,怎可说连累的话。”天宸已泪如雨下。

  “我的修为已跌至天仙了。”苏槿吐了口气说。

  “什么?”天宸大吃一惊,果然如此,平时金光闪闪的金身,现在已变得有点灰蒙蒙了。

  天宸一下跪在地下,抱着苏槿的大腿痛哭起来。

  “别难过,这是我的大劫,避无可避,结果出来了,人反而心安了,你马上安排我和木七下山。“

  “尊上你要去哪里?让我跟你一起去。”天宸两眼红肿地说。

  “你还要留在昆仑帮我守着它,你的责任也不小。”苏槿拍拍天宸的肩膀说。

  “假如尊上真的跌到修为全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不要天宸在身边。”天宸紧紧拉着苏槿的衣袖不放。

  “昆仑比我的命重要,我不想有人毁了它,你可明白?”

  “天宸不明白,我只知道没有尊上便没有我天宸的今天,尊上不在这里了,我留在这里又有何意义?”

  “说你是木头脑袋便是木头脑袋,你帮我守着昆仑,万一有一天我回来了,这昆仑山上还有一个我值得信任的人啊。”

  “真的,真的是这样吗?”天宸有点不相信。

  “当然,快点去安排一下我和木七下山的事。此时各峰恐怕守卫更加森严,想要出山更为不易,更何况是我修为在不停下跌的情况下。”

  “那尊上你打算去那里?”

  “先去天水镇,到了天水镇再想办法去魔域。”

  “魔域?传闻中魔域寸草不生,到处是吃人的恶魔,尊上你的修为还在不停下跌,你要去魔域作甚?”天宸又给吓得一惊。

  “小七是恶魔,总得把她送回她应该待的地方,再者前往魔域看看是否有解毒的方法。”

  天宸眼前一亮,对啊,尊上中的魔血毒,说不完魔域就有解毒的方法,到时掌门的修为就能回来,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连忙说:“既然如此,就由天宸充当护卫护送尊上去魔域。”

  得,这话题又转回来了,苏槿觉得之前讲的话都白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