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7章 烟薰妆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58 2020-01-05 17:27:04

  “尊上,难道我们现在就只能在这等着吗?”

  “不然呢?”苏槿不紧不慢地说。

  “这里真的太危险了,三长老没查到什么,说不定其他长老也会陆续来查,骗得了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呢?”天宸担心地说。

  这时木七从床上坐了起来,说:“不用担心,不会有第二波了,他们只会派人在客栈周围守着。只要我们一出现,便来个瓮中捉鳖。”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里?”

  “他们暂时不会知道我们在哪里,但他们知道我们肯定逃不远。”

  “为什么?”天宸奇怪地问。

  木七没好气地说:“三个人里面,两个没修为,一个修为又那么渣,能跑得快才有鬼了。”

  天宸为自己的修为渣红了脸低下了头,苏槿却一个凉薄的眼神飘向木七。

  木七马上捕捉到这眼神,狗腿地朝苏槿说:“我不是说你,我只是说我,说我。”

  苏槿这才把眼神飘向别处。

  “他们到前面去查了没发现我们的踪影,定必在这附近,他们只要守住这一片,我们一出现就没有抓不住的道理。”

  “那我们岂不是插翅难飞?”

  “对。”木七干脆地说。

  天宸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久久不能言语。

  “也不要这么悲观,你师尊不是说在等人嘛,人来了我们自然就有救了。”

  天宸不可置信地紧盯着木七,好像在问“你怎么知道?”

  “你看你师尊老神定定的样子,有啥好担心的。”

  天宸满脸黑线,说:“我师尊万年来都是这副尊容,大刀架在他脖子上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如果真有事,他肯定是第一个先逃。”

  “我靠,早说啊,我还以为他心中有数才这么老神定定的。实行B计划!”

  “B计划?”苏槿和天宸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啥意思。

  木七连忙把乾坤袋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床上,早些时候除了叫天宸购置了几套女装,还让他买了一大堆胭脂水粉,纱布什么的。

  木七歪着头想了想,拿起烟脂水粉站在床上给天宸化了个超浓的烟熏妆。

  妆刚化完,正在喝茶的苏槿看了一眼天宸,忍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天宸心里顿觉不妙,尊上是何等人物,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于色,竟然会喷茶?

  “你拿镜子给我看看。”天宸指着铜镜对木七说。

  “看啥呢看,那铜镜黄澄澄的就算给你你也看不清。”

  木七没理他。

  “今夜不是个太平夜啊。”木七边说边把天宸往床上推,说:“你往里面躺去。”

  天宸原本不用睡觉,打个坐一个晚上就过去了,但现在木七是总指挥,尊上又说了要听她的,不得己天宸只好乖乖的爬上床躺到了里面。

  “盖上被子。”木七看着天宸睡得全身僵硬的样子不由得翻个白眼,让你睡觉而己,不知道看你这样子还以叫让你上刑场。

  “你过来。”木七指着苏槿说。

  苏槿看着天宸的妆容有心理阴影,再看看床上一大堆胭脂水粉,磨磨蹭蹭的不肯过去。

  “你快过来,你坐哪儿我不够高给你化妆。再说晚了给人发现,你可别怪我啊,你师叔他们都是有天眼的。”

  苏槿一听,只好放下茶杯,慢吞吞来到床边坐下。

  没了修为,连个四岁小儿都能指着团团转,苏槿不禁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木七端详着苏槿的脸半天都没下手。

  这张脸的五官太完美了,就算刚才给他化了个病容妆,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种摄人心扉的美。

  苏槿看着木七半天不动手,不紧不慢地说:“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你头上长着两只角,耳朵像蝙蝠,还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红眼睛,我们能改变容貌,你能吗?”

  一句轻飘飘的“你能吗?”把木七气得七窍生烟,正想发作。此时体内那颗白珠子发出一阵耀眼的光,活生生的把她那股无名火压了下去。本来一直在她心脏蹦哒的那滴黑血在白光一现,立马躲到心脏里的那束红光里面,不敢再冒头。

  无名火压了下去后,木七顿时头脑一片清明。

  她看着苏槿说:“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先想一下怎么与你约好的人联系再说吧。”

  “我约好的人不用联系,他自然会循着我的气息寻到我。”

  “气息,我的天啊,你家的那五只会不会凭着气息找到我们?”木七一惊,怎么把这么重要的忘了。

  “难说。”苏槿依然神色不变地说。

  一个人外貌虽然改变得了,但气息却难以改变,更何况她和苏槿都没有修为,更无法隐匿自己的气息了。

  再说她全身魔气滚滚,有修为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难道今日裴元已把他们认出,但却故意装作认不出?

  那我做的这一切不是像小丑一样可笑?,还难为自己上窜下跳的,蹦哒得那么欢快。

  “那你有办法可以隔绝气息不让他们辨认得出来吗?”

  “有,但现在使不出来。”

  。。。

  说了不等于白说。

  “他们来了。”天宸坐起来说。

  天宸可以隐匿自己的气息,但现在已没必要了,因为昆仑的那五只已来到门外。

  “师兄,别来无恙?”屋外传来苏柏的声音。

  苏槿站起来走到门口房门打开,只见苏柏和其他四位长老站在客栈的上空,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一如既往的让人如沐春风。

  曾几何时,苏槿也是以这样的姿态去俯视众生。现在自己的修为跌到比一普通人还不如的凡人,终于尝到这种被俯视的滋味了。

  “我很好。”苏槿低沉的声音毫无波澜。

  苏柏恨透了苏槿这种无欲无求的表情。

  “师兄,只要你把木七交出来,我们既往不咎,昆仑掌门的宝座随时为你候着。”

  “宝座?”苏槿一声冷笑,“那位子我坐了那么久,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它是宝座。”

  “掌门,木七是魔,你不要再执迷不悔了,昆仑不可以没有你。”风桦严肃惯了的脸难得露出一丝关切。

  “我知道她是魔,所以才打算把她送回魔域。”

  “送回魔域?师兄你说得倒是轻巧,她将来长成大魔必定为祸苍生,生灵涂炭,师兄,这责任你可担当得起?”苏柏说得慷慨激昂,那满口道义的样子真像个奥特曼!

  “呸,还难为我喊你一声美人娘亲,心肠毒如蛇蝎,果然长得美的人就是心狠手辣,居然想把我弄死?你现在弄不死我,假若将来我成大魔,我第一个就把你吃了。”

  木七包着头纱,躲在苏槿的背后,伸出头来呸了苏柏一口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