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8章 既生瑜何生亮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48 2020-01-06 21:16:36

  “现在说这些有用么?”

  苏槿把木七的头按了回去。

  这时天宸也站在了苏槿的身后,天宸这烟薰妆在朦胧的月色趁托下更像厉鬼。

  “你你你,掌门你不但养魔,还养了一只女鬼。”风桦看到天宸吓了一大跳,其他几个长老也吓得不轻。

  天宸额头不由得滴下三大滴汗珠。

  “大长老,我是天宸。”

  天宸话刚说完,又飞来了好几个人。一看竟然是蜀山掌门太苍和门下四大长老,还有崆峒掌门无尘道长和峨嵋掌门不山师太。

  现在太苍、无尘道长和不山师太见到苏槿,礼都不行了。

  刚来的几个看到天宸也吓了一大道,太苍大喝道:“那来的妖孽,看我不收了你。”

  风桦连忙把太苍拉住,说:“太苍掌门且慢,这是门下顽徒天宸,不是妖孽。”

  太苍硬生生的停下想冲出去的身影,看着天宸一脸不可置信。

  风桦对天宸地挥手,生气地说:“赶紧滚进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鬼样子了。”

  天宸连忙缩回头,乖乖的站在木七身后。

  苏槿这边站成了一排,真有种母鸡带鸡崽的感觉。。。

  “苏掌门,你不能弃天下苍生不顾,修道之人就应以大道为宜。”

  太苍瞪着眼翘着胡子说。

  “我把木七交给你们,你们又该如何?”苏槿无视太苍,看着苏柏说。

  “自然是把她灭了,不灭了还等她他日长成大魔吗?”太苍生气道。

  苏槿低低笑了一声,那笑颜在月色下让天地失了色,让众生颠了倒!

  “我曾说过,此魔灭不了,就算现在只是一只最低阶的恶魔,我们也没本事灭了她,是谁给你们的自信让你们觉得自己可以灭了她?”

  大家齐齐看向苏柏,苏柏笑了笑说:“师兄巧如舌簧也没有用,木七是魔就是魔,不应存于人世。难道像师兄说的,明知道灭不了就不去灭,那天地间妖魔邪崇越来越多,难道要把我们的地盘都让给妖魔鬼怪才是理?”

  “师弟,你从小到大都没有让我失望过。”苏槿淡淡地说。

  “谢谢师兄的夸奖。”苏柏抱了抱拳说。

  “你策划了这么久如果不让你得逞,还真有点对不起你。”

  苏柏噎了噎。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木七上峰后。”

  “师兄不愧是师兄,什么都瞒不过你双眼。”苏柏轻轻地抚摸着他手上的法器——一支通体碧绿的玉萧,笑了笑说。

  大家看着像打哑迷的两个人,不知所以。

  “可是你还是急燥了些,应该等我出了城偷偷的杀了我或许会更好些。”

  “可是我等不及了啊,等了几千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我怕我会错过。”

  苏柏笑着说。

  苏柏的笑,如百花齐开,既灿烂又夺目。

  “一直在我面前做戏,你不觉得累吗?”苏槿看着面前笑得灿烂的苏柏说。

  “累,怎么不累。天天被你揍,还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师父天天骂我罚我,也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师父无论得了什么宝贝,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你,从没考虑过我的感受。而你,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哈哈,凭什么我就只能是一个陪趁的,而你永远是众人眼里最耀眼的那一个?”

  苏柏那一双原来满带笑意的双眼此刻却像猝了毒,狠狠的瞪着苏槿。

  “小柏,你不可如此,掌门是上一任掌门从小就选好的,这是昆仑的规矩。”

  “很快就不是了。”苏柏冷冷地说。

  “原来你从小就恨毒了我,想不到小小年纪心机就如此深沉。”

  “师父本就不应收两个室内弟子,既然选好了你做下一任掌门,为何还选我做陪趁!你有今天,要怪就怪师父吧。”

  “小柏,你这是大不敬。”风桦急忙地说。

  “你太吵了。”苏柏一挥手扫垃圾似的,将风桦扫出好远,半天才飞回来!

  大罗金仙高阶的修为!

  众人吃了一惊,苏柏平时显露出来的,都只有大罗金仙初阶修为,想不到他一直隐藏了修为。

  风桦狼狈的飞了回来,还想说什么,苏柏一个冷冷的眼神飘过去说:“乖乖听话,昆仑大长老的位置还是你的,还是一样会受众人尊重和敬仰,不然,哼。”

  苏柏这一声冷哼把风桦吓得不轻,他一直以为除了掌门整个昆仑就数他的修为最高了,现在,他一个大罗金仙中阶对苏柏的高阶,还真是毫无胜算。一个阶的差别如一道鸿沟,除了苏槿这种态度,普通人一辈子都跨不过去。

  风桦立刻乖乖的站在苏柏旁边,一声不敢吭了。

  “这不是既生瑜何生亮吗?”木七又从苏槿背后偷偷探出头,看着苏柏有些狰狞的脸说。

  木七的声音又清又脆,在夜空中字字入耳。

  既生瑜何生亮?神马意思?众人齐齐望去木七。

  看来这个世界的人连周瑜和诸葛亮都没听说过。

  木七看苏槿没有反对她续继,于是就大声说:“周瑜和诸葛亮都是聪明的家伙,可是周瑜嫉妒诸葛亮比自己聪明,最后周瑜活生生的把自己气死啦。”

  她的话声像珠盘落地,叮咚直响。

  众人默了默,没人敢出声。

  蜀山、崆峒、峨眉三位掌门修为也只有大罗金仙中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苏柏没吭声,他们也不敢说话。

  “你真的太吵了。”苏柏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手一挥,一道劲力朝木七直射而去。

  站在木七身边的天宸惊叫一声:“不好。”

  连忙抱着木七向后滚了好几滚才避开这道劲力,这道劲力拍在地板上,地板瞬间穿了个大洞,苏槿差点掉了下去,连忙向边边移了移。

  苏柏冷笑道:“师兄,之前你的修为比我高,我奈何不得你。现在你修为全无,你拿什么来和我斗?”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斗,只是你心胸狭窄,整天怨天犹人,一直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放你的狗屁,不是你,我何需活得如此辛苦。”苏柏双目通红,一字一顿地说。

  “苏长老,赶紧捉拿那小魔才是正事,免得节外生枝。”太苍连忙说。

  “我做事需你教?”苏柏冷冷地说。

  “不,不是。”太苍吓得连忙倒退几步。

  阶级的威压足可以把一个人吓破胆。

  “师兄,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苏柏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槿说。

  “还有一事不明白,始魔之血你从何而来?”

  “哈哈哈,还记得师父临终前交给你一个盒子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