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49章 诛杀令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099 2020-01-06 21:27:14

  “记得,但里面只有几本掌门志和历代掌门的大事手轧。”

  “你错了,盒子里面还一瓶始魔血,给我偷偷拿走了。我开始并不知道这血有什么用,直到木七的出现,而你又说要为木七炼洗髓丹,于是一个完美的计划就出现了。”

  苏柏笑得有点颠狂。

  “怪不得,一切都那么巧,还真是少不了你的功劳。”

  苏柏狞笑说:“还有什么遗言要留吗?”

  风桦正想上前,苏柏一个眼神就把他震得停在原地动弹不得。

  “没有了。但是我还是奉劝你几句,做事不要做太绝,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日后谁跟你见啊,我不趁现在取了你的狗命,还等你日后恢复了修为来杀我吗?”

  苏柏狂笑着扑向苏槿。

  “尊上!”天宸一个飞身跃过来,把苏槿护在身后,硬生生的接了苏柏一掌。

  苏柏这一掌存了心要苏槿的命,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十成十功力的这一掌把天宸的元神都震碎了,这下真的是神仙下凡都难以救回。

  “天宸!”木七和五位长老齐齐惊呼,但那五位长老不敢飞过来。木七看着软绵绵倒在地上的天宸,肝胆都要炸裂了。天宸要死了,天宸和他三哥一样要死了,不!

  她内心有个声音在狂喊着,她毫无意识地跪在天宸旁边。

  天宸临死前眼睛还舍不得闭上,他放心不下尊上和木七,一个如父,一个如子,两个人毫无修为,他走了他们俩个怎么办啊?

  对不起尊上,我不能再好好伺候你了,假若有来世,我还想做你的伺者,好好陪着你,不让你那么孤独。一滴泪水从他眼角滑落,满怀不舍地死去。

  “怎么样?看着你的贴身伺者死在自己的眼前,心不心疼?你说你假若大劫过不了,就把掌门的位子传给天宸?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你和师父死到临头都从没想到我?我天赋比天宸差吗?我修为比他差吗?我呸,他才地仙,凭什么,你凭为什么要把位子传给他?”

  苏槿缓缓闭上眼,说:“你真的是疯了!天宸是我唯一的近身伺者,虽不是入室弟子,但掌门之位传给他,也是合情合理。你连你的小辈都要嫉妒成恨?”

  “这掌门之位本来就应是能者居之,竟要我们这些堂堂大罗金仙的听命于他,你才是疯了。”

  “你这个疯子,疯子,你把天宸还给我,还给我。”木七突然跳起来,赤红着双眼一头撞向苏柏。

  “不可。”苏槿大喊一声,想伸手去拉但是已来不及。

  木七这一撞却撞不到苏柏身上,就好像他身前有道厚厚的屏障隔着,苏柏冷冷的看着,缓缓的伸出如葱白一般好看的手,紧紧地捏住她的脖子。

  “不自量力,想找死就成全你。”

  “得饶人处且饶人。”一道洪亮的声音穿透而来,夹着威压,苏柏的手一震,木七掉到了地板上,而苏柏则给震飞了出去。

  话音刚落,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粗布短衣,头发花白,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一个粗壮男人。

  “蓬莱老祖!”

  “师叔!”

  众人齐齐惊呼出声。

  太苍连忙飞到男人身前,恭敬地行了个礼说:“太清师叔不是一直在蓬莱修仙不问世事吗?今日为何到此?”

  太清并没理会太苍,而且飞到苏槿面前说:“苏小儿,我来迟了。”

  苏槿缓缓睁开眼睛说:“来迟总好过没来。”

  “天宸死了?”太清看着地上的天宸问。

  “嗯,元神俱灭,魂飞魄散。”

  “节哀!”

  “好。”

  两人便再也无话。

  身后的那一堆人更加不敢说话。苏柏站在哪里像条毒蛇,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木七扑到太清的脚下,抱着太清的大腿哭着说:“爷爷,求求你了,救救天宸。”

  “孩子,不是我不想救,是他命中本有此劫,和苏小儿的一样,历得过去便海阔天空,历不过只能陨,谁都无能为力。”

  “我不信,我不信,你们不都是仙吗?神仙吹口气就能把人救活了,我们那边电视都这么演的,求求你了,救救他。”木七哭得声声撕力竭。

  众人虽不知木七口中的电视是什么,但都被她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得心酸想哭。

  “我不,你们都是骗子,骗子,你们要斗就斗个够,干嘛要死人,死的还是天宸,你们干嘛不都去死,你们都去死,去死。”木七大吼着,胸中的火像岩浆一样马上就要喷发出来。

  苏槿手急眼快,一个手刀砍在木七脖子,木七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我现在要把他们都带回蓬莱,你们可有意见?”

  太清看着身后的那群人说。

  “太清老祖这样做不怕失了民心么?”苏柏恨恨地说。

  “民心?公道自在民心,没有公道,说得再好听,也得不到民心。”太清主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

  “太清老祖今日把这邪魔带走,即是与天下人为敌,你可曾有想过这后果?”

  “哈哈,我带走就是与天下为敌,你带走就不是了?小子,我与你师父在喝酒下棋的时候,你还没出世呢。我今日放过你,不是怕了你,而是一个大罗金仙修成不易,我不想这轩辕大陆少了一个强者,日后,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太清抱起天宸,苏槿抱起木七,一起消失在原地。

  “真是欺人太甚!”苏柏气得把手中的玉萧一挥,脚下的客栈顿时夷为平地。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白天来搜过,这客栈可住了不少人!

  “怎么?你们有意见?”

  “没,没有。”风桦和其他三个长老齐齐向后退了退。

  “明天派弟子来清理,就说是昆仑掌门苏槿勾结邪魔与天下人为敌,逃跑时还把这客栈夷为平地。苏槿已轮入魔道,失去理智,现共召天下正派人士,全力诛魔!”

  “是,是。”昆仑四位长老,期期艾艾在应了声,迅速飞走了。

  这等于昆仑向天下下了诛杀令,苏槿和木七将会成为全天下诛杀的对象,不死不休。

  这也太狠了,风桦想到苏柏那冷冷的眼神还忍不住颤抖。

  现在苏柏杀了天宸,就等于往死里得罪苏槿。明明蓬莱老祖说带他们三个回蓬莱,苏柏还是下了诛杀令,等于把蓬莱也得罪了。

  风桦看了身边几个一眼,身边的这几个也心有灵犀地和他对望了一眼。

  前途堪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