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52章 想咬人的小恶魔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297 2020-01-08 21:05:09

  月光洒在木七身上的时候,木七心脏里的那滴黑血蹦哒得更欢畅了,就连那束红光似乎也受到了月光的牵引,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盛。

  如果这时有人看到木七的心脏肯定会吓一跳,整一个心脏就像个大灯泡亮堂堂的。

  丹田那颗白珠子也不甘示弱,红光一现,一股白光也随之亮起。

  红的似火,由心脏而出,燃烧着木七的每一寸经脉;白的像水,紧随着在后,滋润着木七的每一寸经脉。

  一红一白两股力量你追我赶,把木七的经脉慢慢的撑大,但却无法溶合,最终又各自回心脏和丹田的位置。

  所以木七的身体神奇地时红时白,但木七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这温柔的月光像母亲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她犹如沐浴在圣母般的光辉中,舒适极了。

  随着身体出现异状,木七头上的角和耳朵居然也在慢慢长长和变尖。

  木七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昨晚怎么回事?怎么躺在院子里就睡着了?”

  看到木七醒来,坐在椅子上的苏槿喝了一口茶问。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月光晒得我很舒服,很舒服,然后我就睡过去了。”

  “你的角长长了,耳也变尖了。”

  “啊,那不是更丑了吗?”木七摸着头上的角惊呼道。

  “本来就丑的,更丑倒不至于。”

  。。。

  要不要这么直白。

  这时太清走了进来。手上提了个食盒,大声说:“小丫头,起来吃早饭了。”

  走到木七跟前一看,说:“咦,小丫头你怎么又变丑了一些?”

  我。。。

  木七翻了个身,不想理这两个家伙。

  “小丫头,赶紧起来吃早饭了,我得回蓬莱了。”

  “这么快?”木七连忙坐起来。

  “不快了,天宸的尸体放不得,虽然施了保存尸身的定阴咒,还是入土为安比较好。”

  木七没有说话。

  太清把一把黑扇子递给了苏槿,说:“想不到堂堂昆仑神器竟然随便的就给了一个侍者,你这个掌门倒也心大。”

  “这不是随便给的,是天宸筑基时冥想出来的神器和它一样,便送给了他,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而且假若他日他当上了掌门,这把扇子也得传给他,可惜他没活到那一天。”苏槿接过黑扇慢慢地说。

  太清拍了拍苏槿的肩膀说:“苏小儿,要不然你还是来我蓬莱好了,魔域路途遥远,凭你们俩的修为,怕是半路还没去到就得见阎王去了。”

  “说好的事怎能朝令夕改。”苏槿说。

  “好,知道你脾气倔,那我不多说了,好好保重。”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

  木七连忙跳下床,鞋子都来不及穿,追着跑了出去。跑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太清已抱着天宸从里屋走了出来。

  “小丫头,后会有期。”说完,“嗖”的一声不见了。

  这时,木七忽然觉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痛。

  她蹲了下来,头埋在双臂间,“呜呜”地哭了起。

  “这几天不是看你挺冷静的,现在哭什么?”苏槿有点嫌弃地说。

  “只有天宸才知道我爹娘在哪里,现在他死了,我以后怎么样才能找到我爹娘啊。”

  。。。

  苏槿觉得头顶有千万只乌鸦飞过。

  “天宸死的时候你一直哭也是因为这个?”

  “不,我爹娘的事是在太师叔走的时候才想到的。”

  头顶的乌鸦瞬间“噗呲”倒地,气绝身亡!

  苏槿调头便走。

  “掌门爸爸,你还没告诉我头上的这两只角该怎么办?”

  “没得办。”

  “它会不会越长越长啊?”

  “会。”

  “那长到天上去了怎么办?”

  “锯掉它。”

  。。。

  这个还是我的掌门爸爸吗?怎么感觉的换了个人?

  木七把早饭吃了,和苏槿讨论了一番,觉得恶魔靠月光修练这个方法是可行的,反正现在哪儿都不能去,木七的魔气一日没学会隐匿,一日都不敢出门。

  而且太清在这个小院布下了结界,凭太清的修为,只要木七不出门,便不会有人发现她的魔气。

  可是他们住了一天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钱!

  因为他们把太清剩下的米吃完后,找遍了整座小院,居然找不到一点银子!

  这下可不太妙了。

  太清不用花钱,走的时候自然不会想到给他们留钱。

  下山的时候,值钱的东西都在天宸的身上,可是天宸又给太清带走了,这下好了,一个不会赚钱,一个不能出门的两个家伙,坐在屋檐有气无力地晒着月光。

  又半天没吃饭了,木七饿得头晕眼花。她现觉得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吃肉。

  她看了眼苏槿,直咽口水。

  “你想干嘛?”苏槿警提的看着她。

  木七舔了舔嘴唇说:“我想轻轻咬你一口可以吗?”

  苏槿看了看木七,虽没有尖锐的獠牙,但在月光下雪白的小牙看着也怪瘆人的,说:“不可以!”

  “就一口口,我太饿了,好几天没吃肉,饿得受不了了,就给我咬一口口。”

  说完就朝苏槿身上扑了过去。

  苏槿现在修为虽不高,但对付一只小恶魔卓卓有余。

  他把木七摁在地上狂揍了一顿,直把木七揍得鬼哭狼嚎,保证以后再也不能想咬他才放过她。

  还好这小院给太清布了结界,要不然三更半夜的鬼哭狼嚎肯定惊醒一村人。

  鼻青脸肿的木七坐上地上痛得直哼哼。

  她对苏槿说:“你也太霸道了,我只是想一下而己,你就把我揍成这样,有你这样做家长的吗?”

  “我还有更霸道的,你要不要试试?”

  “不!”木七立马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我修练去了,看着你我怕我又忍不住扑上去。”

  边说边朝院子的一个角落走去。

  这座别院极小,除了几间屋子,就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就算木七走到角落,离苏槿也不过两三米,这摆明了是不想和苏槿呆在一起。

  木七走到院子中间,双手叉在腰上,摇了摇头,扭了扭屁股,还回头朝苏槿扮了个鬼脸。

  苏槿朝她做了个握拳状,木七立马调过头,扭着屁股唱起歌来:

  我头上有犄角犄角

  我身后有尾巴尾巴

  谁也不知道知道

  我有多少秘密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小青龙

  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小青龙

  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我有许多的秘密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唱完了还要调过头朝苏槿吐了吐舌头,苏槿看了哭笑不得,不理她,继续坐在地上扮雕塑。

  不过,这歌唱得还真好听,声音又甜又脆,听了让人心情愉悦极了。

  苏槿的嘴角微微翘起,抬头望着月光闭上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