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第55章 木七的新技能

我家养了一只小恶魔 六小寻 2171 2020-01-09 21:00:19

  打定主意,苏槿转身便向马厩走去。他记得马厩里有一匹老马,几天没喂了,不知道死了没有。

  自从太清走了,这院子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人,应该是太清吩咐下去不让人过来。

  苏槿走到马厩,那匹老马还在,只是有点病恹恹,而且瘦骨嶙峋,几天没喂看起来好像就要断气一样。

  苏槿皱了皱了眉,大白天的肯定不能御物飞过去,这天上地下都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等着抓他,但靠这匹老马去黑风寨又有点悬。

  苏槿叹了口气,还是把马牵了出来。

  自从遇上了木七,苏槿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叹气了。

  老马不情不愿的给扯了出来,走了几步,鼻子一痒,朝着苏槿的背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喷得前头牵着马绳的苏槿一头一背的口水鼻涕。。。

  悲催的苏槿第一次出门打劫就以老马的一个喷嚏而告终了。。。

  他把老马丢在院子里,飞快的跑去净房把自己从头到脚洗刷了好几遍,皮肤都洗脱了好几层都不肯从净身房里出来。

  要不要这么矫情。木七把苏槿鄙视了万万遍,出门去打个劫都要整这么多事。

  木七走到老马的身边,老马看到她竟然非常高兴。

  是的,非常高兴。木七很惊奇地发现,自己能从老马的眼睛里看懂它的情绪。

  木七擦了擦眼睛,这次看到老马的眼睛里不但有高兴,还有期待和兴奋!

  我、我、我出现经幻觉吗?

  木七蹬蹬的向后退了几步。

  这时从屋外飞进来了一只麻雀落在了老马的头上,麻雀站在老马的头上吱吱喳喳地叫。

  以前这种鸟声在木七的耳里听来就是吱吱喳喳,但今天,木七却分明是听到麻雀说:“这小姑娘是谁呀?长得可真丑!”

  老马咴咴的嚎了几嗓子,但木七却明明白白的听懂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她身上的气息让我好喜欢。”

  木七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妈呀,太惊悚了!我不但出现了幻觉,还出现了幻听,我是不是要死了?

  木七连滚带爬的冲向净房,不停地拍着净房的门说:“掌门爸爸,你快出来,太可怕了,呜呜。。。”

  门外木七哭得像鬼叫一样,苏槿在水里想继续泡都泡不成了,穿上衣服怒气冲冲的打开门,一声怒吼:“又怎么了?”

  “掌门爸爸,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我我我,我竟然听到了小鸟和马在说话。”

  木七扑上去紧紧抱着苏槿的大腿身子抖和像筛糠。

  平时表像得再成熟,也还是个孩子啊。

  苏槿叹了口气说:“怎么回事,说清楚。”

  “我刚才在院子里听到麻雀在问马我是谁,马说不知道。掌门爸爸,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这是什么毛病?能治吗?我会不会死?”

  “停停停,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出去看看。”

  “我我我不去。”木七吓坏了,紧紧抱着苏槿的大腿不放手。

  饶是木七经历得再多,突然能听见动物说话,也不是她能接受的范围,这些都是在童话或是神话故事里才能出现的事,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刚看着麻雀和老马的嘴一张一合,就像人在说话,木七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毁了,精神面临崩溃。

  苏槿可不管她想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但能听见动物讲话,还是万年来听到的第一次,这么好奇的事怎么能不去见证见证。

  于是他像拎鸡崽一样把木七拎到了老马旁边。

  这时老马又咴咴的叫了好几声。

  木七嗷嗷叫的一下又抱着苏槿的大腿,不停地说:“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苏槿没好气地说:“你听到什么了。”

  “老马说你太没礼貌了,居然把我就这样拎着摔地上。”

  。。。。

  这是你瞎编吧,苏槿满脸黑线。

  “说实话!”

  “这真的是实话啊。”木七差点要粘在大腿上了。

  这时又飞来了好几只麻雀,不停的吱吱喳喳,木七把耳朵捂上,太吵了,我不听,我不听。

  苏槿把她的耳扒了下来,说:“你先别慌,你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你认真听,仔细听,听清楚它们在说什么。”

  苏槿的话像有股魔力,突然的就让木七的心安定了下来,是啊,害怕能解决问题吗?今天走到这一步,自己变魔都接受了,能听到动物讲话那不也很正常吗?

  于是木七坐在地上,闭上眼睛,静下心,认真地听这群小麻雀在讲什么。

  “这小姑娘是谁呀,以前没见过的,怎么长得这么丑的,头上还长着角。”

  “你们听说了没有?王员外又娶了第八个妾室。”

  “快过冬了,黑风寨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开放谷仓给我们过冬。”

  “外面大街上又多了很多人,好可怕。”

  麻雀们讲得乱七八糟又多又杂又乱,听得木七脑仁发疼,但说的每一句都听懂了,而且很清晰。

  木七慢慢睁开眼睛。

  “怎么样?”苏槿觉得木七的眼睛越发清澈、有神了。

  “说的每一句都听得很清楚。不过很多都是没用的,最后一个说外面多了很多人,估计是在到处搜捕我们的修士。”

  “那你能与它们沟通吗?”

  “我不会说鸟语。”木七茫然地看着苏槿。

  “谁让你说鸟语了?”苏槿一头黑线。“直接说你的话。”

  木七站了起来,朝那群还在地上蹦哒的麻雀走了过去。

  那群麻雀居然也不怕她,跳来跳去的,还时不时吱几句。

  “我叫木七,你们好。”木七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她自己想。

  这时竟有几只麻雀跳到了她身上,头上,不停地吱吱喳喳的,似乎兴奋得不得了。

  陆陆续续的不断有麻雀往木七身上飞,那匹老马也摇着尾巴朝木七身边凑,这下热闹了,鸟吱,马叫,木七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闭嘴!”木七大吼一声。

  刚刚是谁说自己是个有礼貌的孩子来着。。。

  “一个个说。不要吵。”木七颇有威严。

  “我来我来。”这时一个小麻雀飞到木七眼前,说:“你真的能听懂我们讲话吗?”

  另一个麻雀飞过来把它一拱,说:“走开走开,这么白痴的问题也问得出口。你是人还是兽啊?你如果是兽的话,是什么兽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长得像你这么古怪的兽。”

  “停停停,你们赶紧玩去吧,吵得脑仁疼,帮我留意一下外面动静随时来报。”

  “好的好的。”这群麻雀忽啦啦的一下全飞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