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以时间为名

004 我是因为热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2065 2020-01-07 10:00:00

  翌日,毫无例外又是个大晴天。

  江执起床的时候嗓子跟冒烟了似的,喝了大半缸子水,喉咙还是火辣辣的疼。还不到七点,窗外就已经是火辣辣的大太阳了。

  他低咒了句“妈的”,对于喜欢在寒冷地带待着的他来说,这里的气候是最大的考验。

  敦煌这个地方,全年日照超过3246个小时,蒸发量2486毫米,如果不是今年罕见的一场大暴雨,那平均降水量就只有39.9毫米。夏天能热到40℃以上,冬天能冷到零下20℃以下。

  干燥、被沙漠戈壁四周环绕的西北之城,却是古丝绸路上的咽喉锁钥,传奇般跨越千年绵延到了今天。

  洗漱的时候江执站在镜子前瞅了许久,然后拿了剃刀沿着微长的发梢顺到发根,一缕缕头发顺着刀刃而落。人有精分人格,他的发质也有精分发格,微长的时候有点自来卷,短发就挺拔抖擞了。

  涂上剃须水,泡沫揉了满脸,他习惯用传统剃刀,一刀刮下,刀面上头堆了泡沫和胡须,刀面下头是刚毅的下巴轮廓。

  顶着一下巴的残余泡沫和胡茬冲了个凉,等再出来时,镜子里那张脸英俊清爽得很,眼色锋利,藏着些许冷意和不羁。

  出门的时候,前台两个小姑娘瞧着江执的背影窃窃私语,“是咱酒店的住客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帅啊。”

  肖也一早就到了酒店大堂,混了杯茶,不知是用美色骗的还是人家酒店本服务就热情,总之,瞧见一身清爽的江执时,他舌根底下还泛着一丝刚刚呷茶后的甜。

  “这么看你就舒服多了。”肖也起身笑,朝着他上下一比划,“行啊,尊师重道,注重仪容仪表,好的开始。”

  江执不领情,一盆冷水浇了热火朝天,“我是因为热。”

  **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敦煌,被戈壁沙漠环抱的弹丸之城。

  遥远又瑰丽,千百年来它就存在于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戈壁中,在胡琴声中,在传唱的戏曲中,在飞天舞中。

  江执和肖也窝在一辆小面包车里,车子开得飞快。敦煌城区的面积不大,没一会儿眼前就是没边儿的戈壁。车轮碾得地上的沙粒打在车身和车玻璃上啪啪直响,在这种路上开这种车最好,皮实。

  司机姓包,给敦煌研究院开了二十多年的车了,风里来沙里去,整天乐呵呵的,健谈,土生土长的西北人,脸晒得黑红。长期跟研究院打交道的包师傅,张口闭口聊得不是石窟艺术就是石窟保护,也大有半个学术学者的架势了。肖也随和,跟谁都能聊到一块去,两人说得热火朝天。

  聊着聊着就聊到这次大暴雨的事了。

  “有的石窟辛辛苦苦修了十多年,说灌就给灌了,混着泥土沙子草皮的,气得老师傅都跟着直跺脚。”包师傅说到这啧啧了两声,又夹杂了一声惋惜长叹,“要不说你们这些修复师啊工程队啊太不容易了呢,肖工你是刚回来不知道,你师父这阵子要么石窟要么研究院,都没怎么回过家。哦对了,新疆有意思吗?风景比咱们大西北漂亮吧?”

  肖也这两年去支援新疆壁画修复工作,干的最多活就是“面壁思过”,至于新疆的好山好水好风光他都没时间领略,想了想,清清嗓子说,“嗯……新疆的姑娘美。”

  “我也听说了,说那边的姑娘可漂亮了……”

  车载音箱里放着张信哲的《信仰》,可能是音箱老旧的缘故,放出的曲子时不时夹杂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

  江执没参与谈话环节,坐在后排中间位置,两条大长腿随意交叠前伸,脖子上挂着耳机,但没听音乐,他始终看着窗外被阳光耀得刺眼的戈壁,隔着一层玻璃都能觉着砂砾滚烫。

  音箱里的歌他没怎么听过,隐约能辨出些许歌词来: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有人说敦煌也是一种信仰,是掠过千年的奇迹,是超乎时间念想的力量,神秘辽阔,荒凉瑰丽。

  信仰吗?

  江执想,也许对他而言,这里就仅仅只是敦煌。

  包师傅喋喋一番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江执,呵呵笑了,“这位老师不大爱说话啊,您是第一次来敦煌吗?不习惯吧?到了这个季节就是太热了。”

  肖也多少清楚江执不冷不热的性子,替他开口,“大西北这种地方刚来不觉得什么,时间一长就爱上了,就像是我——”

  “来过。”江执很轻淡的口吻,目光始终没从车窗外收回来。

  肖也一身英岸骨就黏过来了,好奇心都跟开了马达似的,“你之前来过敦煌啊?什么时候?没听师父说过。”

  江执视他为空气的架势,肖也见挖不出料来,脸上露出惋惜神情。包师傅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后座的情况,心想着:都能给肖工摆脸色啊,估计是位更厉害的老师啊……

  耳根子清净了,江执望着车窗外满眼土黄的“风景”,闯进脑子里的却是敦煌的另一张面孔。

  第一次来这里就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正值四月初,早晚还有温差。听说江南的四月是一江烟水照晴岚,而敦煌的四月是皂雕落日黄沙。沙尘一起就是昏天暗地,不管商家住户再怎么关门封窗,上手一蹭还会是满掌黄色沙土。

  风过耳时都会被沙子打得生疼,街上的人很少,不得不出门的都扣帽戴口巾的,藏在防风镜后面的双眼都恨不得眯成一条缝。

  那年他一路从阳关、玉门关、汉长城遗址再到雅丹魔鬼城,整个的敦煌西线甚至直达罗布泊,在近乎逼死人的戈壁滩,伴他同行的就只有漫天黄沙。都说春风不度玉门关,那一条进入西域北路的古丝绸之路,放进他眼里的就是无尽荒凉。

  肖也又凑过来了,小声问他,“你来敦煌,接手的肯定不会是普通石窟吧?”

  江执扯回散在黄沙里的记忆,不紧不忙地反将了他一军,“敦煌每一个石窟都不普通。”

  肖也被他钻了空子也没恼,肩膀抵着他的肩膀,“但是,那个第0号石窟相比其他石窟会更不普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