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以时间为名

006 有点秋后算账啊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2116 2020-01-09 10:00:00

  胡翔声是重庆人,好的就是又鲜又辣的火锅这口,奈何在敦煌想吃到纯正家乡味挺难,盛棠刚来敦煌那会被他拉着吃了顿火锅,也嫌人店里的底料做得不好,去了趟菜市场买了牛油和各类配料,做出来的底料那叫一个香,从那天起胡教授就有口福了。

  盛棠对辣不是很痴迷,但也能吃,尤其是每次来敦煌都能给胡教授做不少好吃的,她厨艺好,人又鬼灵,所以用美食来“要挟”教授这招十次有九次都灵。

  “不是我亲手做的哪能好意思往教授您的肚子里进?我是特意飞了趟重庆买的本地配料。不过,既然进不了254窟,那我今晚就打道回府了。”

  盛棠一改刚刚的可怜巴巴,潇洒返身扯过背包,肩带往肩头上一搭,“回见了您内。”

  胡翔声都快顿足捶胸了,矫健地一步窜前死扯住她的包。

  她回头冲他挤眉瞪眼的,“我去!教授!不带吃不着就上手抢的啊!”

  “不是不让你进窟,我说了吗?我的意思是给你安排别的窟——”

  盛棠扭脸就走。

  “哎哎哎。”胡翔声抱定了宁可丢脸也不撒手放包的决心,赶忙道,“我是有特殊任务交给你的,是要跟个国际知名修复师合作,比你自己单打独斗要有意义。”

  盛棠一听这话来了兴致,扭头看着胡翔声,“国际知名修复师?是谁?”

  问完后蓦地惊喜,将包一甩,赶忙给教授捶肩按摩的,一副谄媚,“难道是Fan神?”

  Fan神那可是她崇拜的偶像,她自认有才没服过别人,唯独服Fan神。

  他可是横空出世的王手级啊,参与和独立完成诸多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例如米兰王宫大厅、洛梅洛圣母大殿内中世纪的灰泥壁画、乔托为斯克罗维尼教堂壁画等,并且跟卢浮宫和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都有合作。

  只可惜,他出面工作时从不露出真容,有才华不喜欢交际,有人说他性格有缺陷甚至有抑郁症。

  就在前不久他在退回一块类似来自敦煌揭取的壁画后对外宣布退隐,而退隐之前,他刚刚主持完成位于卢浮宫的达·芬奇名作《圣母子与圣安妮》的修复工作。

  胡翔声闻言后面色迟疑,稍许后笑说,“那个……本事差不多,鬼才,跟你一样。”

  听这口吻就不是Fan神了,盛棠微微挑眉,捶肩膀的手一停,那院里能请谁过来?更重要的是,如果随便请个擅长西方壁画修复的专家过来也水土不服啊。

  胡翔声见盛棠迟疑不坚,心就放下大半,将她拉坐下后,顺带的将她背包安顿到安全区域,把刚刚倒好的汤推到她跟前,“你师母熬的绿豆汤,喝点吧,降暑。”

  见盛棠一直盯着自己,他清清嗓子,“是这样的,那位专家比较习惯独立工作,但我会想办法安排你进去……”

  盛棠心说这就是没安排好的意思啊,刚要痛诉他这把年龄为了口吃的跟小辈耍赖,就听手机响了。

  是胡翔声的手机,接通后说了一声“好”,挂了电话跟盛棠说,“正好,人来了。”

  **

  院内,地面被轮胎卷了沙粒尘烟。

  盛棠跟着胡翔声身后出大厅时,包师傅的车正好停稳。

  车门一开,从里面下来两个男人。

  胡翔声大踏步上前,盛棠虽说紧跟其后,但瞧着刚下车这两人的身高身形总觉得有些眼熟。

  走在前头的男子穿着清爽,俊朗的一张脸笑起来浪贱浪贱的,对着胡翔声叫了声“师父”,目光一转落在盛棠脸上,微微一愕。

  盛棠瞧着眼前这张俊脸也是一愣,紧跟着两人异口同声,“是你?”

  胡翔声一瞧这架势笑了,“这是打过照面了?”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她是盛棠。”又看向盛棠,“他是肖也。”

  肖也笑着补上一句,“也是我师父那位不成器的闭门弟子,原来你就是盛棠啊,总是听说但没见过,鬼才级画家,小梵高嘛,绕了半天咱是一家人。”

  对方挺热情,反倒令盛棠无所适从,毕竟昨天招摇撞骗讹了对方五千大洋……世间何其小,老天爷何其喜欢开玩乐,怪不得当时就觉得他不大好糊弄,敢情他就是胡教授的那位赫赫有名关门弟子。

  这一脚她算是踹钢板上了。

  挤笑问好,眼神落在肖也的身后。

  刚刚跟着他一同下车的男人没立马上前,他在环顾四周,然后伫立在耀眼的阳光里,身影高大挺拔,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许久。

  他戴着太阳镜,盛棠看不出他的具体长相,只着他的侧脸轮廓坚挺,他在看……盛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在看石窟的方向?

  胡翔声没催促,一直耐心等待。

  盛棠看得真亮儿的,够能摆谱了,敢让胡教授这么等着。心思又微微一活分,难道,他就是胡教授说的专家?

  横向纵向悄悄打量了一番,从身形看倒是看不出他几斤几两重来,但隐隐觉着他像极了昨天的另一位冤大头。

  念头杂撞间那男人上前了。

  阳光落在他白得发亮的T恤衫上,让盛棠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森林里的云杉树,挺拔伟岸、又傲然独立。

  他走到胡翔声面前,出于礼节摘了太阳镜,朝前一伸手,“胡教授,好久不见。”

  旁边的盛棠盯着他的脸,只觉眼前乍亮!

  怕是这辈子见过的男人都不及眼前这位吧,什么神仙颜值?同样眼睛鼻子的长在人家脸上怎么就能……嗯,这!么!帅!

  心里像是扑腾过万头的大羊驼,脑子里嗖嗖闪过的都是自己零星看过的言情小说对帅哥的描写字眼:薄唇星目,洒脱不羁……

  又或者再来点意境诗句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嵇延祖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

  也不怪人家刚刚摆架子,谁让他长得好看呢,有颜值任性点那叫个性,只是这张脸……

  胡教授伸手相握寒暄了几句,为盛棠介绍,“他是江执,你可以叫他嗯……江医生,我刚刚跟你提过的壁画修复专家。”

  盛棠闪过脑的第一反应是,啥?僵直?第二反应是:果然剃了胡子更好看……

  江执将太阳镜往领口上一挂,双臂交叉环抱,状似悠闲,笑,“呵,又见面了。”

  这口吻,有点秋后算账的架势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