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以时间为名

011 你还真高看他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2029 2020-01-14 10:00:00

  撇干净浮油,沈瑶开口了,娇柔柔的,“胡教授,新来的修复师是什么来头?还挺难请的呢,咱们大家伙都到齐了,就差他一个。”

  胡翔声抬头瞅了一眼肖也,肖也忙将面膜一扯,随便呼噜了一下脸,“我都三催四请了,可能……还在睡吧。”又忙解释说,“他吧,在调时差,能理解。”

  大家也没什么埋怨之词,了解他的知道他那臭脾气,不了解他的也不方便多加议论。

  倒是沈瑶挺好奇的,“胡教授,院里是接到通知要动第0号窟了是吗?听说之前要邀请Fan神来的?”

  “Fan神?”一直不爱跟她搭话的盛棠两眼冒光了,“他能来吗?”

  胡教授没等开口,祁余在这边先出声了。

  “我觉得吧他来了也没用,他有的本事咱们这边的修复师也有,咱们这边有的本事他可未必能有。而且圈里的人都说他其实没什么本事的,能一下子声名鹊起就是自己炒的,要不然也不能栽在那块揭取的敦煌壁画上。他又不是专业出身,靠着野路子吧能走运一时,但是想走运一辈子就难了……”

  罗占在桌下踩了祁余一脚。

  疼得祁余哇哇叫,“你踩着我了!”

  罗占转头给他使眼色,压低了嗓音从齿缝里挤出句话:你……是不是傻?

  敢当着盛棠的面诋损Fan神?虽然他也觉着祁余的话没错,Fan有的本事他们也不是没有,但……架不住粉丝滤镜啊!而且这个粉丝绝对的铁磁加骨灰级,不是什么善茬。

  罗占很担心,下一秒祁余会被盛棠撕成鱿鱼丝。

  盛棠意外没恼,倒是笑了,笑得让罗占觉着瘆得慌。

  “祁余啊。”她慢悠悠开口了,“我发现你自从得了神经病之后,你就精神多了啊,但是你的智商怎么就没能超过你的身高极限呢?你觉着人家Fan神不行?你了解他吗?跟他共过事吗?你说他的本事你也有,成啊,达芬奇的名作你去走一遭啊。什么叫幸运?没有十年的磨刀功夫你敢秀那一分钟的大刀吗?还有你刚刚说什么野路子的,人家出道既被封神,那叫剑走偏锋。Fan神是什么人?是旷世奇才,是站在人生的巅峰俯瞰世间渺小,他才叫活着没浪费空气,死了不会浪费土地,就算半生不死也没浪费人民币。”

  怼到这儿,盛棠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喉,又不咸不淡地说,“你可得管好你自己别惹我生气,整个屋子你最了解我,我的动手能力比较强。”

  祁余刚要开口,肖也马上抢声,“不管中外都是同行,能进得了咱们这行的就都是牛掰,大家相亲相爱啊。”

  盛棠这还等着祁余作死般奋起抵抗呢,第一回合就有偃旗息鼓的架势多没劲,也不是她作风。

  正想着,就听身后有人嗤笑,“旷世奇才?你还真高看他。”

  语气挺不屑的。

  盛棠一扭头,就瞧见江执斜靠着门框,一身慵懒骨的。

  穿得挺随意,宽松T恤加宽松沙滩大短裤,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手里拿着杯插着吸管的,呃,奶茶!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跟肖也说的在补觉,总之没上午看着那么精神。

  胡翔声见他来了,笑逐颜开的,朝着他一个劲地晃胳膊,“赶紧找地方坐,就差你一个了。”

  说完便夹了几片毛肚叠放在汤勺里,勺柄在锅边搭住,毛肚跟着勺子一并下锅煮。

  肖也哪会不清楚胡翔声那颗火急火燎的心?就任由他吧嗒着嘴盯着火锅去了,替自家一遇上火锅就没了风骨的师父介绍了彼此。

  祁余挺热情的,主动握住江执的手,从年龄到职业特点甚至身高都介绍了个遍,最后强调句自己尚未婚娶。

  罗占忍无可忍,许是怕祁余丢了研究院的脸,生生分开这俩人紧握着的手,笑了笑说,“来了就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搭手的吱一声就成。”

  沈瑶的眼珠子一直没离开江执的脸,介绍到她的时候……盛棠心里是这么想的,呵呵,十有八九是想存储备胎了。

  江执含笑跟诸位打了声招呼,也没过多介绍自己,就任由肖也的那句“新来的壁画修复师江执,你们叫他江医生就行”来结束大家对他的了解。

  一屋子的人,盛棠和罗占旁边都有空位,江执很不客气,椅子一拉,大大咧咧地坐在盛棠旁边,奶茶往桌上一放,里头有冰块,撞得桄榔响,杯壁上有细小水珠,

  火锅是在胡翔声家里吃的,厨房本就不大,大家近乎是胳膊挨着胳膊坐。江执人高马大的,尤其是那双大长腿,伸不直的情况下只能左右开弓屈着,这么一来能让盛棠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盛棠觉着自己一直是礼貌得体的好姑娘,起码在人前装也得装个人样儿出来,更何况好歹也用了幅不知真假的纸骗了人家五千块大洋,怎么着都得礼让三分。

  可是……

  “江医生,听你的意思,你是挺瞧不上Fan神了?”盛棠没急着动筷子,转头看着江执问。

  脑残这种事分对谁,用在工作上谁要是敢这么评价她,那她势必会让对方打肿脸,可面对心中唯一偶像,她可以残到肝脑涂地。

  江执接过肖也递过来的干净筷子,两只筷腿往桌上轻轻一磕,对齐,眼瞅着火锅勺里的毛肚微微卷了边,筷子一伸,比胡翔声快了0.1秒夹住了毛肚。

  于是乎,胡翔声眼巴巴地看着那些毛肚进了江执的料碟里,咽了下口水,行啊,人家千里迢迢奔赴敦煌,虽然说有他自己的目的吧,但总归是要付出时间和体力来奉献石窟的,吃你几片毛肚怎么了?

  心里顿时平衡不少,然后又夹了几片生毛肚,小心翼翼齐齐整整地又铺在了勺子里烫着。

  “你见过他?”江执一口一片毛肚进肚。

  很显然他不是很能吃辣,没几口脖子到脸就都红了,呛得他直咳嗽,顺过奶茶大口吸了几下,缓了辣劲才又甩了一句,“这么为他说话,看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