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以时间为名

028 你这儿我是蹭定了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1050 2020-01-31 10:00:00

  江执的两只大行李箱稳稳当当地放在把头那套房的门口。

  盛棠刚开始还拎着航空箱往楼上爬,爬到三楼的时候,终于觉得蓝霹雳是异于常龟的沉,于是便顺了一户堆在门口绑大蒜的麻绳,系在把手上往楼上拖。

  大老远的就能听见箱子磕在楼梯上咯噔咯噔的声响。

  等盛棠把航空箱拖到五楼的时候,里头早就被震得头晕目眩的蓝霹雳一个不适应,吐了。

  江执惋惜地瞅了瞅蓝霹雳,怪他,找了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助理。

  奈何助理并没半点内疚之情,但也同样用丧心病狂的眼神瞅着江执,指了指房门,“胡教授让你住这套房?”

  这不明摆着吗。

  江执懒得废话,掏出钥匙。

  于是,盛棠就眼睁睁地看着江执堂而皇之地进去了。

  肖也惊觉对面房门大敞四开的时候,江执已然是主人入户的架势了。肖也靠在门口,一边刷牙一边瞅着盛棠将一只大得离谱的丑乌龟抱出航空箱,意难平。

  “凭什么师父让你住进来?”他含含糊糊地抗议,外加一龟,他的地位直线下降。

  话音刚落,就见那只丑乌龟嘴巴一张……吐了一地。

  娘勒,乌龟还会吐?

  肖也觉着反胃,赶忙折回去漱了口。再返回来的时候,盛棠已经将那只乌龟给收拾干净了,正逗它玩呢……

  没一会儿罗占和祁余也过来了,只源于肖也回屋后扔了句,快去围观,最里面那套房被人鸠占鹊巢了。

  祁余还没怎么睡醒,眼罩扣在乱蓬蓬的头发上,睡眼惺松地靠在罗占身上。罗占扒拉他几次都未果,也就懒得再去管他,任由祁余像条黏虫似的。

  罗占之前没进过这屋子,环顾四周后也瞬间理解了肖也躁动的情绪。

  三室改两室,整个活动区域自然就大出不少来,加上南北通透,窗子一敞,有微风入室就能涡旋成流,怪凉快的。房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是木质,目光能及的地方都有设计的痕迹。

  格局是好,但没太多的生活气息,没沙发没电视等用品,只有工作区域,偌大的工作台十分抢眼,从工作区的结构和摆设来看,这里之前也是住了位修复师,除此,还有一尊用墨玉雕成的茶海。

  泛着刻花,纹路里却是清晰干净,而屋子里也是窗明几净的,看得出胡教授总会定期打扫这间屋子。

  讲真,胡教授对手底下的修复师真是关怀备至,衣食住行样样操心。他们不是没去过胡教授的家,也不是没进过他办公的场所,很是局促的空间,对此胡教授总说,回家就是睡个觉,要那么大做什么。办公嘛,大办公室让给年轻人,他们有想法有干劲,空间大好施展。

  “不错啊。”罗占感叹。

  “是相当不错啊,江执别说我没跟你提前打招呼啊,你这儿我是蹭定了。”肖也在参观一圈后把主意打在客卧上。

  整套房子就这间房锁着门,他站在门前,一个劲扭门把手,“我不管啊,我就要这间了。”

  “你能打开算啊。”客厅没地方坐,江执直接在工作台上盘腿而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