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他以时间为名

035 我是金主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1080 2020-02-07 10:00:00

  老板说了一口地道的北方话。

  坐在马扎上的盛棠跟站着的江执在海拔上更是质的距离,她盯着他笔直的大长腿,心想,虫儿?还卖活物呢?

  江执没说话,只是微笑。

  老板瞅了瞅他,转身开了一只上锁的雕花箱子,戴了手套后拿出样物件递过来,盛棠定睛这么一瞧,挺大一盘子,菊瓣花边式样,这家的盘子可真多,搞批发吗?

  江执没上手接,只是扫了那盘子一眼。

  老板笑了笑说,“您上眼瞅瞅,这老物件可遇不可求。”

  盛棠总觉得这番话听着就好像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江执双手揣兜,还是没接,“晚清最便宜的素瓷,偷手了,漆面应该之前有严重褪色,上头的斗彩和粉彩——”他稍稍一打量,“是后期修复的,说修复抬举了,就是重新描金绘彩。本来还算是有点价值,现在邪气,不值钱了。”

  老板闻言直哎呦,也不说反驳的话,乐呵呵的。

  江执蹲身下来,终于伸了手,拾了搁在一角的花瓶上。盛棠虽对古董不在行,但毕竟是学美术的,瞧着他手里的花瓶怎么看怎么像转颈瓶。

  转颈瓶在乾隆时期最常见,听说也是造型最突出的,所谓转颈瓶就是瓶颈可以转动,以此得名。

  关键问题是,这真是乾隆年间的?

  “旧仿,但仿制的水平不错了。”江执说了句,“老板,匀荒货吧。”

  盛棠觉得自己是在听天书。

  老板又是一阵哎呦哎呦的,这次可总算相信眼前这年轻小伙子的实底儿了,忙收了刚才的“虫儿”,连连赞道,“刚才您不插话不上手,我觉着就是行家,您这一开口就更加确定了。”

  然后又是一番说巴拉巴拉的,主要是说明虽然瓶子不是出自官家,但工艺是极好的。

  江执一手拿着瓶子,趁着对方声情并茂,凑近盛棠低语,“我出1000,你凭本事往下讲,差价都算你的。”

  “就这么个破瓶子你出1000?”盛棠也压低了动静,几乎从牙缝里咬出这话来。

  “所以,看你了。”

  “问老板价钱?”

  “不,咱们出价,行规。”

  买家出价啊,那就好办了,不用浪费口舌。盛棠接过江执手上的瓶子,起了身,假模假式地打量了一番。她对色彩敏感,虽说叫不出上头的花纹名称来,但从色彩搭配和运用上来说已经很讲究了。

  老板的注意力终于落在盛棠身上,一时间心里没底了,这姑娘是懂行还是不懂行?

  盛棠一张口,“三百。”

  听得江执心里都跟着一趔趄。

  果真,老板风中凌乱了,“小姑娘,你不能乱开价啊,你不懂没关系,身边不还有位掌眼的先生吗。”

  “我是金主,他掌眼没用。”盛棠干脆。

  老板瞅了一眼江执,眼神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江执抿嘴浅笑不说话,任由盛棠这么践踏他的人格,反正这一路上他都习惯了。

  “价太低,不成啊姑娘。”

  “二百。”

  老板无语,“这怎么还往下降了?”

  盛棠的语气温和,没半点盛气凌人,因为给出的理由无懈可击,“首先,您得承认这是件仿品吧。”

  老板噎了一下,就跟被人点了穴似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