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他以时间为名

064 出门连脸都不洗

他以时间为名 殷寻 2005 2020-03-07 09:00:59

  盛棠是学美术出身,对“晕染法”十分熟悉,也是绘画里最常见的。

  所谓晕染法又叫做天竺遗法。

  敦煌有些石窟里的壁画除了使用传统染色法外,还普遍使用这种晕染方式。除了莫高窟的254、297等,像是西千佛洞北魏的第7窟和北周的第8窟都有这种绘画方法。

  这是色阶的运用,大体的意思就是利用同一色度呈现出不同的色阶,由浅入深或由深入浅形成明暗关系,呈现出阴阳向背的立体感,所以不少人又把这种方式叫做凹凸法。

  是由西域传到新疆地区,到了敦煌后,当地画工经过改良应用,发展成多层次叠晕式圆圈晕染,主要用在人体面部上,使得壁画中的人物面部更加立体化。

  祁余眼前的那幅壁画位置十分刁钻,上头是天女图,左下方又是沈瑶耿耿于怀的乐舞图,偏偏就是那里用了渲染法,虽说只是一小部分,但从盛棠这个位置看过去,那一小块的壁画图样就跟陷进去了似的。

  祁余在跟江执说话。

  “不少修复师在北魏壁画上都陷入误区,总觉得北魏壁画的画线粗犷,造型粗壮,但是从这幅壁画里能看出来人家形体线很细致啊,画风也挺优美的,就是这晕染法好像不单单用在面部和人体上呢?”

  江执说,“跟254窟的不一样,棠小七,远光熄了。”

  盛棠照做。

  窟内暗了不少,脚架上的光源开着,映得局部画面清晰,连同破损和病害部分。

  盛棠盯着壁画,揉了揉发酸的胳膊,不愧是罗占,组装出来的东西质量简直了……杠杠的。

  肖也走过来把灯一夺,“师兄帮你拿着。”

  盛棠落地清闲,嘴巴甜了,“谢谢师兄。”

  “师兄好吧?”肖也笑。

  盛棠用力点头,有人疼有人关心多好。

  江执从脚架上下来了,连同祁余一起。

  盛棠正跟肖也嘻嘻哈哈的,一眼瞧见江执过来了,赶忙收敛神情。江执到了她跟前,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胳膊一抬拿过肖也手里的远光灯,顺势地站在盛棠身边。

  肖也一个没留神就被毫无声息地挤走了。

  远光灯一开,斜上方的壁画又看得清楚了。江执又移了一下光源,似乎在找位置,少许光源定住,他说,“看见了吗?”

  像是跟盛棠说话,可又像是在问祁余。

  至少,祁余是过来了,往旁边这么一站,又把肖也给挤远些。罗占也好奇,凑上前……肖也跟盛棠之间就生生被隔出好几人的距离来。

  盛棠可不管江执这话是不是对她说,反正她离得最近顺便偷师了。经江执这么一调整,她俨然看出了那块壁画的端倪。

  之前以她的角度看过去壁画呈凹状,现在不但是凹状,里面残破的人物更活脱脱的立体,就好像是身处九重之天俯视世人似的。

  她倒吸了一口气,如果这幅壁画整体修完的话,那在视觉的震感上可是胜过254窟里的那幅。

  “这……怎么看着像是线性通景画呢?”她低喃。

  祁余也惊讶,“这怎么可能啊?”

  江执看了盛棠一眼,然后说,“就是线性通景效果。”

  肖也被挤兑到最边上也没恼,探头朝着盛棠,赞了句,“行啊小师妹,不愧是鬼才画家啊。”

  这有什么值得好被赞美的?但凡跟美术绘画方面有关的事她盛棠是最熟悉的,但谁不爱听好听的话?

  盛棠也探出头,中间隔着江执等人,冲着肖也傲娇的一回礼,“承让承让。”

  江执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那颗晃荡在胸口前的脑袋给扳正了。

  肖也在那头恢复如常,清清嗓子说,“在这种石窟壁画上能瞧见通景效果太不可思议了,我只知道这种画法在清宫挺流行的,这块壁画是北魏时期的啊。”

  这也是祁余觉得不可能的地方,利用色阶的变化突显人物立体已是那个时期在绘画上的进步,在这里通过这块壁画竟然发现当时的绘画水平远不止如此?

  “如果当时画师就会这种画法的话,那为什么没在其他窟或者资料上见过呢?”祁余提出疑问。

  没等江执回答,盛棠先开口了。

  “没流行起来呗。”

  这个回答倒是让众人一愣。

  江执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你说说看。”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吗?

  盛棠心里还纳闷呢,说,“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流行和审美,就拿壁画上的天宫伎乐举例吧,西魏之前的多是裸着上身或者披着长巾吧,从北周开始,伎乐就穿上了对襟襦裙,然后再看东晋南朝时期的伎乐,画法就是秀骨清像,因为当时那个时期对清瘦格外痴迷,而西域的画法就是丰乳细腰。”

  “美术绘画同样也是能反映当时时代的审美啊,线性通景效果在清朝流行,但拿在早些时代可能并不会让大众接受。这就好比一个女人的妆容,你让我现在画个蝴蝶唇妆、腮红涂成俩圆形出去,肯定有不少人觉得我奇怪,但这种妆容在唐朝就很流行吧。”

  肖也在旁笑,“小师妹,你画成什么样都好看。”

  “哎呀大师兄,你也不能这么夸我啦。”盛棠笑嘻嘻的,“虽然你说的是事实吧。”

  下巴冷不丁被江执轻轻捏住。

  干什么?

  盛棠怔怔地看着他。

  江执捏着她的下巴打量着她的脸,少许,开口,“化妆之前记得先洗脸,今天出门连脸都没洗吧。”

  盛棠蓦地反应过来,一把拍掉江执的手。

  睁眼就直接进窟了,洗不洗脸的谁还看呢?

  “关你鸟事。”她喃语。

  江执凑近她,压下脸,“没听清,你再给我说一遍?”

  “没什么……”盛棠可不想得罪这只鬼,朝着前方一指,“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这更像是个有才华但不得志的画师的作品。”

  祁余借着光亮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点头,“棠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毕竟每个朝代的审美特点也是我们修复壁画的重要凭证。”

殷寻

写完这个标题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我和我的塑料花姐妹……   另外有读者提议说,可以将专业词拿到题外话里解释。在本文中有些专业词语我会尽量浅显易懂的解释给大家听,但如果遇上那种我想得脑瓜疼儿脑瓜疼儿脑瓜疼儿都想不出怎么浅显易懂的,就拿到题外话做标准注解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