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何以命争

何以命争

弟子九秦仙 著

  • 仙侠

    类型
  • 2019-12-13上架
  • 1057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绝境

何以命争 弟子九秦仙 4324 2019-12-13 16:44:46

  长江医院。

  从医院里走出一个青年,表情木然,失魂落魄。

  医院前面是一种三车道的马路,此时还是红灯,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但青年似乎不管不顾,竟这样直直地横穿过,似乎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汽车紧急制动声音响起,异常的尖锐刺耳,险险在青年的半米处停了下来,司机是一个打扮斯文的年轻人,显然是吓得不轻,不顾形象,摇下车窗,对着青年大吼,“你他妈找死啊!要死就死远点,别他妈出来害人。”

  对他的谩骂青年置若罔闻,如同行尸走肉,直直地向前。

  …

  长江大桥,此时有很多游客,不为别的,因为这座城市这黑红各半的天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任何征兆,三个月前凭空出世。

  三个月前,天空变成红黑色的时候,都以为是世界末日到了,众人都惶惶不可终日,动乱踩踏不断,不时有人死伤。只是多日以来不见有什么状况,再加上官方刚柔并济各渠道的安抚,渐渐的,人们开始回归日常生活,甚至还吸引了大量的国内外人士前来参观,一时间,这个城市人口人满为患,各地都争相报道,实时播报这里的情况。而各地的宗教也因这个奇观变得兴盛起来,什么耶稣临世,天神下凡,佛主显灵…越传越离奇,但说也奇怪,越离奇的东西越多人追捧。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江杨无关了,不知不觉中他走上了长江大桥。

  大桥的霓虹灯很是耀眼,但他此时的心却如同天空黑漆漆的另一边,没有一点光明。

  一刻钟之前,江杨拿着诊断书急急地冲进医生办公室。

  医师是著名的脑科专家,享誉国内外,带着一副大大的老花镜,正在看一本厚厚的书籍。虽然江杨很鲁莽,显然老医师是见多了他这样的人,也不生气,和蔼地询问。

  医师接过诊断书,又抬眼看了看江杨,不经意间轻轻叹息,摇了摇头。

  但就是这不经意间的动作,让江杨的心越来越冰凉。

  “小伙子,你的病现在状态不是很好,基本上进入晚期了。不过,像你这样的病人,有20%的几率活了几年都还健在,算起来的话,这样的人,就我所了解,全国有好几千呢,还是蛮有希望的。”医生轻拍着他的肩膀,不断地安慰着江杨,但眼中尽是怜悯。

  “晚期,20%,几年…”江杨越听,脸色越苍白,如果这算是安慰人的话,他的病情已经是坏到了极点了。

  出门的那一刻,隐约听到老医师口中一阵阵地叹息,“多好的年轻人啊,怎么就…哎”

  …

  诊断书已经被江杨揉成一团,但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把皱巴巴的诊断书张开,看着那歪歪扭扭的“颅内恶性肿瘤晚期”,异常的刺目。他咬牙切齿,状若癫狂,手上如同拿捏的是自己的生死大敌,他一把把纸张撕成碎片,撒向那深不见底的江水当中。

  看着江杨表情恐怖,状若癫狂,疯子一般,周围的人都走得远远的,生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就在江杨惶惶不可终日之时,迎面走来一对学生情侣,男的英俊,女孩小鸟依人,非常可爱,此时正依偎在男友身上,玩着电话,女孩忽然惊奇道:“咦,看到一篇有趣的文章,我读给你听。”

  “先跟你说好,太肉麻的话,就别读出来了,免得对我的耳朵造成污染。”

  “讨厌!”两人顿时掐起来,很是温馨,“你知道不,一切都是注定的,你的命运在你出生之前就决定好了。是生,是死,是喜,是悲,皆在冥冥之中,在你降生于这个世界之时,就随着时间的齿轮慢慢运转…”

  “那人肯定吃得太饱,又闲得慌。”

  “我也觉得,如果真像他所说,那我们不就如同一只只提线木偶,任人摆布。想想都觉得恐怖…”

  江杨心里一突,征征地看着两个学生离去的身影,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吗?我命该如此吗?这原本就是写在我人生剧本上的东西吗?今天以前若是别人当着面跟他这样说,他绝对会嗤之以鼻,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子,奚落对方一顿。

  江杨出身在一个贫寒的单亲家庭,他从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他相信只要通过努力,就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想要什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因此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就读了全国知名名校,现在更是有了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不求大富大贵,家里的生活着实也因为他而生活质量提升了许多。他相信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生活总会越来越好,再也不必像以前那样清贫,母亲与妹妹再也不必吃苦了。

  却不想造物弄人,今天被一纸诊断书打回了原型。江杨不敢想象,若是没有了他,家里会变得怎么样,母亲忙活了大半辈子,倾尽所有,省吃俭用供他说完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大学毕业,花了不知道多少心力与财力。如今因为多年的劳累,腿脚已经很不利索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孝敬她老人家,没来得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就让她承受晚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吗?而且他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妹妹,若是没有了他的经济来源,可以想象妹妹必然过得异常清苦,甚至可能辍学出来赚钱养家。

  江杨不甘心啊!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他靠在大桥的栏杆上使劲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心中纷繁杂乱,难以平静,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很多抱负都没实现,他才26岁啊,对于普通人来说,26岁是大好的年华,正是享受人生,事业上升的阶段,死亡是那么的遥远,但他此时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份死亡的恐惧,无助与彷徨。

  对于家庭而言,江杨已经是一个没用的废人了,丢工作是迟早的事,不仅没有给家里带来经济,反而成为了家人最大的负担,活下去只会慢慢地蚕食这个已经岌岌可危的家庭。他在心里无助地嘶吼,为什么,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哪怕再多给我几年的时间,一切的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这么废…这种事情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

  这一定是个梦,对,这肯定是个梦。江杨猛地抬起了头,三个月以前,在同样的医院体检,那时的他明明还是一个健健康康、再正常不过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患上绝症,何况还是癌症晚期,这根本不可能。思索了一会,他突然双目圆瞪,“是它,一定是它,那个破研究所,是那个死人墓地,我要去找他们算账…”

  就在江杨嘴中喃喃自语,准备不顾一切,去算账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看着妹妹的来电,江杨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按下接听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像平常一样。

  “老妹,想哥啦…”声音带着宠腻,只是没等他把下面的话说完,就被妹妹哭泣的声音打断,急忙问道,“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不是,哥,家里出大事了。今天早上,母亲突然晕倒了,还好及时送医。”

  江杨脑袋一阵眩晕,心脏又如同被狠狠挨上了一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他不能再让惴惴不安的妹妹再受到惊吓了,急忙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诊断结果出来没?”

  “是多年劳疾造成的脑血管瘤。现在情况还算稳定,正在加护病房,不过医生说,现在这病情耽搁不得,必须尽早动手术,越晚希望越渺茫。”

  “做这个手术需要多少钱?”

  “20万”妹妹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显然也知道,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20万是吧?没事…钱的事,交给哥,你们不用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哥的实力。让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尽管江杨忧心忡忡,但还是装成一副胸有成竹,信誓旦旦样子向她地保证。

  “真的吗?”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在家好好照顾妈,知道吗?”

  “知道啦!”妹妹的声音安心了不少。

  两人又寒暄了一会才挂断电话。

  江杨说得轻巧,20万不是小数目,要他现在拿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何况20万也只是手术费用,术后康复等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远远不只。他也只是为了让妹妹安心罢了,实际上他现在是一筹莫展,双重打击之下他脑子里非常的混乱,一边是自己身患绝症的绝望,一边是母亲此时正躺在病房中,等着做手术。20万,20万,20万,现在的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才能弄到这笔钱,但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又怎么可能呢?医生说他最多有几年的时间,那全是安慰人的话。或许他明天就会像一坨死肉般躺在床上无法动弹,靠着各种机械仪器维持生命,慢慢地消耗家中的积蓄,慢慢地等死。以他的性格,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煎熬,让他躺在病床上慢慢等死,如同吸血虫一样慢慢蚕食着这个家庭,把这个家再次拉回起点,还不如杀了他。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江杨的心头蔓延开来,冷静,一定要冷静,冷静下来才能想出对策,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差的情况了,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是家中的主心骨,是家里的顶梁柱,若是连他也倒下,那这个家是彻底地完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挂断电话江杨才发现,有20多个女友的未接电话,他心里又是一阵的惶恐,原本稍稍平静的心又慌乱了,此时的他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经济的压力,绝望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变得神经,疑神疑鬼起来。而女朋友给他打来20多个电话,必定是有非常紧急的事,他真的怕他不在的时候出了什么事,若是女朋友再出什么事,别说是他,恐怕再坚强的人也会被压垮。

  江杨忽然很恨,恨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接她的电话,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带着恐慌的心情,带着自责与罪恶感,按下了回拨键。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当江杨听到了女友温柔的声音,知道她没事,心里安心了不少。若说他此刻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人,能够陪伴他,给他带来一点点安慰,帮他度过这个绝望的节骨眼的话,无疑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还好他此刻还有一个温柔懂事的女朋友,他可以在妹妹面前假装坚强与强大,但在女朋友面前,他无须如此。他可以卸下这层伪装,在她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尽诉心里的苦处与难过。听着她的声音,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他已经想好了,过几天就把真相告诉她,她是个好女孩,愿她一世安好,快快乐乐。这时候他只需要得到一丝丝的安慰,让自己繁杂的心情平静下来,度过这令他煎熬的一天。

  “秀秀,刚刚有些事,走不开,现在才空…”没等江杨把话说完,就被打断了。

  “嗯,我知道…”女朋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两人相顾无言。

  静,寂静,连彼此呼吸声音都能听着清清楚楚。

  江杨莫名的一阵心慌,尽管对女友有千言万语,尽管想从她身上得到一丝的安慰,但这令人窒息的死寂,让他莫名的不安,想快挂断电话,“若是没什么事,咱们回家再聊吧。”

  “江杨,我们分手吧。”

  江杨身体僵硬,脑子一阵嗡嗡作响,“分手”,20万,母亲,绝症,各种念头错综复杂,在他脑海中不断回响,胸口像被重重一锤,一阵阵的绞痛,双手紧紧地攥着,青筋根根突起,努力地压制着,不让自己暴走,但即使再努力,再也遏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声音颤抖地问道,“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传来的“嘟嘟”声,刺耳异常。

  “贼老天,我¥#”。江杨一把把手机摔到了地上,手机支离破碎,亦如他此刻破碎,绝望的心。

  江杨确定,他已经疯狂了,身患绝症,母亲现在正在加护病房,女友的突然离去,经济的压力,绝症的压力,这一切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像一条脱离海水的鱼儿,任他奋力挣扎,也于事无补,是那么的绝望与无助。他捂着胸口跌坐在了地上,旁若无人,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双手使劲抓着自己头发,把头深深埋进膝盖,这难道真的是命吗?我生来就是为受罪而来的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毁了,一切都被我毁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