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黑出新天地

黑出新天地

茗小川 著

  • 仙侠

    类型
  • 2019-12-14上架
  • 358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黑了个大圣师

黑出新天地 茗小川 3580 2019-12-14 13:54:54

  撑开眼皮,入眼的便是灿烂的阳光和女孩儿如花的笑颜。

  女孩儿的笑,像是茫茫冰雪中的一团炉火,梦幻中带有一丝温柔,比阳光还要暖。

  男子看着她,神情有些恍惚,懵的自语:

  “发生了什么?嗷,头真疼”。

  此时,女孩儿笑意更甚,贝齿如玉,灵秀的脸上荡出两个小酒窝,躬着身,纯真的双眸正对男子,喃喃道:

  “黑拍从背后拍下,未曾见他失手,无往不利,你晕厥倒地,便能顷刻间醒来,嗯?这拍子还认人不成?”。

  “啥?看上去如此纯真、善良、温暖的女孩儿说出这话?”,男子听罢,随后反应过来,被下黑手了,目呲尽裂,发丝倒束。

  “再怎么说,第一次,你要给力啊,我的大黑拍”,女孩儿的笑颜转为痛惜,声音清脆温柔,宛如松根之细水长流。

  “你----!”

  男子话未毕,女孩儿从背后抽出一块黑拍子,一尺多长,漆黑如墨,形状似羽毛球拍,散发出冷冽的金属光泽,迅速的朝男子正面拍了下去。

  “叮”,男子头硬似铁,碰撞声幽幽,宛如山中老庙金钟碰响,随后,男子额头处一座小峰隆起。

  “啊!”如同蜂针蛰至,疼入骨髓,伤及灵魂,男子惨叫一声,再次晕厥过去。

  “不会又马上醒过来吧?”女孩儿心中嘀咕。

  随后“叮叮”声不绝,额头处峰起如林。

  “黑拍在手,宝物我有”。见地上男子彻底安静,女孩儿神采飞扬,仿佛完成了某项杰作,脸上烟花爆碎,灿烂到极致。

  她动作比较生涩,但收刮男子身上宝物时,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

  不管是有用的,没用的,高级的,低阶的物品,毛都不留,全部带走。

  然后在旁边沙地,画一朵梅花,一张笑脸,留字:梅开无意,雪下无痕。

  她的名字也正是叫梅无意。仿佛这种打劫之事,并非无意,就是有意。

  梅无意还有个伙伴,就是那黑拍子的主人,叫雪无痕。

  雪花飞舞,天地无痕。

  这黑拍子也有名字,雪无痕叫它如意大黑拍,下黑手利器。

  此刻,雪无痕正在不远处的沙丘上,等待梅无意。

  梅无意很快追了上来,笑颜绽花,双眸若水晶般璀璨,手里拿着刚打劫来的宝物,在雪无痕眼前晃了晃,说:

  “这宝贝怎么样”

  “天下难寻,人间极品”,雪无痕看了看梅无意手中的宝贝,嘴角上扬,点了点头道。

  “怪不得,怪不得此物与我格外亲近,也算是物归有主了。话说第一次打劫真是刺激,有种强烈的快感”。

  “我知道,有了第一次,后面还会有很多次刺激与快感,走吧”

  一路上,梅无意开心得眼睛都快弯成月牙湾了。

  “哎,无痕,你这如意大黑拍好像不怎么行啊,刚刚没有一下子就得手”

  “你是没用力吧”

  “我第一次都是使出全身力气的,还好我刚刚机智,多来了几下”

  “那就奇怪了,不应该啊”

  “是不是他的境界太高了?”

  “奥,忘了告诉你,他是大圣师”

  “啥?他是大圣师?那我岂不是打劫了个大圣师?你骗我的吧”

  “我何时骗过人,他确实是大圣师”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拦着我”

  “我拦着你干嘛”

  “大圣师啊,人间难见,大圣师一怒,山河破碎,日月无光,弄死我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哦”

  “无痕,你这坏蛋,是不是想害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宝贝”

  “就你那些破烂,嗯,一点想法也没有”

  “你滚,哎!那个大圣师后面找我们报仇怎么办?”

  “是找你,又不是找我,而且我不怕他”

  “但我怕啊”

  “那你跟在我身边便好了”

  “那估计你会死的比我更惨”

  “那我们快跑吧”

  “好”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圆日的余晖如同醉酒老人的脸,将天际染的片片绯红,又尽情倾洒而下,给远处起伏的沙丘镶上了道道金边,炫彩斑斓。

  偶尔,风沙掠过,那袅袅孤烟随风而动,在红日的映射下,仿佛天界之门打开,蒸腾出阵阵云霞,笼罩这一方世界,朦朦胧胧,宁静祥和,神秘无尽。

  在这片沙漠的正中央,有两道人影,在落日的余晖下,影子被拉得无限悠长。

  两人正是雪无痕与梅无意。

  他们走到最高的一座沙丘,停了下来。

  前方,一块破旧的石碑矗立,仿佛天外砸来,一大半没入黄沙,只露出一小半部分。

  石碑尘古,菱角残缺,表皮裂痕如干枯的岩浆,有一种岁月悠悠的气息,扑面而来,洗刷心神。

  似乎任光阴流转,沧海桑田,它亦安静的矗立在这里,亘古长存。

  露出的小半截石碑上,大概一丈多高,但给人耸入天际之感,仿佛能截断宇宙星空,魄人心魂。它的中央坑坑凹凹,像是被时光严重侵蚀,依稀中能辨见一个“断”字。

  “断”坑深处,有鲜血缓慢流动,晶莹剔透,充满生命气息,在无形中有一种魔力,吸人心神,引人沦陷。

  “无痕,这是什么?”

  “莫要谈论,也不要长久凝视”,雪无痕回答。

  “为什么啊?”

  “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禁忌不可谈”。

  “哦,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看戏,然后,下黑手”。

  “哇,那很有意思”。

  “走,我们进去”。

  “去哪儿?”

  “石碑里”

  对话刚结束,黄沙依旧,石碑外已无人。

  下一刻,天际边,风起云涌,大片祥云向此地汇聚,金光闪闪,璀璨夺目,艳过天边红霞。

  随后飞沙狂舞,浩瀚的沙海,腾起朦胧仙雾,圣洁无暇,像是瑶池仙境坠人间,美轮美奂,梦幻的不真实。

  紧接着,隆隆声传来。

  只见东方天际,祥云上方,两只麒麟踏空,拉着一辆战车,疾驰而来。

  麒麟精神抖擞,铮亮的皮甲鳞层分明,散发出绚丽的金色光泽,浑身赤红火焰撩动九天,一声巨吼,似洪荒猛兽出闸,振散了周围的雾气,如玄铁一般的铁蹄仿佛要踏碎这一方虚空,气息摄人。麒麟后面的战车,陈旧而古朴,周身刀剑痕迹尽显,且残留气息不散,杀伐之气不绝,那绝对是久经战火之物。

  西方天际,佛音禅唱,钟声鼎沸,经文声不绝入耳,直触心灵,仿佛要教人度化。一个光头大和尚,大腹便便,皮肤蜡黄,脚踏五彩金莲,随云飘来,后脑勺处彩色无量光似大玉盘,徐徐转动,映照天上地下。他的身旁,跟着两个小和尚,一人手握白净瓶,一人手捧如来经。

  南方尽头,龙吟声响彻九重天,祥云绷不住,似大堤坝决堤,山洪爆发,席卷苍穹。云浪滔滔,似大海汹涌澎湃,卷起千堆雪,有五爪神龙穿梭其中,霎时,电闪雷鸣,风云涌动,气象万千。

  北风卷地北草折,北方,气息骤冷,祥云飘零,雪花纷飞,沙地结冰。雪花如脸盆般大小,下的正急,仿佛这是一片冰天雪地世界。一个白衣女子,自穹苍而来,随大雪飞舞,片雪不沾身,宛如轻盈的雪中精灵。她冰肌玉骨,眉如远黛,眸蕴秋波,琼梁挺鼻,唇红贝齿,一袭白衣宛如山腰的飘渺玉带,随雪花舞动,仿佛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气。

  又如清风笼明月,春风扶玉花,气质如空谷幽兰、净水莲花,似天外飞来的嫡仙,圣洁而灵动。

  “东方杀神赵无极,西土魔佛尚一,南海龙皇鳌天,北境仙子白绽梅,你们终究是坐不住了吗,哈哈哈……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声音雄浑而有力,仿佛崖间的朔风,穿透力极强,自沙漠深处传来。

  只见一个身披兽衣的老者,他肌肉鼓实,发丝结辫披肩,面目硬朗,肩头扛着一根硕大而雪白的狼牙棒,自沙漠深处,一步千里,急速而来。他是中皇太一。

  “哼!中皇老头,你不也耐不住了吗!”战车里的赵无极一声冷哼,震得车帘唰唰作响,隐约中露出他的双眸,无情而寒冷,仿佛能冰封苍穹。

  中皇太一没有理赵无极,他在离石碑不远处的山丘上停了下来,面相石碑,双目金光闪闪,凝视而去,像是要看穿虚妄。

  龙皇也从云中探出硕大的龙头,狰狞而吓人,双眸如两盏神灯,探向石碑。

  “蛰伏了千古,这一次我不愿错过,这迷与雾,终将是要去探一探”,龙皇一声长吟,响彻长空。

  “那就等吧,石碑就在这一两日开启”。白绽梅也清脆发音,她周围的雪花,漫天飞扬,下的更急了。

  同时,沙漠外围,陆陆续续有修士向这边赶来,其中不缺乏强者,比如被梅无意下黑手的大圣师。

  “来得正好,恰是缺些探路人”。魔佛开口,他的额头墩肉挤成几条杠,露出一口大槽牙,目光闪烁游离,看上去笑的有些虚伪,与佛教中人严肃慈宁的形象大相径庭。

  而此时,石碑内,梅无意对于所在的这一片空间,满脸惊诧和好奇,对于外面的来人,也是震惊无比,她玉脂般的小手拉着雪无痕的胳膊,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偶尔嘟着嘴,神情很是可爱。

  “无痕,无痕,这是哪儿啊”

  “仙界之心”,雪无痕回应。

  “仙界之心是什么?”

  “等你强大起来就知道了”

  “我现在还不够强大吗?呐,强如大圣师,还不是被我撂倒”,梅无意拿起打劫来的宝贝,又在雪无痕面前摇晃。

  “你很强?那比之外面那几个如何”,雪无痕白了梅无意一眼。

  “呃,嗨!他们看起来很厉害,什么境界?我感觉我也能把他们撂倒”,梅无意吐了吐舌头。

  “他们是准帝”

  “啊!啥?准帝?”

  “嗯!”

  “那他们能看见我们吗?刚才的话要是被他们听去了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啊”,梅无意感觉要哭了。她深知准帝级的恐怖,那都是老怪物,神通莫测,说是这世间的极致战力也不为过,这等人物不可乱说。同时也怪雪无痕忒不是个东西了,不早点说,一天框诱她两次。

  看着梅无意泛红的眼眶,雪无痕忍不住笑出了声。

  “放心吧,他们听不见的,也看不见我们,这里面就像是块单面镜子,我们是镜中人,只有我们能看见他们”。

  “哦哦,那就好!”

  “呸,你个雪无痕,不早说,马后炮,害的姐姐差点落泪”,梅无意擦了擦眼,然后鼓着腮帮子,像个愤怒的小老虎,向雪无痕喷道。

  “你也没问我啊”雪无痕无奈道。

  “哼!不理你了”

  “好吧,那我们先看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