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四章 初见楚元笙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2143 2019-12-21 00:09:31

  出了牢笼,叶璃就被带上沉重的铁质手铐脚镣,昏暗的火光下,脚镣在青石板上拖行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召唤声,每走一步脚踝处便磨的生疼,幽深的走廊尽头是一片白色亮光,温暖而充满未知,越靠近亮光,叶璃的心便跳的越快,前路不知是否如王彩蝶说的那般不堪煎熬。出了牢房,便看见一辆载有囚车的马车停在门口,头顶火辣辣的太阳,灼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已经是中午了,叶璃这样想着,被推进了囚车,一路颠簸着,马车上了闹市街道,早早守在道路两边的民众愤恨地向叶璃掷臭鸡蛋和烂青菜。

  “打死她!打死这个十恶不赦的女人。”

  “还李员外一家十口性命!”

  “千刀万剐了她!”

  ……

  顷刻之间,囚车里、叶璃的身上头上挂满了青菜、芹菜,西红柿、土豆砸到她身上后滚向囚车的各个角落,她淡定地伸手将挂在身上头上的蔬菜拂到一边,臭鸡蛋液黏糊糊的黏在她的头上脸上和白色的囚服上,显得狼狈极了。

  到了衙门门口,还没有解恨的民众这才收手,等在一旁,看官家如何审理此案。

  叶璃下了囚车,抬头偌大的“顺天府”字样落入眼帘,门口的立柱上镌刻着施政楹联:“堂外四时春和风甘雨,案头三尺法烈日严霜”两个口含珠子的石狮子庄严的立在柱子前面,一副正气凌然的模样,一人多高的鸣冤鼓立在顺天府门口的石廊上。

  叶璃昂头挺胸地跨过台阶,走在石廊上,可以看见公堂内山水朝阳图的上方,悬挂着“明察秋毫”的警示语,公案前面立着三块回避的牌匾,过道两旁是各种刑具,刑具前面站着两排手持廷仗的衙差。

  这就是古代的公堂,叶璃这样想着,她拖着沉重的脚镣,抬头挺胸走到衙差中间的过道上,门口的民众议论声不绝于耳,她置若罔闻,她自问不走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我看那女的进了公堂怎么一点不害怕?”

  “杀了那么多人的人会怕什么?”

  “我就不相信她不怕死,等官老爷审判的时候,她就知道怕了。”

  ……

  “威……武”紧接着就是一阵敲廷仗的声音。

  叶璃感觉自己的耳朵快要被震聋了,但是她依旧不动声色地保持昂后挺胸站立着。

  一个身着绯色曲领大袖宽袍,胸前绣有飞禽纹样,腰间束革带,头戴黑色飞翅帽,脚穿黑色官履的男人从侧堂走到公案后坐下,身材肥胖,圆脸,双下巴,留着山羊胡子,一副贪污腐败的德行,叶璃心中一阵哀鸣。

  一声惊堂木,那个肥知府懒洋洋道:“堂下何人?你可知罪?”

  “民女叶璃。”叶璃醒了个跪拜礼,不卑不亢地陈述道:“民女没有杀人,我一觉醒来就身在死者的院落,当我在检查他们是否还有幸存者的时候,就被捕快抓了。”

  “李厚仪员外一家大小十条人命,这样的灭门惨案在本官管辖区域还是首例,十条人命均死于同一时辰同一凶器,你杀了人之后,就走了,藏匿凶器后,又不放心再次回到案发现场检验是否有漏网之鱼,正好被捕快撞个正着。”

  “回禀大人,既然您说是民女杀了人,那么请问民女是用何凶器杀人?还有既然民女要回到案发现场检验漏网之鱼,民女何必先藏匿凶器,这不合逻辑。”

  “大胆,你这分明还在狡辩,传物证!”又一惊堂木。

  一个衙差从后堂端出一个托盘,放置到叶璃的前面的地上,托盘上物证被白布覆盖,衙差掀开白布,叶璃那件被鲜血染红的吊带睡衣整整齐齐的放在托盘上。

  “此衣裳可是你的?”肥知府靠在椅背上,指了指衣裳问道。

  “回大人,这件衣服确实是民女的。”叶璃抬眸对上肥知府的眼睛道:“民女没有杀人,民女醒来时是睡在一具尸体旁,衣服上的血迹是那句尸体的,大人不信可以让衙差打开衣服看一下,血迹全部在后背,如果是我杀了人,血迹应该在前身才是。”

  “好一张利嘴,看来不用刑是不会招了。来人,先打20大板以儆效尤。”肥知府不容她辩解,扔下两根红签板。

  “难道堂堂顺天府尹断案全靠猜测而不是看证据?”叶璃被衙差按到地上,两根廷仗固定住她的腋窝,令她不得动弹。

  “大胆无礼!给我狠狠打”

  从未受过皮肉之苦的叶璃哪里受得住此等刑罚,每挨一杖,她的灵魂都似乎要飞出体外的感觉,还没有到15杖,她意识逐渐模糊……

  一桶冰凉的井水直接泼到她身上,人在虚弱的时候,身体的毛孔都是打开的,寒气钻入体内蚀骨般的寒冷,封建社会的野蛮,她是见识到了,现在她要做的就是为自己证明无罪。

  “大人,民女请命民女自己验尸,自己查出真凶……”叶璃狼狈

  “放肆!你把顺天府放在何地?验尸我们有自己的仵作,查案有朝廷官员。”

  “请大人给民女7天时间,7天案件不能侦破,任凭大人处置。”

  “大胆,来人……”肥知府欲再行刑,此时从外面传来一个性感温润的声音。

  “慢着!”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秀雅,身着象牙白对襟宽袖长衫,腰系白色束带的青年从人群中步入公堂,乌黑的头发以羊脂白玉发簪束住,皮肤偏白,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微抿着,整个人散发着夺人的儒雅帅气。

  肥知府认出来人后,麻溜的的提着官袍从公案后,跑了下来,带领众人行跪拜礼。

  “参见王爷!王爷千岁……”

  楚元笙,大兴王朝唯一一个皇帝赐国姓的外姓王爷,任职大理寺卿,年初刚上任,此人奇谋睿智,刚正不阿不失圆滑,颇得皇帝的喜爱,肥知府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堂堂王爷居然会微服私访,方才那一番审案,如果被他看了去,怕是乌沙不保。

  “行了,都起来吧!”

  肥知府用衣袖擦了擦额上的汗,由衙差将他扶了起来,恭敬地站到一边。

  楚元笙踏步走向叶璃,他看她的眼神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走到她面前蹲下。那张帅的过分的脸在她眼前迅速放大,叶璃盯着他雅致的五官,心跳出一个强音,叶璃懊恼地咬着下唇,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欣赏起美男了,鬼知道,他是不是和那个肥知府同类人?这样想着,叶璃不卑不亢的迎上他的目光。

  “三天,破案有赏,破不了案或者没有办法证明你自己无辜,按律接受刑罚。如何?”他清澈的眸中带着挑衅。

  

川藏美人

各位看官,此文是小女子初笔,望大家不吝赐教!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