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五章 初步检验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1912 2019-12-23 21:26:25

  “好,三天就三天。”叶璃思索了下,明知道此人是在故意给他挖坑,还是接了下来。

  “胡大人,没意见吧,这个人本王先替你看着,省得她又要借你来骂朝廷官员。”

  “下官该死!”楚元笙的话中话吓得那个肥知府冷汗直流、腿直打颤。

  “这样吧,这案子就转到大理寺,你也放几天假。”楚元笙虽然是微笑着说的,但话中的威严震慑的肥知府直直跪下磕头,磕的前额鲜血直流。

  “王爷开恩,下官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求王爷再给下官一次机会。”

  要知道这个楚元笙可是皇帝的八拜之交,文武全才,深的皇帝的信赖,他的话基本等于皇帝的话,区别就差一道圣旨了。

  门口的民众看得一头雾水,怎么好好的官位就被下掉了,孰是孰非一头雾水。那个女犯人她居然要为自己翻案?她只是个弱质女流如何为自己翻案?

  那20大板打的叶璃屁股皮开肉绽,即便如此,她强撑着接下楚元笙的限定期限,因此为了活下来,必须破釜沉舟。

  楚元笙给她派了两名精英捕快,名义上是供她驱使,实际上是监督她的一切行动。

  叶璃通过李达李成两兄弟捕快找到京城最好的铁匠,画了十几张法医验尸工具的图,详细具体到尺寸和厚度,要求误差务必减少到零,交期要求半天时间。

  铁匠翻了翻这些图纸,摇了摇头,将图纸递给她,拒绝道:“你这要求我没法接!”

  “是工艺做不到,还会交期达不到。”

  “你这些东西最少需要七天时间才能完工,半天时间,全京城没有一个家铁铺可以接的了。”

  “50两!”叶璃盯着铁匠的双眸说道。

  “不是,这位姑娘……”

  “100两,你不做我就去找别人做。”

  “做做做……”铁匠连忙应了下来,100两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大不了喊上其他几家铁匠一起做。

  叶璃示意李达李成两兄弟付钱,两兄弟惊讶的嘴巴合不拢,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嚣张的疑犯,居然敢如此大手笔花官家的钱,何况,他俩身上只带了点碎银子。

  李达轻咳了一声,尴尬地对铁匠轻声道:“记在大理寺卿府账上,晚上过来时一起付清!”

  李府坐落在京城护城河边,占地2000平,五进院落带前后花园,院外罗汉松环护,垂花门楼,前院中院均是水泥路相衔,四面抄手游廊,抱夏上悬挂“海纳百川”的匾额园中花团锦簇,富丽堂皇,角落有两株枝繁叶茂的桂花树,后院是回字形,是主家和子女的房间,由鹅卵石小径衔相连,院中郁郁葱葱,两株石榴树开着殷红的花,一片生机盎然之色,谁也不曾想,这座处处寓意吉祥的宅院刚刚惨遭灭门,现在被大理寺侍卫严密包围起来。

  陈尸之处均作了记号,古代衙门捕快做事还蛮细致的,叶璃这样想着。李达解释道:“这些是顺天府的蔡捕头带人做的。”

  “看来顺天府的人也不全是昏庸无能。那个蔡捕头你们熟悉吗?”

  “认识,不算熟悉,我们一起参加集训的,他人挺好的,善良热心武功不错,年初大理寺选拔人才,他回老家了,不然,肯定能被我们王爷选中。”

  所有尸体集中停放在李府会客厅,一共十具,覆盖着白布,看上去阴森森的,因为当下是夏季三伏天,尸体已经开始发臭,叶璃穿上仵作防护服,带上手套,没有口罩,她从厨房找来几块生姜,给了李达两块,令李达执笔记录,令李成衙门调取李府的户籍档案。

  李成领命后便外出了,李达拿着姜块问:“姑娘,这姜块是用来何用?”

  “含在口中可预防尸毒和细菌吸入。”叶璃说着,手中小块姜块放入口中,李达见状,跟着将姜块放入口中。

  李达帮忙掀开白布,便到一边小几行着手记录。

  每一具尸体都根据陈尸位置做了编号,叶璃正要剪去1号死者的衣服,李达支支吾吾的喊着,“你这是要干嘛?”

  叶璃理会了他的意思,封建守旧的古代人,肌肤相触就得定终身,她可以理解为何李达会有这样的反应。

  “每一具尸体都是值得被尊重,我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我这么做是要更好更仔细更精准听听他们要说的话。”

  “听他们说话?死人会说话?”李达挠了挠头,这姑娘说话怎么云里雾里的,搞不懂。

  叶璃没有再理会他,开始剪开死者的衣服,收了剪刀,便开始仔细检验身体的每一处。

  “1号,男性,死者身高约六尺五寸,年龄60-65岁之间,死亡时间是7个时辰左右,皮肤呈樱桃红色,身上没有明显外伤,双腿肌肉严重萎缩,应该已瘫痪多年,死因初步估定是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导致中毒死亡。”

  “一氧化碳为何物?”

  这样现代化的化学名词,叶璃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她立马改口道:“烧炭。”

  “2号,男性,死者身高约七尺,年龄35-45之间,死亡时间也是7个时辰左右,面容狰狞,双眼圆瞪,瞳孔涣散,牙关紧咬有血迹,四肢痉挛,死前遭凌迟,致命伤是大腿动脉伤,凶器应该是厨房片肉刀,失血过度而死。死后依旧被凌迟。”

  “3号,女性,死者身高约五尺六寸,年轻20-30之间,死亡时间是7个时辰左右,双目充血,瞳孔散大,嘴角有血迹,指甲皮肤没有异常,表面没有明显伤痕,下体没有性侵痕迹,死因不明,需要进一步解剖才能确定”

  “4号女死者情况和三号相同。”

  “5号男6号女十五六岁,身上有很多砍伤,凶器类似砍柴刀,致命伤是气管被割断。根据陈尸情况来看,他俩应该是夫妻。女子下体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7号女,30-35岁,直接一刀心脏毙命,她应该是个奶娘。没有被侵犯的痕迹,根据陈尸地点来看,她应该是要逃命的,被凶手追上一刀毙命。”

  “8号.9号.均是未及笄的少女,皮肤呈樱桃红色,身上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被侵犯的痕迹,情况和1号雷同。”

  “10号是个婴孩,同样皮肤呈樱桃红色,和1.8.9情况一样。”

  李达拿着记录本跟着叶璃走出大堂,太阳已经西斜,天边的彩霞绚烂多彩,他吐了口中的生姜,吐了吐麻掉的舌头,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

  “李成的办事效率就这样的吗?衙门距离这里也不太远吧。”叶璃走到井边,用之前含着的那块生姜和皂角一起边洗手边问。

  “不会啊,一定衙门的户籍档案太多了,一时没找到。”

  这时,李成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我找了好几遍,没有找到李府的户籍档案。”

  “知道了。辛苦了!”叶璃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走,吃饭去,我快要饿扁了。”

  

川藏美人

各位看官,此文是小女子初笔,望大家不吝赐教!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