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六章 半夜现场勘查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2005 2019-12-26 14:58:13

  三人一行来到李府斜对面的面摊,每人点了碗阳春面,叶璃的屁股刚碰到板凳,便疼的跳了起来,李达李成面面相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吃面。

  “托肥知府的福!我也有了站着吃饭的机会。”叶璃冷哼了声,这么炎热的夏季,处理不好,伤口极容易发炎。

  李达李成见她脸色不大好,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埋头吃面。

  虽然腹饿难当,但是伤口的疼痛,加上楚元笙给的期限迫在眉睫,叶璃没有吃几口便放下了。

  街道上没有几个人,很多摊子已经开始收摊,原来电视上京城热闹繁华的夜市都是杜撰出来的,叶璃这样想着,面摊老板好像看出她在想什么,笑着问:“姑娘,你一定不是本地的吧,这一片往日都是相当热闹的,现在出了命案,谁还敢晚上出来呀?”

  面摊老板是对五六十岁的夫妇,他们对她身上的囚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讶异。

  “那大叔,你们……”

  “我们老两口没有什么东西让人家可图的,怕什么?”大叔笑了笑自嘲道。

  “对,大叔,你在这里摆摊多久了?”叶璃瞅着斜对面的幽深深的李宅。

  “两年。”

  “哦,那你认识李府的人吗?”

  “看你这穿着,你就是那个要翻案的姑娘吧?”

  “是的,我没有杀人,所以我必须为我自己翻案。”

  “哦,我不认识李府的人,但是我夫人认识,她给李府当过几个月的厨师。”

  “后来为什么没有做了呢?”

  “哎,我儿子去李府找她的路上失踪了,李员外看在我们夫妇两可怜,给了我们一笔钱,我们便买了这个门面,夫人说,要在这条路上等我们的儿子。”

  “这么说,李员外还真是个好人呢。”

  “可不是,李员外是个大好人,每年都捐出不少银子给穷苦人民,”

  “哦,那还真是大好人。”叶璃点点头,见他俩已经吃好,边走边咬着红唇思考着,出门的被门槛绊了一个趔趄,撞进一个温暖的怀里,一股淡淡中药味冲入鼻腔。

  叶璃站稳后,迎上一双充满笑意的双眸,那是一张稚气未脱的俊脸,来者身穿顺天府衙门捕头服饰。

  “在想什么呢?”蔡平对着李达李成两兄弟一个抱手礼后,转眸看向她。

  “没什么!”叶璃尴尬地说,这个蔡平就是昨晚下令将她扔进监狱的人,没想到他们这么快以这种方式见面。

  蔡平也认出她来,“调查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头绪。”叶璃摇摇头

  “希望你早日为自己翻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跑腿的尽快说。”

  “借您吉言!”

  叶璃觉得他只不过是在说客套话,对自己的态度之所以180度大转弯,也是看在大理寺卿的面子上,如果三天过了,案子还没有破,他肯定会后悔此刻的态度。

  李达回去大理寺卿府取银子前,先去了楚元笙的书房,楚元笙在翻阅一些陈年旧案。

  “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听到李达的脚步声,楚元笙问道。

  “回王爷,还没有什么实质进展,不顾那姑娘好像并不着急,慢悠悠的,不顾她检尸方法真的很奇特,去掉了死者身上所有的衣物,我阻止,还被她训了,她说正因为尊重他们,所以更要认真严谨的检验尸体,听死者说话什么的?”

  “嗯,很有意思。她检验出来什么没有?”楚元笙抬头看向他。

  “她让我登记下来了。”李达恭敬地奉上记录本。

  楚元笙接过,仔细地翻看起来。

  “死后还被凌迟,她是怎么看出来的?解剖是什么意思?”

  “属下该死,刚顾着登记,没有问。她去打铁铺子定做了一些奇怪的工具,他说的进一步解剖应该是用那些工具。”

  “什么工具?”

  “是一些刀、剪锤之类的,看起来工程量很大,她开出100两的工钱,让他一个三个时辰做好。”

  “还真有胆色,100两是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我倒要看看她如何解剖?”楚元笙勾起嘴角,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可以从让尸体说话,那他手上那个棘手的案件就指日可破了。

  “王爷,失踪人口案皇上给的期限就快到了,您和皇上的赌约?”

  “我自有打算,你去吧。”

  “是!”

  取回解剖工具,叶璃拿着灯笼连夜勘察案发现场,李达李成跟在她身边,对她的举动莫名其妙。

  1号男尸陈尸地是自己的寝室,位于寝室的次主位,房间陈设简洁,窗户对着院内的花园,为了能更好的看到窗外的风景,床铺也设在窗边,床边有一个木质轮椅,用得时间比较长了,木质被磨得光滑发亮房间内除了个人生活用品,还设有香案,香炉里有已燃尽的香灰,角落里放着一个木桶,桶里有半桶水。

  2号男尸3.4号女尸均是陈尸寝室的主位,房间足有200平米,房间陈设富丽堂皇,两个半人高白玉浮金花瓶放置在香案两侧,香案桌那边的墙上贴着观世音菩萨像,房间角落都放有木桶,每个木桶都有半桶水。

  根据标记,可以看出2号是被绑在椅子上被一刀刀凌迟的,3.4号女死者均跪立着死在他面前,凶手到底跟他们有多大仇恨,手段如此凶残。

  5.6陈尸的位置及在主位寝室的前方空地,他们应该是听到动静过来看看,凶手故意当着主家的面砍杀他的孩子们,典型的泄愤,最后每人一刀切断气管,叶璃这样比划着思考着。

  7号奶妈本是带着婴儿睡觉的,听到动静,便出来看看,正巧遇见凶手的疯狂砍杀举动,大叫着逃走,凶手追上去,一刀刺中心脏,干脆利索。

  8.9.10死者均是陈尸床上,死状安详,他们的房间同样是放了盛了水的木桶。

  令叶璃奇怪的是,偌大的李府居然没有仆人和管家。

  “李府奇怪就奇怪在这一点,据说他家的厨师、仆人都是时辰工,李员外不喜欢家里住外人,他给的工钱很高。因此挺多人应征的。”李达解释道。

  “每个房间的木桶怎么回事?是大兴王朝的习俗吗?”

  “不是,不清楚这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