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七章 好一个刁钻的女子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1826 2019-12-27 23:30:22

  叶璃被安置在拆房睡觉的,柴房里堆满了稻草和木柴,可以睡觉的地方不足2平米,就算这样,条件可比在阴暗霉臭的牢房好太多了,因为炎热,她一直都处在浅眠阶段,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叫声,她努力地挣扎着想要睁开双眸,爬起来去看看,怎奈就好似被鬼压身似的。

  她梦魇着,哭泣着,“我没有杀人,我是来救人的。”

  她身上的囚服被汗的透湿,额角两鬓的头发全部汗湿,贴在脸上,俏脸苍白着,呓语不断,“妈……爸……”“小姨……”

  叶璃醒来已是辰时,她屁股的伤口发炎越发严重,火辣辣的疼,她支撑着爬起来又是一身汗,伤口腌的越发的疼痛,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得破伤风而亡,没有抗生药,这样的恶伤很难硬扛过去。

  她请求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给伤口上个药,正当李达李成为难的时候,传来楚元笙那清冽的声音。

  “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疑犯,疑犯拿来那么多要求,你现在该做的好像是为自己洗清嫌疑,破了此案。”楚元笙一袭白衣悠闲自在地站在游廊上,右手拿着笛子有节奏的敲着左手手心。

  “我现在很难受很不舒服,如果不洗澡换衣服,不给伤口上药,我就什么都不想做。”叶璃见他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心里堵的厉害,屁股就更疼了。

  楚元笙不怒自威,他微眯着打量着叶璃,一身宽大白色囚服丝毫没有隐藏著她姣好的身段,乌黑的长发仅仅用一根发带束住,光洁饱满的额头下,一对浓密恰到好处的柳叶眉,好看的丹凤眼正倔强地看着他。

  “一炷香时间。”楚元笙高傲地妥协了。

  李达李成嘴巴张的大大地看着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的王爷可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从未对任何姑娘妥协过,都是姑娘们顺这他,丞相之女、郡主、公主无一例外。

  “有创伤药吗?屁股伤口疼。”叶璃这么说着,站立在一旁的李达李成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了。

  姑娘,你差不多好了,你要求有点多了呀,言辞还如此粗鄙,哎,自求多福吧,他俩悄悄往旁边挪了挪。

  楚元笙扔给叶璃一个小瓷瓶,“正好本王带了金疮药,本王也不是小气的人,你用吧,你快点,我等着看你让尸体说话。”

  一炷香后,叶璃出现在他们面前,头发半湿地被发带轻束着,换了一身李家女儿的翠绿色窄袖斜襟汉服,干净利索。

  别说,那个什么王爷给的金疮药,效果真不错,屁股没有那么痛了,再涂几次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李达递给她一个热乎乎的荷叶包,荷叶包里有几个包子,香味刺激的叶璃口水横流,她吞咽了口口水,转眸看向楚元笙,没有他的旨意,李达没有这个情商。

  “吃吧,你还有两日的时间。”

  “谢谢,我请求去李府对面的面馆吃早饭。”

  “好一个刁钻的女子!”楚元笙怒目圆瞪地看着她,“两天后案子破不了,看你还如何刁钻?”

  “不吃饱喝足哪有力气破案。”

  “李达,你陪同她去。”

  “是!”

  目送叶璃和李达离开,楚元笙微微叹了口气,“走,去李府书房。”

  李府的书房在后院主位寝室的隔壁,门朝南,门上上了锁,楚元笙对李成使了个颜色,李成手起刀落,门锁连锁鼻子一起“哐当”落地。

  楚元笙推开门走了进去,书房大约90平米,,东边的墙上一幅一人高的山水画,一张上好的红木书桌放在画前,桌上放有笔墨纸砚和一些名家的书籍,上面有厚厚的一层灰,可见它们从未得到过李员外的垂青。西边墙上挂着两把宝剑。

  北边设有一个隔断,隔断上放了一些玉器和瓷器类的摆件,隔断后面有一张单人床,床边几上放置了一个铁盒,那盒子光泽油亮,看来李员外视之如宝,盒子上了一把铁锁,非普通刀剑可以劈开的。

  “李成,去请个铁匠,让他把开铁的器具一并带来。”

  李成出去后,贴身侍卫方和走了进来,“王爷,已经查到,李厚仪老家是礼县的,家徒四壁,这厮坑蒙拐骗,心狠手辣,12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举家搬离了礼县。据说是有了好的营生。”

  “他是哪一年在京城安家的?”

  “也是12年前,这是他们在京城的第一座宅子。”

  “一个家徒四壁的坑蒙拐骗心狠手辣之徒摇身一变成了京城活菩萨,你看看这京城的平民老百姓那个不是对他感恩戴德、称赞不已。”

  “是,他只要有百姓有求于他,他都会倾力相助。”

  “我听过好人一夜之间变坏,还没听说过坏人一夜之间变好的,可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早上小吃店的生意火爆,叶璃叫了一碗豆浆,找了个位子,就着包子吃起来,李达想着方才她顶撞王爷的事情,好心提醒道:“叶姑娘,你以后跟王爷说话可要注意了,今天那是王爷心情好,不然你……”

  “你放心,不会了,我跟他不会有太多交集。”叶璃边说边呲溜呲溜地吃着喝着。

  吃完包子喝完豆浆,她又叫了一份面条,慢腾腾的吃了起来。

  铁匠用了近一炷香的时间将铁盒打开,一枚白玉扳指摆放在其中,扳指的质地普通,是市面上很常见的,但白玉扳指上雕刻着狼的图腾。

  他为什么如此重视这枚扳指?是否有着特殊的用途?

  “那个女人呢?还没吃好吗?”楚元笙问道。

  “还没有回来。”

  “你去催催。”

  李成走到门口,就看见李达走了过来,他是来请楚元笙去看叶璃验尸的。

  

川藏美人

楚元笙大神算是遇到一个可以制住他的女人了,在她面前,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