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十三章 真相大白(一)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1838 2020-01-04 22:31:20

  一个年仅70岁身穿素白中衣的老者坐在床边为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诊脉,他眉头紧锁,不停地捋这自己的花白长须,站在一旁的楚元笙面色沉着,一脸疲惫也难掩他焦急地心情。

  王御医半夜在会周公的时候,莫名被一群侍卫驾到了李府,对此他心中很是郁闷,但是看在这位大理寺卿是皇帝最喜爱的臣子,上任半年来为老百姓干了不少实事的份上,他也就将火气全部压下了。

  “她的伤口发炎感染了,上次西域敬供的金疮药给她用上便可。”王御医将诊脉包放进自己的药箱。

  “她这高烧……”楚元笙面露担忧之色,还是有点不放心,高烧可大可小。

  “无碍,我给他开点药,不过这是个过程,好生照顾很快会好,这个姑娘底子好,最多烧三天。”

  “三天?那她什么时候能醒?”

  “不好说,也去天亮就能醒了,也许要睡个两天,都有可能。多给她喂点水,多上几次药,多擦身子降温,这样会好的快一些”

  “有劳王御医!来人送王御医回府邸。”

  巳时,李达李成赶到李府,听说叶璃昏倒了,王爷在房间照顾她,他们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叶璃暂住的寝室,寝室的门敞开着,门外就闻到淡淡的中药香味和一股清凉的薄荷味,叶璃合衣躺在床上,而他们傲娇的王爷坐在椅子上靠墙而眠,青色的胡茬一夜之间全部钻了出来

  房间的煤油灯还亮着,桌上一盆水,一块毛巾搭在盆沿上,那盒西域金疮药盒子大开,里面的药膏也见底了。李达他们对视一眼欲退出来的时候,楚元笙醒了,楚元笙迅速起身走到叶璃床头,抚上她的额头,总算退烧了,楚元笙放松的叹了口气,示意他们一起出去,不要吵醒叶璃。

  “王爷,叶姑娘还好吧?……”李达担心的问道:“我们刚回来就听说她昏倒了。”

  “现在已经没事了。怎么样,口供录好了吗?”楚元笙接过侍卫端过来的脸盆毛巾和洁齿工具。

  “京城这三年来失踪人口有218名,其中189名是青壮年男人,18名今天被救已经回家,2名确定死亡并找到其骸骨,169名青壮年不知所踪,据他们里面在地库中待的时间最长的人所知,那条狗吃掉的人没有169也得在160人,他们所有人对如何被迷晕带进地库都不清楚,所有人脑子里只有地库里的恐怖记忆,相信也问不出什么了,那169名失踪人口的家属闹的很厉害,这会估计已经传到皇宫去了。”

  “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贴个告示,午时准时在李府大堂为李府灭门惨案揭秘。”

  距离午时还有一炷香时间,李府大堂外就挤满了前来旁听审理灭门案的百姓,李府地下炼狱场的事情一个上午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李厚仪被灭门现在成了大快人心的事情,都想看看那个杀人犯到底是谁?

  叶璃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轻声叫她,好久没睡得如此沉了,她缓缓睁开双眸,一个身着紫色曲领大袖宽袍,胸前绣着飞禽纹样,腰束革带,头发梳成一个髻的男人站在她的床边,她一下子清醒起来,迅速爬做起来,瞪大清澈的双眸看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本王换了官服你就不认识了?”楚元笙一脸傲娇地看着她。

  “我现在看到穿着官服的就害怕。”叶璃睨了他一眼起身伸了个懒腰,屁股好像没有昨天那么疼了。

  “你怎可以将我和那肥知府相提并论,亏我昨晚不眠不休照顾了你一宿。”

  “谢啦,等本小姐渡劫成功,你请我吃饭。”叶璃不客气道。

  “你这样报恩的本王还是第一次见。”楚元笙负手走了出去,“梳洗一下,马上要跟百姓们揭秘李府灭门惨案。”

  叶璃一阵恍惚,仿佛看见顾磊在跟她催验尸报告,她甩了甩头,追了出去,拦在楚元笙前面问:“我需要作甚么准备吗?”

  “也不用特地准备什么,我们就差方和给我们一枚定心丸了,放心吧,有我在。你只要说出你的尸检结果和你所知道的就行。”楚元笙越过她,走向等在院门口的李达。

  叶璃愣愣地站着,“有我在!”她心中乐开了花,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如此贴心窝的话从心仪的异性口中说出来,竟是让人如此心血澎湃。

  “对,没有什么大不了,又不是没有上法庭讲述过解剖报告过。加油!”

  正午时,楚元笙衣整冠正地从后门步入大堂,李达李成蔡平近随其后,原本守在大门口哗然不止的众人不约而同地禁声。

  大堂正上方放着一把雕花红木椅,楚元笙走到红木椅前面对众人站定,李达李成蔡平分别在他前面两侧站定。

  “诸位,李府灭门惨案发生至今已经42个时辰,此刻诸位迫切想要知道案情侦破的结果的心情,本王理解,此案错综复杂,更是牵出了三年来的人口失踪案始末和三年前的赈灾黄金失窃案,在这里让前犯罪嫌疑人叶璃来为我们一一揭秘。”’

  叶璃从后门步入大堂,抬头挺胸,步履轻松地走到大堂中央站定,对着众人深深一鞠躬后,转身对楚元笙深深一鞠躬。

  她一袭白衣,乌黑的秀发在头顶梳成一个髻,用一个木棍簪住,清丽脱俗,美得不可方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