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第十五章 真相大白《三》

法医王妃在线洗白 川藏美人 2282 2020-01-08 14:10:32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楚元笙转眸看向门口说话之人,不禁为之震惊,来人是当今圣上曜帝楚琪,他连忙起身行跪拜礼。

  叶璃和在场的李达、李成、蔡平、门口的百姓、侍卫见状连忙纷纷行跪拜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平身吧。”楚琪一甩大袖,迈步走进大堂内,锦衣小个子男人跟进其后。

  他走到叶璃的面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双眸,眼神复杂而充满震惊,“你叫什么名字?”他到的时候叶璃已经开始为大家讲解尸检结果,故而不知道她的名字。

  “回皇上,民女叶璃。”叶璃行了个拱手礼,回答道:“琉璃的璃。”

  “叶璃。”楚琪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越过楚元笙,走到红木椅前坐下,看向恭敬地站在一旁的楚元笙说:“听说案件破了,特来看看,请她继续吧。”

  楚元笙行了个拱手礼,“是!”

  楚元笙向叶璃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她刚要开口的时候,门外传来马儿嘶鸣声,一个身着宝蓝色侍卫服的年轻男人风尘仆仆地从人群中奔来。

  “叩见皇上、王爷。”方和的怀中系着一个蓝色包袱,跑到大堂中间才看见皇帝也在,连忙行了个跪拜礼,平日无特殊情况楚元笙都不让他们行跪拜礼。

  “起身吧,看你这风尘仆仆,有什么需要跟你们王爷汇报的赶紧汇报吧。”楚琪右手微抬说道。

  “是!”方和起身,接下怀中的包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本封面写有礼县黄石镇档案簿字样的蓝色册子递给楚元笙。

  楚元笙接过翻看了几页后,让方和将册子给到叶璃,叶璃接过仔细地看了下,对上楚元笙的视线,会意地点了点头。

  她转过身,深呼吸调整了下情绪,虽然这个人他早已推理出来了,但是现在要她亲口揭露他的罪行,她感觉心口压着块大石头,沉重无比。

  “李府灭门一案还是要从三年前赈灾黄金失窃案说起,三年前,山西发生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皇上动用国库拿出500黄金赈灾,赈灾事宜有兵部侍郎蔡玉全权负责,蔡玉令总兵袁昆看守,总兵袁昆有一个致命缺点:贪酒好色。临行前的夜晚他还约几个同僚喝酒,喝完酒又光顾了红楼,结果被人半夜杀死在温柔乡,头颅也被割走。第二天500两黄金全部消失,皇帝大怒要求彻查此案,和他喝酒的几个同僚、光顾的红楼姑娘等所有那晚接触过袁昆的全部被抓了起来,蔡玉当时逃走了,他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盗走了黄金,并去找那个人,那人分了他一些黄金,让他同流合污。”

  “蔡玉的情况跟他们不同,他不能留在京城,于是他只留了一块黄金,其他的黄金跟那人兑换成了银子和首饰,带着妻儿连夜逃亡。蔡玉刚出京城就被人追杀,在礼县的时候被当时还是泼皮无赖的李厚仪救了,巧的是他们都是契丹人,于是他们结拜成异性兄弟,并跟他讲了自己的遭遇。那段时间李厚仪对他们照顾有加,蔡玉见李厚仪家徒四壁,媳妇跑了,孩子个个饿得面黄肌瘦,便给了他一些银两。贪婪的李厚仪见到蔡玉的那一包的银子首饰,便生了歹心。”

  “他将蔡玉夫妇用乌羽毒昏,运到河边,将他们扔进河里。这一幕幕被蔡玉13岁的儿子看在眼中,幸亏他机灵,连夜逃走了,逃走之前,他拿走了父亲包袱里的那块黄金,他当时心中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要报仇。”

  “这三年,蔡玉儿子拼命地学习武功,今年年初的时候,他参加了朝廷捕快的民间选拔,并通过考试,成了一名捕快,他明察暗访知道了李厚仪在京城的宅子,他想通过自己让李厚仪伏法,但李府的势力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撼动的,他便住到了李厚仪家附近,经常李厚仪家斜对面的面馆吃饭,得知面馆老板家儿子是在去李家接母亲时失踪的,他明察暗访了其他失踪人口家庭,得知所有失踪者均和李府脱不了干系,他便几次三番夜探李府,他知道了李府的秘密,便燃起了复仇计划。”

  “他杀了他们一家,惊动了整个京城的老百姓甚至皇帝,他相信皇帝会派有才能的人来彻查此案。果然皇帝派了瑞王来接手此案,他故意引导我们发现李府书房地库的秘密,救出了18名幸存失踪者。”

  “那么他是谁?他既然是个捕快?为何不将此事汇报大理寺卿?”楚琪盯着叶璃的双眸,转瞬又转眸看向楚元笙。

  叶璃转眸看向门外的众人,沉重道:“不是他不汇报,而是李厚仪背后是有势力的,且他如果贸然上报很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那他究竟是谁?”

  叶璃目光缓缓转向站在李成前面的蔡平,一字一句地说:“他就是……”

  蔡平两字还没有说出口,叶璃便被他从身后紧紧钳制住脖子,退到门口的木门上,背抵着木门,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们,全场恐慌骚动起来,侍卫们纷纷拔刀向着蔡平,楚琪也惊得站了起来楚元笙厉声道:“蔡平,你放开叶璃,你虽然杀了人,但是你也救了人,功过相抵,量刑会从轻考虑的。”

  老百姓不知何时以面馆老板为首排成排,跪在门口,为蔡平请愿,请求皇帝赦免了蔡平的罪。皇帝何尝不知他们也是李府的受害者,现在有人为他们报了仇,他们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恩人因此受惩罚。

  “蔡平,莫要一错再错。”叶璃被他勒的气都快要喘不过来,艰难地劝诫道:

  “我没有错,怪只怪官场太黑暗,我爹不想同流合污,便假装同意了他们的提议,实际是缓兵之计,准备回去就入宫请罪的。到临死前的那天晚上,他还跟我说,一定要回京城,还说那些黄金一定要还给朝廷。所以我回来了。”蔡平欣慰的笑了笑,接着说:“我为他们报了仇,帮面馆老板找到了他们的儿子,死也瞑目了,黄金失窃案,相信瑞王和叶姑娘一定可以破案,对不起叶姑娘,害你成了杀人凶手,还被那个糊涂知府打了20大板。”

  蔡平猛地用内力将叶璃推向楚元笙,迅速拔出宝剑,抹了脖子,叶璃挣脱楚元笙的怀抱,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想要阻止,却来不及了。

  楚元笙跟着叶璃跑了过去,在场的人都围了过来,叶璃撕下裙下摆,用力的摁住蔡平脖颈的往外滋滋喷血的伤口。

  “不……”叶璃脸上泪水决堤办流下,“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不可以死……”

  很快蔡平抽出的身体平静下来了,他眼眸微闭,嘴角上扬淡淡地微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