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人面莹澈相映泓

2.龙辇凤舆,千问李面回寝宫

人面莹澈相映泓 木杉叨叨 1555 2019-12-26 17:03:00

  夜色已暗,烛光透过灯笼,忽明忽暗、朦朦胧胧。璀璨星辰、夜行前路,军戈铁马、浩浩荡荡。唐朝大军,护送着王侯将相、文武百官、后宫佳丽、宫女若干,哪来的,回哪去。龙辇凤舆、铜制马车,轴承响声、响彻云霄……然而,马车之内,热热闹闹,“问”来“答”往。

  李面懵懵懂懂、一头雾水,他开始向随行的宫女求证:“麻烦问下,刚才的典礼是什么情况?”“麻烦?哦,殿下,方才,虽非庆祝,但亦是盛典。陛下亲征,意在讨伐薛紹反贼。”“讨伐逆贼?刚才我只看到了墓地啊!”“正是。垂拱四年,薛紹将军死于狱中。后于先天二年,太平公主积蓄已久,动了谋逆之心,但被陛下发兵擒获,并刺死于闺中,同时,陛下颁布一道圣旨,就是殿下在大典上听到的。此次典礼,正是陛下亲征督执圣旨。”“这样!那陛下的身份是?替我挡拆的两位大人又是?”“阔儿,你今日身体不适么?要不是你父王、祖父为你求情,今日陛下恐将责罚于你!”“你是,母后?”睿真将手放在了李面脸上,“不烧,吾儿今日乃是中邪了?连我这个母后都不认识了?”“哦,认识认识,只是孩儿大典之时有些走神儿、现在心神未曾安宁。”这回,李面心里的数更多了,“原来如此,眼前这位,雍容华贵、慈眉善目之人,是日后的睿真皇后,而今日挡箭二人,一人为李玉、一人为李四升,日后皆为圣主,并接受众生膜拜!这样推算,陛下,就是李……龙……基!”李面为之一振,顿时眼珠滚圆。

  这是什么年代,这是什么朝代,刚才发生的事件背景、情况等等,李面终于胸有成竹。“一面之缘,竟然穿越千年!”李面嘀咕着。“阔儿,你又嘀咕什么呢?”“没有,母后,时日已晚,还请母后稍作休息,儿臣想要透透气。”随即,李面坐到了车夫旁边,这可把车夫吓了一跳,一个侧翻,差点没掉下车去,却被李面眼疾手快,一把给拽了回来……“啊,殿下恕罪,老夫有眼无珠,未曾看到殿下!”“赶好你的车就行了,我没事,就是有些闷,出来透透气。这匹马不错啊,处事不惊的,你这一个踉跄,马儿却镇定自若!”“殿下有所不知,此马乃是汗血宝马,是突厥汗国进贡之物,其头细颈高、四肢修长、耐力惊人、日行千里,有马中戴宗之称!”“哦哦,汗血宝马我知道,就出自中亚的土库曼斯坦!”“土……特……惨?殿下,我大唐荣耀,不胜枚举,这于土地来讲,亦是土地的荣幸啊,殿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是土库曼斯坦,唉,跟你说你也不懂!看着前方,好好赶路!”“老奴遵旨。”“哎,对了,你叫什么?”“老奴姓西门,名吹雪……”“好名字啊!这名字响亮!你会剑法吗?明日给我舞上一套绝世剑法!”老车奴吓了一跳,顿时抱手:“殿下,老奴只会赶车,并未习武啊,剑法更是未曾染指,还请殿下恕罪……”“好了好了,不为难你了,你这个名字,后世将出现一位武功盖世的大侠,不过也与你无关了。赶车吧。”老车奴的眼神充满不解和怀疑,随即将注意力从李面的脸上转移到了马的缰绳上。

  前咣当,后咣当,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土路将李面和睿真的马车颠的晃来晃去,古人习以为常,睡得踏实,可现人李面却很为难。翻云覆雨、翻江倒海,李面的胃被颠的有点难受,这让他根本无法入睡。“还有多远到达寝宫?”“回殿下,不到1个时辰,就可回到寝宫了。”“还有1个小时?这么慢!”“回殿下,这已经是最快了!”“现在要是有辆汽车就好了!”“殿下说啥?气……车?殿下,马车为铜制,金属器物没有感情的,不会生气。马匹也是经过训练的,绝不会干出半途撂挑子的事。”李面笑答:“西门先生,希望你日后能练练口才,懂点幽默,别说吹雪,会吹牛就行!”老车奴笑回:“虽不懂殿下所云,但感谢殿下错爱,老奴定效犬马之劳!”李面一咧嘴,“快走!”

  不久,车队抵达洛阳城门。“开闸!”光禄寺卿大声喊道。随即城门洞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陆陆续续进入。好了,各找各妈、各回各家,李面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而故事,才刚刚开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