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人面莹澈相映泓

4.用心良苦,郭紫乙一手精明账

人面莹澈相映泓 木杉叨叨 2052 2020-01-03 15:44:51

  “好了,仪式尽了,开拔取宝!”鹰王兴奋说到。郭紫乙领命,并吩咐下人抬走了仪式所需器物。“来人啊,下酒窖!”关于“喝酒”这事,上章聊过有关的条条框框,这不,“酿酒师傅”按照郭大人的吩咐,从事先打好的盗洞爬了进去。

  要说咱们这位“酿酒师傅”,名字可是有点特点,姓“午”名“饭”,在家排行老二,他还有个哥哥,名叫“午餐”。至于父母为什么给俩人都起了跟“吃”有关的名字,这里面还有个说法:当时,农业发展由盛及衰,均田制逐渐变得名存实亡,苛捐杂税更是让农户不堪重负,这不,“午”家早已家徒四壁,就快捡菜叶、啃树皮了。对于兄弟俩,父母不求他们能够飞黄腾达,只期望他们能够在外有口饭吃,以至于不会饿着肚子,还能给家里减轻很大负担。如今,儿子们的事业也算与父母的期望异途同归,兄弟俩不但混进了宫里,还跟着太子眼前的红人——郭大人干起了这样的“大事”。

  今天,正好午饭轮值当班。在众目睽睽之下,午饭将会从这个事先打好的盗洞里陆陆续续抱上来5坛子“酒”,至于这些“酒”是“老酒、新酒、好酒、坏酒”,酒客们谁也看不出,谁也不会问,因为他们不是行家,即便是个行家,也有打眼的时候。另外,多数只喜欢凑个热闹、刷个身份,你别说,这还真符合这几位皇子的气质,要说提笼架鸟、游山玩水,他们是顶尖人才,但论江山社稷、沙盘谋略,他们还真就是个棒槌。除此之外,6位酒客,但“酒窖”只提供5坛子“酒”,老郭打着自己的算盘,其一是留有后手,以备无患;其二是让这几位皇子形成竞争态势,供小于求,压货提价;第三,具体有几坛子“酒”,都是什么成分,老郭不会傻到将底牌事先和盘托出,为了就是给自己争取更大的筹码;第四,至于为什么要一件一件抱上来,老郭认为,这样会不断调动和拉升众皇子的心理预期,将每件宝贝都当成绝世珍宝,从而竞价出最高价,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看得出来,郭大人这回真的是用心良苦。

  很快,午饭灰头土脸、满身是泥,手捧着第一坛子“酒”爬了上来。“诸位皇子,这一坛子‘酒’的成分、年代都是上乘,看好了,这是‘和氏璧’!战国时期,赵国名相蔺相如夺回的就是这块宝玉。‘完璧归赵’,说的也是它。”郭紫乙沉稳而不失微笑,“各位皇子,可以竞价了,底价10万两黄金!”几位皇子面面相觑,刹那间气氛剑拔弩张!在他们眼里,只要是老郭的买卖,绝不会打眼,而且稳赚不赔!“20万两、30万两……100万两!”在众皇子你争我夺、不断叫价后,鹰王喊到了100万两。“二哥,没必要一上来就这么猛啊,万一后面还有更好的玩意呢!”“哈哈哈,三弟有所不知,这和氏璧乃是一块绝世璞玉,我熟知金石玉器,正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说的就是这个!”“恭喜二哥旗开得胜,后面可要手下留情啊!”阎王笑着说道。“好说好说,这后面的玩意,本皇子可以不闻不问。”鹰王和到。第二轮,午饭气喘吁吁,似乎这回的家伙有点重。“玉衣!”鹰王有点坐不住了,刚才仅仅是一块璞玉,现在呈现在眼前的,却是多块……他开始抓耳挠腮。影王看出了老二的心思,随即喊道:“唉,二哥,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啊,后面的玩意,得留给兄弟们啊!”“放心吧,幺弟。”鹰王有点心不在焉。就这样,又是一轮紧张的叫价,最后,玉衣以90万两黄金的价格归属给了阎王。已经出土了两坛子“酒”,却已值得让几位皇子咋舌了。“这才两轮,就已经出这么好的宝贝了,薛紹不愧姑婆的丈夫啊,看来存了不少‘好酒’!”鹰王感叹到,“这要是让父皇一下子彻底毁掉了,还真有点暴殄天物啊,还真不如赠与你我,也算做了一件善事。”“唉,二哥,不敢乱说,这要是让父皇的眼线听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啊!”老三小声劝解。鹰王微笑着小声回应:“老三,这要是有父皇眼线,咱们还敢在这造次?”随即俩人仰天长笑……众皇子感到差异,却不知真正为何,他们只管继续“品酒”。

  “曾侯乙编钟、小司母戊鼎、虎符”,分别是后三件被“午饭”抱上来的“酒”,光听这些名字,就知道来头不小,“编钟、司母戊鼎、虎符”,这都是青铜器,尤其在商朝、西周时期,多为皇室使用,贵族身份尽显,司母戊鼎更是宝中之宝,而虎符是兵权的象征,古时候,虎符尝尝被分为两半,只有合为一体,才能调动兵权,而谁具有兵权,都会具有不可估量的实力,如果这枚虎符是真的,那也至少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遗迹。这三坛子“酒”,最终分别以90、110、80万两黄金的价格,归属了妖王、真王和光王,而影王由于年岁最小,除了替哥哥们说了句仗义的话,其他什么也没得到,这次只能铩羽而归。要说最大的赢家,还得说“庄家”郭大人,在这次“酒局”中,老郭收获颇丰,一共进账470万两黄金!

  除了影王,其他皇子喜笑颜开。他们快马加鞭、赶去回宫。然而,皇子们恰恰忽略了一个情况。此时的大唐,早已在武周时期定都到了洛阳。洛阳城什么地界,从古至今,这里就是古玩大省的一颗璀璨明珠,从这里集散的宝器数不胜数,各种利益链错中复杂、交相辉映,不仅如此,还催生了“八仙盘踞、各显其能”的现象,白道的、黑道的、灰道的,按常理出牌这事,闻所未闻。至于老郭是哪条道上的,目前没无人知晓。但他真的还就这么想了,也是这么做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