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02 处境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00 2020-01-06 11:35:51

  002 处境

  纵然九幽这个从小受过无数伤的杀手,在看见他腹部的伤口时也是心里一紧“你这涂的是什么?”

  “草木灰”谷陆小声的道。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感染了你会死的,草木灰虽然有杀菌的功效,但是也不能这么全部都堵在伤口上。

  况且你这伤口根本没有清理,还是个血洞,看看你肚子上这些血迹和有些坏死的肌肤,这是流了多少血?为何不看大夫?你”九幽说到这突然闭口,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说不下去了。

  谷陆颓废的低下头,然后轻轻将衣服放下,淡淡道“小妹,哥没用,我们看不起郎中的,不然,不然哥也不会任由你昏迷后全凭着自己醒来,对不起”

  九幽被他的话说的心塞,是啊,身处这样的环境,又是被逐出家门,怎么可能有钱看大夫呢。

  “你,哥,我昏迷了多久”

  “快两天了,我以为,我以为你再也……”谷陆极力压制住自己似乎要崩溃的情绪,哽咽的说道,眼内的惶恐依旧那么明显。

  九幽突然有些难过,两天,摔伤后昏迷再加上寒冷,你妹妹谷粒已经离开了你呢,只是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算了,谷粒是我,我就是谷粒,这个便宜哥哥是自己来到这异世第一眼看见的人,况且这么恶略的环境唯一的棉被也盖在自己身上保着自己的命,他那眼里的惶恐与关怀也不似伪装,就为了你这守护的恩情,认了你了。

  谷陆一直很担忧,心里也恐慌不已,自己身受重伤,根本无力带妹妹去镇上,加上他们身无分文,他也实在是想不出办法,只想让自己缓上一缓,奈何伤势越来越重,他自己也是强挺着。

  如果他没有受伤有自保的能力,也不会让妹妹受这份罪。

  九幽缓了口气,将薄被统统的都盖在谷陆的身上“你好好躺着,我自己去烧水”说着便费力的爬了起来,费了好大劲才走到火堆边。

  “不,不行,你身体才刚刚好些,你怎么能做这些,我,我,来”谷陆一听九幽要去烧水,急得的不行。

  九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者被她的犀利的眼神吓住,后边的话全部噎在嘴内,九幽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不过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九幽从大火堆里引了点火到简易的灶台上,用雪将那个唯一的陶罐清理了一下,然后灌满雪架在火上。

  没一会雪融化,九幽又添了几次雪,才烧了小半罐子水,然后找了半天,终于在自己枕头边找到一个破碗。

  用热水涮了涮,到了点水自己先喝了一些,终于有那么一点点力气觉得这口气算是顺回来了,然后给谷陆倒了一碗端给他。

  “你,你是不是两天都没吃过东西?我们除了这包袱还有其他的东西吗?”九幽本来想问有没有粮食之类的,但是没有开口,这种希望连她自己都觉得非常渺茫。

  谷陆端着热热的水碗,心里不好受,眼里也含着泪,家里虽然穷、难过活,但是自己多干一些,一直不敢忘爹的嘱托,也鲜少让小妹妹干活,如今,如今却……

  看着妹妹能烧水,能走动,虽然脸色还是不好,但是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几分;不管怎样,只要自己妹妹还活着,他也能闭眼了,否则哪里有脸见九泉之下的爹娘。

  “小妹,我们是净身出户的,所以奶奶什么都没有给我们,就连这薄被都是小岭村的一个好心的叔叔路过这里看我们可怜后给送来的,还有那罐子和这碗。

  想必也不是多宽裕的人家,送的一小袋黑面我藏在草垛里了”说着,谷陆朝着身后的草堆掏了掏,然后掏出一个小袋子。

  九幽见他极轻的动作额头就见了汗,应该是伤口疼得厉害,真不知道这个简易的棚子他是怎么弄出来的,心里不禁对他的这份坚毅生了几分好感与敬佩。

  九幽帮他一起掏出来一个小袋子,打开一看是那种最廉价的黑乎乎的麦子粉,黑面是这个时空的一种作物,产量高但是不好吃,比喂猪的糠好那么点,却是不少穷人家赖以生存的口粮。

  九幽掂量了一下,有小半斤重的样子,看来也只够两人吃几顿的,复杂的看着谷陆“既然有粮食你为何不吃?你知不知道自己的伤多重,伤的位置离肝脏很近,要是再错位你命都没了,还饿了两天,你真的想死是吗?”

  谷陆看着九幽责备的眼神,忽然眼睛充满了暖意,扯了扯嘴角勉强的笑道“哥皮糙肉厚的不怕,以前在码头和矿山干活也是练出来的,几顿不吃没关系”

  九幽心里哀叹,这孩子原本也是心存了死志的吧,这么重的伤,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如果不是自己魂穿过来代替她妹妹再次重生,怕是他也去了。

  自怨自怜不是九幽的风格,既然已经在这种情况下重生,那么既来之则安之。

  九幽快速的用碗挖了小半碗面,然后倒进罐子里少许水中搅和均匀,又往里加了不少雪,抬头看看才看清楚,原来她们离河边不远,草棚后边不远处就是堤岸,堤岸边的枯木都已经落叶枯竭一般,想必点等到来年才能再长出叶子、恢复生机。

  转头看看谷陆“哥我去河边看看,另外柴火也没有了,这断木你从哪弄来的?”说罢用手指了指火堆。

  谷陆一听她要离开立马露出了一抹担心的神色,赶紧道“小妹,你先别去,等哥吃点东西有了力气我去找树枝,山脚下还有一些,你,你身子可还没好呢”

  九幽没有理会他的话,站起身就走,三步外定住转身道“你老实的待在,我去河边看一下马上就回来,你要是敢乱动,我再也不认你这个哥。

  你放心,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走路都费劲,我不会远走的”

  九幽说完深深看了他一眼,直到他勉强的点头后,转头去了河边。

  谷陆看着九幽离去的背影,眼泪哗哗的流下,心里有一种胡乱的猜测但是不敢承认。

  望着判若两人又有点陌生的妹妹,捂着胸口好半天才挺过去这股心痛‘小妹,我们失去了所有,再不能再失去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