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03 夏国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045 2020-01-06 11:36:47

  003 夏国

  九幽真的是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走到河岸,两天所没有吃饭,后脑还隐隐有些疼痛,脚下发软,要不是多年来从死人堆爬出来的那股子狠劲,恐怕这会自己会再次倒下。

  一路走过来,九幽也没有闲着,思索着自己往后的出路,当务之急就是取暖。

  看看这天气要是再来场大雪,她与谷陆很难存活,两人的衣衫都太过单薄,如今又露天而席,没有保暖设备挺了两天已经实属不易了。

  谷陆的伤口虽不大但是很深,而且有感染的迹象,最多一天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弄到钱给他去看郎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站在河岸,九幽思索着记忆中那座半围着这片土地的无名山,这山看着就不小肯定物产丰富,记忆中这山的后边是连续不断的群山,然后是一片贯穿整个夏国的原始森林,名叫云海岭。

  有山就好,有山就能找到吃的,山里宝物众多,等自己养养力气就点赶紧进去看看,不然没有东西换成钱财,想什么都白搭。

  九幽看着眼前宽宽的河岸,发现转弯处有水草枯萎的痕迹,整个大地一片白茫茫,顺着河岸往下游看去,是记忆中的小岭村,离着倒是不远可以看见雪下的房屋及袅袅的炊烟。

  自己所在的时空好像只有两个国家,夏国与凉国,两国多年开战刚刚平息战争,休养生息不到十年。

  自己所在的是大夏‘夏国-云海镇-大岭村’

  夏国版图十分趣味,像个“7”字,一横为雅罗雪山,一竖为贯穿南北的云海岭的超级大原始森林,内里危险度十分难测。

  京都在偏北方,四季分明,但又比真正北方边界寒冷的气候好上很多;听说北方因为靠近凉国边境的雪山,气候很冷,就算是夏季也要穿上两层的单衣单裤,一进入深秋到来年4月份全部都是下着大雪的冷天,然而南方却是相反,四季如春、气候温和、多为江河湖波,较为富庶。

  云海岭,贯穿整个夏国从北至南。

  北边尽头与凉国雅罗雪山相接,

  南边尽头与大海相连,

  西边为夏国国土及其他边塞小国,

  东边是大海。

  云海镇,是夏国交通要塞上的一个镇子也算比较繁华;

  位处东北方,往南不远半个月路程就是京都,往北还有几个大城池后就是与凉国的边境。

  云海镇因江水广阔、夏天经常起雾后犹如一片片云海而得名,又因为靠近云海岭与大海最近的地方,也算是边界地域,所以此名就更加名副其实。

  大岭村,依山、傍水,坐落在云海岭边缘处相连接的一座无名山的山脚之下。村中谷姓居多,但并非都是血脉一族,几百年兴衰传承,如今谷氏一族早已人丁凋落不足百户。

  小岭村,在大岭村下首。两村挨着一条宽阔的河流而居。

  小岭村面积只有大岭村一半大,多是因为战乱、逃难等流落到此处后安家落户的流民,姓氏繁杂。

  因为受到大岭村的排挤,所以在村子下游荒地上,逐渐加入的人家多了,慢慢自然形成了一个小村落,后来因为出了一个童生所以在衙门单独成立村户,目前的村长就是那位童生的后代。

  如今的村长依旧也是童生出身,算是半个读书人,在这士农工商阶级分明的古代,读书人地位很高,所以纵然大岭村人多势众,也不敢太过挑衅。

  九幽眼前的这条河流从东侧山脉处流出,往西一段后,转方向奔南。河流的对岸(东南方向的位置)一直到无名山的山脚下是一片不平整的野坡荒地,看着那片独立一隅的荒地,九幽嘴角翘起。

  至于自己为何一见这地形,脑海里就有了它的地域解析,九幽下意识觉得是前身的记忆被自己慢慢的激发而融合了,不再像刚才那般混沌。

  环顾了一片没有什么遮挡的视野,九幽觉得这个地方还是不错的。

  原主对这个国家了解的也并不深,思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九幽只有先作罢。

  此时只要她一想多,没多会就成了一脑袋的浆糊,有时候想事情脑仁会不适,又开始嗡嗡发蒙,应该和身体上的伤势有关系。

  方才仔细又想了一下,确定原身之所以对夏国地里位置比较清楚,是因为谷家有个读书人的原固。

  那个浪荡子自恃才高八斗,自6岁读书,读了9年连个童生都没考回来,偏却自我感觉良好的很,总爱在自己家人面前显摆。

  原身没有净身出户之前和姥姥老爷一家生活在一个院子里,所以听他说的多了,也就记住了。

  谷粒又仔细的看了一圈周围的情况,心里有了点数,转头回她的一方小窝处。

  不管怎样,谷陆拼着重伤盖起这个为自己遮风挡雪的地方,自己不能嫌弃,不过对这个坚毅的少年有些赞赏。

  谷陆焦急的听着四周的动静,当九幽出现在他视线的时候,九幽明显的看见他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心里突然有那么点热热的感觉。

  简易锅灶上的瓦罐里冒着腾腾热气,九幽虽然在河边站了一会,但是并没有多长时间。

  他们几乎就在河边上,也许是因为这里是两个村子公共的地方不受大岭村管辖,所以谷陆才把窝棚搭在这,不然以赶他们出来的一大家子的秉性,绝对不会这么便宜两人。

  还有具她的记忆告诉她,大岭村其中他们这支姓谷的还算是大户,子孙也不太少,不过好人却没几个,不提也罢。

  九幽用树枝搅了搅已经粘稠的面粥,等彻底熟透了就从火上端了下来,整整半罐子多,等稍微凉一凉两人用唯一的碗先后吃了后,都输了一口气,他们已经好久没吃上顿真正热乎的饭了。

  九幽不适宜的打了一个嗝,虽然面粥没个咸味喝着还噎嗓子,但是热乎乎的两碗下肚,自己空了好久的肚子被填满了还是挺舒服的。

  哎,真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九幽尴尬看向谷陆,谷陆呵呵的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